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96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道围墙。

    里面的震撼声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一群妖魔在疏忽来去地叫嚣,挣扎、痛苦,仿佛在受着什么酷刑…… 他想起冯丰描述的刘子业等人刚被放出来时收到遥控的情景,心里更是奇怪,拿着遥控器,下意识地一径按着那个最大的按扭,也不知道那些可怕的嘶喊是从哪里来的。

    他一径往前面跑,这已经是围墙后面的腹心地带了,忽然见到前面一道门打开,隐隐的,夜色下,一辆车子疾驰出去。

    他心里一衡量,这里转移的难道是小丰或者李欢?

    此时,那种可怕的地动山摇和嘶喊声逐渐弱了起来,他略一判断,就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给阿水打电话……

    阿水和几名便衣都在一个约定的接应处,本来是无法进入这里,但既然他们把人转移出去,那就好办多了。

    关押着冯丰和李欢二人的车子又是一阵七弯八拐,副驾座上的大汉看看身上的接收仪,上面一个警示的红点不停地跳跃,他急得鼻尖都冒出汗来:“我们还没有甩脱追踪,前面有人接应,得赶快转移那两个人……后面的人快追上来了,还出动了警方…… 要是这两个人落到警方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

    “妈的,山路太滑,开不上去了”

    “就在前面停车,不过两百米距离,把他们带上去就行了。”

    “快,是死是活不管,先脱手再说…… ”

    又是一阵剧烈的颠簸,仿佛进入了一片山坡上的树林,车子行动十分缓慢,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哐当”一声,车厢被打开,两人都闭着眼晴躺在地上,身上原样缠绕着绳子,屏住呼吸。

    两名大汉持枪走了上来,各自伸手扶一个,李欢一下跃起,一掌劈在扶自己的那个人持枪的左臂上,一脚踢向扶冯丰的那个人。

    第一个人手掌一歪,他站在门边,手枪一下掉在了车下,而第二个人膝盖被扫中,身形迾蹴差点摔倒,李欢顾不得抵挡后边的袭击,不顾一切劈腿又向他手里的枪扫去。

    这一扫,几乎用尽李欢全部的力气,那个人手一歪,整个人被李欢踢了下去,摔在地上,头重重地磕在一块石头上,顿时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另外一人一拳击在了李欢背心,侧身而过就去抓冯丰。

    冯丰哪里反抗得过来?李欢眼前一黑,也顾不得火辣辣的疼痛,一把将冯丰拉在身边,这时地下看守的那个人低喝一声,瞄准了车上,手里拿的,正是李欢进山寻人时被他们抓住,从李欢身上搜去的那把美杜莎左轮手枪。

    他低喝一声:“住手……举起手来…… ”

    李欢来不及思考,挡在冯丰前面,恍若不闻,间不容发地一掌劈在了那个人身上,那人如纸一般飞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一声枪响,子弹穿过李欢的头顶,一个弹壳“哐当”一声掉在了车厢里。

    持枪的人冷哼一声,显然他们再有妄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射杀他们。

    两人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举起手,下来…… ”

    李欢举起手挡在冯丰面前,脚被什么咯了一下,正是那个弹壳,他不经意地悄悄拗了一下,踩在自己脚下。

    那个人继续令道:“下车,跳下来…… ”

    李欢高举着手,突然脚微微向内侧一勾,子弹壳踢出,“砰”地一声重重地打在持枪人的鼻梁骨上。

    众人几乎能听到他的鼻梁骨碎裂的声音,鼻血流出来,眼前一花,手枪掉在地上

    李欢拉了冯丰立刻跳下来,捡起地下的手枪就窜入了前面的密林里。

    估计是入夜才下了一点雨,山坡密林中一团漆黑,又泥泞路滑,跑得一会儿,冯丰的脚步慢下来,心咚咚直跳,拉着李欢的手,这时才觉得那么温润,鼻端浓浓的血腥味,全

    都是血,也不知是哪里来的……

    这血的刺激令她来了点精神,可是浑身上下却如即将油尽灯枯的草芯,再也立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心情却完全镇定下来,柔声道:“李欢,你先走吧反正我活不了了…… ”

    “不,只要出去,我一定找最好的医生治好你的病

    没用的,已经没用了。

    她待要挣扎,浑身软绵绵的,加上知道李欢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抛下自己,哪怕自己此刻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他也不会抛下自己独自逃生。

