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97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新郎新娘正要行礼,新郎耳边忽然听得一阵尖锐的辱骂:“负心汉,你这个负心汉…… ”

    他好生奇怪,抬起头,四处看看,目光落在人群里一名女子的身上,女子穿一身他从未见过的奇怪衣服,身材娇小,用力地往自己的方向瞪,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好熟悉的一张脸!却不像这个时代的人。

    他心里一震,手恰好指着冯丰:“把那名女子给我带上来…… ”

    旁边的一名大臣小声提醒他:“陛下,吉时已到,使者马上要开始祈福了……”

    一名使者走出来,他头戴高冠,一身金红色的法袍,身姿挺拔、仪态雍容,如宋玉在世,玄奘复生。

    天啦,迦叶,这是叶嘉。

    叶嘉出现在李欢的婚礼上。

    可是,他那样的装束,绝非是出家人,倒像某个国家来观礼的王子。

    她又惊又喜,迦叶不再是和尚了。

    不是和尚!

    他是无牵无碍的自由身了。

    “迦叶,叶嘉…… 我在这里…… ”

    几名侍卫凶猛地向她扑去,人群立刻乱成一团,纷纷走避,一场严肃的皇家婚礼瞬间变成了一场闹剧。

    年轻的皇帝皱着眉头:“取消婚礼…… ”

    “陛下,错过了吉时是不吉利的…… ”

    “立刻取消婚礼!我自有主张。”

    几位大臣再要争辩,可是,皇帝却毅然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垂帘听政的老太后已经去世几年,年轻的皇帝早己展露出雄才大略的一面,有着绝对的权威,臣下不敢违抗,只好告退。

    皇帝一抬头,只见几名侍卫己经抓住那个突然闯进来搅局的女子,女子的目光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立刻恨恨地啐一口:“呸,该死的段正淳,负心汉,你又夜夜新郎啦…… ”

    他很自然地替自己辩解,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这才是我第一次纳妃,是一个小国送来的,在此之前,我还没有见到过她的样子。”

    “哼,你这个骗子,你的皇后呢?

    “我还没立皇后。”

    她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那位即将离去的使者的背影,大声尖叫:“迦叶,叶嘉…… ”

    皇帝笑起来,觉得场面真是又古怪又有趣,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冥冥之中,一句诡异的台词浮现在脑海中: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是,他没有注意到 ,不远处,他的朋友,那位使者,也慢慢回头,目光很不经意地,也落在了那个女子的身上,仿佛见到了一个久违的熟人……

    冯丰忽然想起自己梦中见到迦叶的情形,恍悟过来,一定是迦叶或者说迦叶的一部分灵魂在时空中穿梭,救活了自己,可是,他在离开的时候,是不是稍微粗心了一下,将自己的生命错送回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皇宫?

    她大吼一声:“迦叶,弄错啦,你快出来,送我回现代…… ”

    新生和永别

    这时天空忽然一声霹雳,地下仿佛在开裂,冯丰眼前一花,就晕了过去……

    碧草蓝天。

    群莺乱飞。

    绿,最上等的丝绒一般的绿,柔软、清新,一望无际。

    冯丰坐起来,自己躺在一块大石板上,这种石板很古旧,接缝处有着严丝合缝的暗纹,再一看,身边是一整片这样的石板。这样的石板,对于考古的人来说,每一块都其有极大

    的价值,何况这样一大片。

    她茫然地四处看看,忽然醒悟过来,这里是泾水和渭水的交界地带,放眼看去,早已被一片一片的高楼大厦所湮没。

    可是,为什么这里还会被保存着?

    记得李欢和自己刚回到现代时曾经找过这里,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了。难道这里是一个非常隐蔽的所在,只能某些人看见,其他人都看不到?

    前面有一条小河,小河对面是一片很古旧的建筑、很清凉的河水,河的两边,开满了野花。红花绿草,美艳惊人,只是觉得陌生,独自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更觉得整个世界是洪

    荒一片。

    叶嘉呢?

    李欢呢?

    迦叶一一她想起刚刚看到过的那片皇宫,立刻就叫了出来:”迦叶,是你带我来这里的么?”

    四周寂静无声。

    一切的一切,仿佛不过是一场梦。

    头顶,有几只白色的鸟儿飞过,翅膀也是白色的,飞得很低,能清楚地看见翅膀上面淡淡的红色花斑,异常漂亮。

    她坐在满天的夕阳里,摘一朵野花,看河对面古老的街道。街道两旁还是灰灰的古老建筑,仿佛一千年前沉睡的历史。

    一个穿灰衣的男子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视野里的:他灰袍飘飘,风神若仙,远远看去如夕阳中的一尊神佛。

    她的目光像被一块磁石牢牢吸住,呼吸急促,内心狂跳。

    叶嘉,是叶嘉。

    不,是伽叶,伽叶。

    这一次,分得那么清楚。

    她飞奔过去,福至心灵,嘶声大喊:“伽叶… … 伽叶… … ”越来越近了,对面的男子拈花微笑,手里赫然是一支红色的玫瑰,仿佛佛前的一朵玫瑰,充满了仙气又渗出一

    丝淡淡的妩媚。

    他的笑容,他的眉眼,他的褐色的柔软的脖子,他的伸出的修长的手指…… 一切都越来越清晰,可是,冯丰几乎跑得要晕过去也始终距离他一丈左右的距离。

    “迦叶…… 等等我…