    她不再试着说服他,只提起一口气,拼命往前跑,尽力不拖累他,如回光返照的人发出的最后的超越极限的能量……

    李欢的脚步慢下来,紧紧搂住她的腰,半抱着勉力飞奔。

    林中的草没过人头,前面亮光一闪,有车子的声音,不知多少人向这片草丛围拢来。

    李欢已经完全抱住了她,再跑几步出了草丛,脚一滑,一个踩空,原来前面是一道坡,两人一起滚了下去。

    虽然坡度不高,两人也被摔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从泥泞的草地上爬起来,才发现光线明亮了许多,两三尺外,竟然是一条环山路修建的跑道,对面是一片植物园,都是低矮的灌木。

    这里是一片普通的基地庄园,也许是叶霈的另一处老巢。

    有低喝声:“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 ”

    两人如陷入笼中的野兽,这时,来路上忽然响起枪声,好像是另有人闯了进来。

    就这一瞬间,李欢拉着冯丰窜入了那片低矮的灌木丛,茫无头绪地向前面跑去,追逐他们的人虽然多,但并没有真正开枪,显然是要留着他们的性命

    两人就益发肆无忌惮起来,前面是一道木栅栏的门,左边是一栋普通的三层圆顶房子,穿过这里,李欢判断出就是通往外面的路。

    这时,一阵尖利的警车声音划破夜空,按照声音来判断,还不止一辆警车,有警察来了!

    两人又惊又喜,也顾不得警察为什么会来,立刻就往声音的方向冲去。

    追赶的人显然也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再也顾不得留二人性命,枪声大作,好几次,子弹几乎贴在二人脚后跟上,溅起的泥土火辣辣地打在背上。

    眼看就要接近栅栏了,斜地里,一把砍刀从左边劈出,李欢本能地一拉冯丰,刚把冯丰推开,这一刀从上到下砍在了他的右半边身子上。

    “冯… … 丰… … 快… … 跑… … ”“跑”字没有说完,他咕咚一声就倒了下去。

    “李欢…… ”

    她扑下去扶他,却被两只手一拖,两人架起她就往前面停着的一辆车跑去,那么黯淡的夜光,她扭头,只剩下李欢躺在地上的阴影!

    这些人显然已经动了灭口的念头,李欢是死是活,他们完全不在乎。

    可是,自己在乎啊。

    “我跟你们走,可是,你们快救救他啊,救救李欢啊…… ”

    她拼命挣扎拼命嘶吼,却被拉上车,车子很快发动,沿着环山的跑道,往警笛相反的方向冲去。

    这边是一道隐蔽的出口,掩映在大片的深草和灌木从中、距离警苗的声音越来越远,驾车的人松了口气,车子风驰电掣地正要驶出去,却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车撞上,“轰隆”一声,车中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荡撞得几乎晕了过去。

    冯丰本来就被扔在后座上,反倒受伤轻些,这时挣扎着站起来,发现两辆车头完全陷在一起,尽管看不清车牌,她却一下认出那是叶嘉的车子。

    她叫一声“叶嘉”,旁边的阴影里,一个人跃起,身手十分矫健,显然是撞车的刹那,他已经先跳了出来。

    “小丰…… ”

    果然是叶嘉

    她还没回答出来,已经被身边那个黑衣大汉一把抓住推下车去,掼在地上。

    四五个大汉一起跳下车,警笛的声音越来越响,只听得一个人腰上隐形的对讲机里,有微弱变形的声音:“尽快了断,一个活口也不留…… ”他的声音虽轻,却歇斯底里,带

    着最后的绝望,仿佛许久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

    这个声音虽然严重变形,叶嘉却听得一愣,而冯丰旁边的人,已经举枪瞄准冯丰

    求生的本能让冯丰就地一滚,可是,这一枪依旧打在了她的左腿上,一阵剧疼,她立刻就晕了过去,叶嘉几乎是从呼啸贴地的子弹声里冲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拖了她就往旁边

    的灌木丛滚去。

    眼看就要滚到门口了,枪声也越来越密集,两人伏在地上不动了。

    黑衣人暂时失去了搜寻的目标,距离稍微一远,叶嘉立刻抱着昏迷不醒的冯丰跃出了出口。

    外面停着一辆车,车门已经打开,是一个女人颤抖的声音:“儿子,快上车……”

    前面开车的是家里母亲专属的司机,也大声道:“三公子,快上车…… ”

    叶嘉大吃一惊,抓住车门,刚将冯丰塞进去,就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打在轮胎上,档风玻璃上……

    司机飞速转动方向盘,车子尚未启动,一颗子弹射向他的胸口,他头一歪就倒在了座位上。

    叶嘉跳起来就要抢上前座去开车,几颗子弹打来,他一低头,却被重重地推开,叶夫人护在他的面前,两颗子弹击在了她的胸口……

    他惨叫一声,拉了母亲伏在宽敞的后座下,只低声叫:“妈,妈…… ”

    为首的黑衣人,身上的通讯仪里忽然传出焦急的声音:“快住手,快…… ”

    枪声停止,警察的包围声传来,几个黑衣人早已逃窜得无影无踪……

    “妈,妈…… 你坚持住……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

    叶夫人的声音十分微弱;“儿子…… 来不及了…… 他没有杀你,幸好没有杀你…… 我这几天一直在找他,原本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这个地方,我其实早就知道一点的,

    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 他要杀的是他们,不是你,不是…… 叶家危急,需要他出面,你不能恨他,否则,就完了…… 完了…… 他…… ”

    “他”字在喉咙里打转,叶夫人在儿子怀里,阙然闭上了双眼。

    “叮”的一声,一个东西摔在地上,叶嘉捡起来一看,是母亲的手机,刚刚拨过一个熟悉的号码,是打给“他”的,打给“他”的…… 所以,“他”才放过了自己……

    母亲的心跳己经停止他抱住母亲,泪流满面……

    三个人抢先围了上来,正是阿水和那两名便衣。

    阿水见到此情此景,也呆了一下,只道:“叶先生,您节哀…… ”

    两名便衣立刻道:“叶先生,快走,这里危险…… ”

    叶嘉没有开口,阿水替他回答一声,坐到了驾驶室里,立刻就发动了车子,两名便衣一人驾驶一辆车子开路……

    叶嘉闭着眼睛,仿佛整个人都麻木了,阿水忽然道:“冯小姐她…… ”

    叶嘉的身子一晃,在母亲惨死的悲痛之下,一时迷糊了心,这才想起昏迷在座位上的冯丰,立刻放下母亲,轻轻抱起冯丰,她的一截小腿被子弹擦伤,并不严重但是,她的

    双眼已经闭上了,鼻端也没有什么热气了。

    “小丰…… ”他惨叫一声,立刻加以急救,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她的眼晴都没有再睁开来。

    窗外的夜色墨汁一般黑,他紧紧抱住冯丰,感觉自己的胸口也被什么压着,不能呼吸,无法动弹,人生最美好的一切,都要被这可怕的黑夜全部吞噬了……

    李欢勉强睁开眼!

    四周是雪白的墙壁,那种支撑伤者的特殊架子病床,自己就躺在这种床上,左侧身子被固定,好像做了一个大手术。

    一切的麻木在刚睁开眼晴时苏醒,才感觉到疼痛,仿佛一层肉被从骨头上生生地拉开,这种感觉一浮上脑海,很快就扩散到全身,他的额头上胃出冷汗来……

    一个苗条的身影走进来,是一个穿白色制服的小护士,她见李欢满头大汗,惊喜道:“李先生,你醒啦?是不是很疼?我给你打一支镇痛剂……”

    李欢摇摇头,闷哼一声:“不用了……冯丰在哪里?

    “哦…… ”

    “冯丰,她在哪里?

    李欢几乎要从床上跳下来,冯丰去了哪里?会不会己经死了?

    护士还没回答,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告诉我,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她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护士小姐好不容易才挣脱他,心有余悸:“先生,你不要激动…… ”

    他大喝一声:“快说她在哪里?

    “在观察室里…… 喂,李先生,你不能下去,你的伤口会裂开…… ”

    她还没反应过来,李欢已经飞速地冲出去了,她从没见过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还能跑得如此快,吓了一跳,心想,除了地震那天,再也没有任何病人这么跑过。

    这是一间特殊的病房。

    李欢一瘸一拐地推门进去,看到她安然躺在床上,才松了口气,她没有受什么重伤,也没有死,鼻端也没有插着氧气罩之类可怕的东西。

    她的面容十分安详,苍白,但并非死人那种灰白,一截左腿露在外面,跟一节嫩藕似的,上面有一点被擦伤的血痕,但早已经过了处理,此外,她的浑身上下完好无损。

    李欢松一口气,在她身边坐下,喊她:“冯丰,冯丰…… ”

    他喊了许多声,她一直没有睁开眼晴。

    她还“活着”,但是,已经没法醒来了?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放在她的鼻端,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他甚至拿不准那丝气息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他清晰辨别时,发现那丝气息又消失了。

    一种比死还可怕的念头几乎击溃了他,这时,几名医生护士已经跟了进来,他见到过的那名护士推着一架轮椅,如闯了祸一般小心翼翼:“李先生,你不能乱跑…… 你快回去 吧……”

    “她的情况如何?她怎么醒不过来?”他吼起来:“谁送她进来的?

    “李先生,你不要激动,你们都是叶医生送来的…… ”

    “叶嘉?他在哪里?

    “这位小姐是叶医生主治,他每天都会来的。

    李欢没有再问,这时,他已经从最初的激动里清醒过来,看几名医务人员如临大敌的样子,冷静道:“我想和她住在同一间病房,谢谢。

    几人对视一眼,为首的医生道:“我得问问叶医生。”

    “行,你先问他。

    医生当着他的面打了个电话,只说了几句话,挂了,然后点点头:“行,你可以住进来,但是,李先生,你不要乱动了,否则,你的伤口再裂开,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复原,你会变成终身的瘸子…… ”

    李欢并未听进去他说的什么,对于今后自己无论是会变成瘸子还是拐子,他其实丝毫也不介意了。

    这间病房很大,再加了一张病床也丝毫不显得拥挤。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两尺,微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她的手,但是,她始终没有醒来,李欢躺在对面的床上,一直大睁着眼晴,无论多么困,都不肯闭上眼晴,心想,也许下

    一秒她就醒过来了……

    这一晚,叶嘉并没有来。

    原来,叶嘉并未如小护士所说,“每天”都来看她!

    又或者是因为自己强行搬到这间病房里,他才不肯来的?

    李欢十分疑惑,又实在伤疼难忍,一会儿,医生进来给他上了一种特殊的药,又注射了三针,他很快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两天,叶嘉依旧没有出现,只有两名护士每天来给冯丰做长时间的理疗,然后,给她服下一种颜色特别怪异的药汁,是绿色的,绿得如某种透明的小青虫。

    李欢疑心自己睡着了叶嘉是有来过的,可是,究竟他有没有来过,他也没法判断。

    傍晚,他打开病房里的电视看看新闻。

    画面一转,到了本地的一个新闻频道,讲的貌似是一场豪门夫人的葬礼,李欢正要换台,忽然看见花圈上“叶夫人”几个字闪过,他心里一动,果然,接下来,就看到了叶嘉,叶嘉在处理叶夫人的丧事,不过他并没有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葬礼非常低调,简单几个画面一闪而过,然后,是这件事情的新闻播报。

    报道说,叶氏集团的当家主母,遭到一场绑架,不幸丧生。现在,叶家向警方施压,要警方尽快破案云云,还说涉及此案的凶手,已经死亡九人,目前只有主谋在逃,嫌犯是

    一个常年带着大口罩的中年男子,估计己经偷渡出境,警方正在努力……

    同时,也略提了女店主冯丰和“男朋友李欢”的事情,画面上,冯丰的店铺己经被洗劫一空…… 据警方初步推测,是小店的小工勾结外人合伙抢劫主人,由于分赃不匀,三名

    小工全部被杀害,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报道并未说叶夫人之死和冯丰案件有什么相关,一切都和警方的一贯作风一样讳莫如深。

    整个新闻,对叶霈只字未提,出来发言的是叶大少,一脸的悲痛,只恳求警方要尽快找出凶手替继母报仇,说父亲和继母很恩爱,闻知噩耗,病倒了……

    李欢按下遥控器,关了电视机,他绝没有想到,警方竟然会得出如此荒诞的结论。

    不过,显然,叶霈的势力己经达到了自己难以想象的地步,否则,是不可能把一切掩饰得如此天衣无缝的。

    他想起那阵被遥控的惨叫,要不是如此,自己等人绝对无法逃出叶霈的魔掌,但是,遥控这一切的,真的是叶嘉?叶霈“病倒”,真是因为遥控器的原因?如果最大按扭遥控的是他,那么,他是历史上哪一位大暴君?

    最关健的是,他是某大暴君复生还是被大暴君附体了?

    如果是某大暴君复生,该如何控制?

    如果是附体,又该怎么驱逐?

    叶夫人死前,又究竟是如何“恰好”赶到哪里的?

    所有的一切困惑,表面上都清楚了,但是,他知道,只要叶霈一天没得到惩罚,所有这一切,就尚未完结。

    第三天上午,警方来做了一场笔录。

    李欢几乎是有问必答,只除了说出自己是“北魏孝文帝”,他深知,这样的荒诞说法一出口,只怕立刻会被当成神经病关起来,但若解释不清楚这一点,所有的供词则就毫无用处。

    前拒狼,后进虎,叶霈这样的野心家不知有多少,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警察刚走,叶嘉就来了。

    这是事发后,他第一次看见叶嘉,叶嘉的面容十分焦悴,胡子也长得老长,两人目光对视,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嘉走到冯丰身边,做了一番例行检查,然后,又亲自给她服下那种绿得可怕的药,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动作也很细心温柔,仿佛面对的是一个有

    知觉的人。

    李欢盯着他,发现他在强行压抑住内心极大的痛苦,父母的事情、冯丰变成这个样子,这一切,会不会彻底击垮叶嘉?他于心不忍,可终于忍不住了,这个问题再不问,他自

    己也要发疯了:“冯丰…… 她是不是变成植物人了?

    植物人?

    叶嘉的眼中看不出是悲切还是绝望,想了一会儿,才摇摇头:“她的情况很特殊,浑身肌能都是存活的,连脑子都是活着的,只有心脏部分,好像…… 暂时冬眠了…… ”

    “那她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我也不知道,

    两人相对默然,再也没有什么可谈的。

    好一会儿,叶嘉才淡淡道:“李欢,你也伤得不轻,但手术很成功,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李欢并不在乎自己的伤势,又忍不住问:“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叶霈…… 叶霈在哪里?

    叶嘉没有回答,慢慢地走了出去,快到门口了,又停下:“那个遥控器,我已经毁了,至于‘他’!你放心,‘他,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李欢愕然。

    李欢酒楼的员工听得失踪的老板突然回来了,早就成群结队地来看过了,甚至一些很遥远的相交不深的朋友。

    陈姐没来,但派人送来了花篮‘就连柯然也打了个问候电话,她和一名生意人结婚了,生意人原有妻女,结识柯然后,就和前妻离婚,娶了柯然,现在,柯然己经怀孕几个月了。

    熟人中,只有芬妮从未露面,也从未致电,李欢自然也并不希望她致电问候,更不关心她的下落,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大家都变成彻彻底底的陌生人,这何尝不是最好

    的结局?

    唯一令他欣慰的是大中大祥来看他,两人那次随他去山里找冯丰,都受了伤,大祥治好了,大中却被大石压断了一条腿,坐着轮椅,落下了终身的残废,万幸的是也活着。

    三人久别重逢,不胜欣喜。

    大祥轻伤,早就回去照料着酒楼,并照顾大中,虽然辛苦,一切都还井井有条。

    黄氏夫妇是和叶嘉一起来的。

    他们寻找冯丰已久,好不容易得知冯丰的下落,却见她昏迷在病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夫妻俩不胜悲怆,叶嘉却很镇定地安慰他们,说冯丰一定能醒过来。

    黄太太见他的语气如此肯定,又看李欢,李欢不知道叶嘉为什么会如此肯定,但再也不忍让这对饱受丧子之疼的夫妻俩悲伤,便也肯定地附和,说冯丰一定会醒来的。

    黄太太提前病退了,黄先生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夫妻俩准备去泸沽湖平静地生活一段时间。

    他们也早该去散散心了,少时夫妻老来伴,失去了爱子,幸好还有彼此相伴。

    临别时,黄太太只一再叮嘱二人要好好照顾冯丰她是玲珑心,知道二人叶对冯丰的感情,无须自己操心,只是暗叹,冯丰无论选择其中哪一个,都会生活得很幸福,只是,

    她还有没有醒过来做出选择的机会呢?

    有一天早上,李欢醒得很早,好像有一种极其古怪的直觉,他一睁眼就伸手拉住了冯丰的手,大声道:“你答应了,一出来就嫁给我的,你为什么要反悔?”

    冯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长长的睫毛整个地遮住眼帘,像一只倦极的蝴蝶,翅膀再也闪动不起来了

    “骗子,你每一次都骗我,这次好不容易信誓旦旦了,你也该起来兑现你的诺言了,你不要以为是女人就可以不讲信用…… ”

    他越讲越气愤,又是心疼、无奈,可是,无论他怎么嚷嚷,她只是静静地躺着,好像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标本。

    奇怪的是,尽管心疼,却并不感到特别悲哀,下意识里,总觉得她很快就会睁开眼睛。

    有人按铃,是护士的声音,说有客人来探望。

    他不想被人打搅,正要拒绝,当听到护士说是叶晓波,立刻就同意了。

    叶晓波提着一大篮鲜花,神情却比叶嘉还要憔悴,双眼通红,神情掩饰不住的焦虑,好像已经连续熬夜的结果。

    他放下花篮,,急忙道:“大哥,你怎么样了?我等了这么几天才来看你,真是不好意思…… 唉……”

    “晓波,我没事你别急,慢慢说…… ”

    “叶家快完了…… ”

    完了?这么严重?叶嘉从来不提家里的情况,好像家族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本来,他也从未参与任何家族事务。

    “母亲惨死,父亲病重,加上林家和陈姐联手打压,现在叶氏集团陷入一片混乱…… 最可气的是,跟我父亲私交很好的一名c 城高官也趁机落井下石…… 现在,叶家真是四面楚歌…… ”

    “不是有你大哥在掌舵吗?怎么会这样?

    “大哥在外有人,大嫂早就心生怨恨,自己在外借着叶家的名义投资,股票大跌,不知亏损多少,大哥自顾不暇,甚至有可能被起诉…… ”

    大家族就是这样,外表光鲜,里面不知多少尔虞我诈。李欢叹息一声:“还有你们几兄弟,慢慢来吧…… ”

    “我们绝不能看着叶家垮了,我和二哥、三姐在想办法,大家都尽力而为,唉,也只能尽人事后听天命了…… ”

    叶晓波匆匆来去,他的探视,一点没有令李欢心情放松,却更是沉重了。

    可是,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叶家的纠纷上面,如果现在全世界他还只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冯丰究竟什么时候会醒来了。

    他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按铃叫护士,护士进来,见他笑容满面,有点奇怪:“李先生,你有什么事情?

    “我要做菜…… ”

    护士小姐的嘴巴成“o”状

    “你给我找个地方,买好材料,我要做笋子炒鲜虾…… ”

    “李先生,这个绝对不行!这是医院!你的伤口…… ”

    “没事,你按照我的要求准备好一切,我只动手,很简单的。

    他拿出一笔很可观的小费:“非常简单,你听我吩咐就行了…… ”

    “%&…… ”

    护士走后,他喜滋滋地回头看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冯丰,恶狠狠道:“我馋死你,看你醒不醒来…… ”

    冯丰睁开眼晴,浑身上下都很轻松,没有丝毫病痛受伤的后遗症,如一个最健康的人,病房的窗帘拉着,但中间留了一丝空隙,可以看到外面的阳光火辣辣的。

    七月流火一一当然并不是形容七月天气热,可是,这种天气,倒仿佛真要滴出火来。

    电视机开着,是新闻预道。

    先是一则娱乐新闻,画面上,是芬妮的身影,穿着最华丽的裙裳,做谢幕的演出,台上,她数度哽咽,台下,影迷歌迷流泪痛哭,灯牌上都是“芬妮别走”,“芬妮,我们爱你”……之类的挽留之言,当然,也有fans发言,说恭喜芬妮找到好的归宿,为她的甜蜜爱情而感到幸福并祝福他们。

    芬妮要嫁的,就是地震期间和她一起度过的那位本土富豪,两人婚期已定,即将外出做一段时间旅行,算是蜜月,不过,画外音又是女主持人的“ps 〃 , 说是前几天,富豪被

    拍到和一位小有名气的模特共进晚餐,态度殷勤,但二人都称只是普通朋友,芬妮还亲自替未婚夫澄清,娱乐圈真假莫侧,大家也不必太认真。

    芬妮居然退出娱乐圈嫁人了!

    冯丰又惊又喜,想到给她打个电话祝福一下,可是,转念一想,也许,她再也不会想见到自己,更不想见到李欢,又何必再去增添她的烦恼?

    有些人,宁可微笑着回忆,也不要当面去作别

    遗忘吧,有些事情,有些人,遗忘远比惦记好。

    有声音传来,她悄悄躺回床上,假装闭着眼晴,却微微睁开一点点,见是李欢坐着轮椅进来,跟在他身后的一名护士小姐捧着一个精致的食盒,他的一只腿上着夹板,估计还

    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站起来。

    他颐指气使,隐隐的一副皇帝做派。

    东西放下,护士就出去了。

    食盒一揭开,扑鼻的香味。

    这家伙,莫非是嫌弃医院的伙食不好,自己去开了小灶?在医院里,他竟然也不忘享受,要大吃大喝?

    这菜,居然,是,笋子炒鲜虾!

    躺了这么久,浑身的馋虫都已经爬上了头顶,冯丰活动活动筋骨,一跃而起,伸手就从食盒里徒手抓起一只鲜虾放在嘴巴里…… 味道很鲜美,绝对不是出自酒楼,而是李欢亲手做的。

    她突然发难,得意洋洋地大嚼鲜虾,以为李欢会吓一跳,也正期待着李欢吓一跳的表情,没想到,他却无动于衷,根本就没有察觉一般,竟然来到对面的病床边,唉声叹气的,声音也是恨恨的:“冯丰,你再不醒来,我就吃光了,一点也不会给你留…… 这是你最喜欢的笋子鲜虾哦…… ”

    赤裸裸的威逼利诱。

    而且,他的手还做出那种轻轻抚摸的动作,仿佛在摸着某人的面颊。

    这个“某人”,该不会是自己吧?

    这家伙好奇怪,是不是疯了?自己明明站在他面前,他跑去空空的病床边发什么神经?以为自己是行为艺术?

    她原本是要吓他一跳,给他一个惊喜,现在,自己倒吓一大跳。

    “喂,李欢,李欢…… ”

    她喊得很大声,却没有人回答,李欢在病床边站了一会儿,又摇着轮椅回来,目光回到了食盒上。

    一一李欢对自己还是视而不见。

    她怒道:“李欢,你在搞什么鬼?

    可是,等等一一李欢好像看不到自己?

    她忽然醒悟过来,李欢看不见自己!也听不见自己!

    这是为什么?

    她明明白白地听得李欢的叹息:“冯丰,你快点醒来,只要你醒过来,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依你,即使你反悔不嫁给我了,我也…… 唉…… 你先醒过来再说……”

    她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时候,李欢都还在讨价还价,一点也不肯松口。

    可是,他活着,这又令她无比的开心。

    又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这次,进来的是叶嘉。

    叶嘉的样子,可真是憔悴啊。

    她心里一紧,李欢看不见自己,叶嘉又能不能看见自己呢?

    她悄悄走到他面前,叶嘉眉心微锁,这令他的额头上有了那么深的岁月痕迹一一美男子啊,老了!

    他只不言不语,可是,她完全能看得出他受过怎样的煎熬,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倒在叶嘉怀里之前,模糊中是听到枪声和喊声的,那是叶夫人的声音一一以及叶嘉的那声“妈”一一

    叶嘉的妈妈死了!

    无论和叶夫人有过什么恩怨,她完全是为了救儿子而死的。

    这令冯丰无比的感激,同时那又是一种心碎的感觉

    她悄悄伸出手去,垫起脚尖,轻轻抚摸叶嘉打结的眉心,想抚平,让他的脸上出现小王子一般的笑容,温暖、和煦,有时有如一个吹牛的男孩子一般,这样的笑容,以后还会回来吗?会吗?

    可是,叶嘉好像是空气一般一一也或许是自己如空气一般,叶嘉竟然没有丝毫的停留,径直走到床上,在做例行的检查

    她看去,床上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叶嘉在检查什么?

    心里的寒意从脚背升上来,莫非,他们看见的是躺在病床上的自己?而自己,却早已站了起来?

    自己己经“离魂”了?

    按照牡丹亭里的杜丽娘小姐的遭遇,离魂并非奇事,可是,那至少也应该还有“尸体”一一尸体和灵魂的分离。

    自己为什么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尸体”

    她跑到床边看,床上也是空荡荡的。

    李欢也好,叶嘉也罢,都是在和空气交流。

    或者,是他们在跟自己开玩笑?

    她又惊又怕,大声嚷嚷:“李欢,李欢…… ”

    “叶嘉,叶嘉…… ”

    她甚至冲过去摇晃他们,可是,二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吵嚷得累了,这时,只见二人的视线都转向了电视机,原来,正在播报一则财经新闻,说叶氏集团的股票,连续跌停,集团出现很大的危机,报道说,叶霈病危,无法再出来主持大局,叶大少已经下课,由叶晓波暂任代理负责人,画面上,叶晓波强作笑脸,应付记者各种尖锐的长枪短炮,他的做派己经很有大将之风,一点也没露出怯意……

    画面一转,是林佳妮的身影,她坐在陈姐旁边,自然代表的是林家,很高调地宣布收购了叶氏集闭的大量股票她一身职业装,面容不再是往常娇滴滴的模样,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这是她报复叶嘉的最好时刻,她自然不会放过

    心里那个恨啊,她恨不得用遥控器砸烂屏幕。

    “啪”地一声,李欢关了电视。

    李欢说:“林家也有大问题,现在派林佳妮出来风光一把,他们一定会尝到苦果的,陈姐的做派,我很清楚,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晓波…… ”

    叶嘉淡淡道:“我不关心叶家的情况,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晓波说,李欢知道他因为父亲的作为、母亲的去世,早就伤透了心,叶家是兴旺也好衰败也好,他早就不在乎了,而他对金钱财富也没有什么概念,觉得穷富之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一个家族的兴衰自然是常事,可是,李欢因为叶晓波的缘故,总想助他重整旗鼓,看他一夜之间,能够独挑大梁的样子,也很是欣慰。

    “喂,李欢,你要怎么帮叶晓波?绝不能让林佳妮得意…… 还有啊,叶霈是不是真的要死了?他会不会是装死?”冯丰大叫大嚷,可是,没有任何人听她的,只当她是空气。

    她冲过去,对准李欢的膝盖就猛踢一脚:“笨蛋…… ”

    李欢毫无反应,她又冲过去踢叶嘉,几乎用手揪住了他的耳朵,破口大骂:“大笨蛋,你这个大笨蛋…… 你什么都不关心,那你还关心什么?

    “我只关心小丰的安危,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她醒来,这比什么都重要…… 破产也没什么了不起,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并不是天天名车豪宅,山珍海味的…… 叶家人过过

    普通的日子也没什么了不起,众生本来就是平等的…… ”

    叶嘉很自然地接下去,却是对李欢说的。

    比尔盖茨身家580亿美金,并未按照中国的传统留给子女,而是全部捐给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

    这是一种对社会公平的尊重和维护。

    “对我来说,只要小丰醒了,什么都可以不必计较…… ”

    “我也是,冯丰若醒了,我们干脆结伴去非洲远行,探索神秘的世界,对于目前的生活环境,我一点也不留恋了,但是,我渴望真正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 ”

    叶嘉眼晴一亮,经历了许多波折,对男女之情倒早已看淡,如果能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出去探险旅行,过自由自在的生活,真是理想的人生。

    他点点头,很是伤感:“我会尽力让小丰快快醒来……

    冯丰也点头,自己也一点不想再呆在c城了,能换一个生活环境,哪怕是一段长长的旅行,也是好事

    “笨蛋,我早就醒了!”她又气又急,这两个大笨猪,为什么都看不到自己?

    她狠命揪住叶嘉的耳朵,拔他的眉毛,也许是因为用力过猛,她一下跌倒,晕了过去……

    风和日丽、春暖花开、香风阵阵、百花明媚…… 所有美好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如此瑰丽的一天,那是春天中最好的一天。

    怎么会从夏天倒退回了春天?春夏,春夏,几时变成了“夏春”

    冯丰有点奇怪,抬头,视线及处,是一座巨大的园林,孔雀开屏、呦呦鹿鸣、白鹤展翅、彩蝶竞逐……她的手放在一朵将开未开的蔷薇上,那样大的骨朵已经露出粉红的脸,娇艳无比,她看见自己的袖子一一还是医院里的病服。

    这是哪里?

    她奔跑几步,看得前面依稀人影绰绰,都是身着艳丽服侍的宫女,争奇斗艳,乐声阵阵,好像有什么大喜事。

    她径直往前走,一路上,也没有任何人阻拦,所有人都喜气洋洋地在忙碌,无任何人注意到她。

    前面是一座华丽无比的宫殿,许多人,喜乐阵阵一一这是皇帝大婚才有的气派。

    她很是好奇,这是谁人的皇宫?大婚的又是谁?

    喜乐一停下来,她也终于挤了进去,踮起脚尖看着台上——一对新人已经登上了婚礼的高台一一这是北方某国的婚礼习俗,新娘凤冠霞帔,并未蒙面,新郎大红龙袍,喜气洋洋。

    新娘的面孔有几分熟悉,却不知道是谁!

    而那个一身龙袍的新郎,不是李欢还有谁?

    李欢,李欢这个“段正淳”

    山盟海誓犹在耳边,怎么变成了这样?

    有人吃了自己的巧克力!

    自己的巧克力被人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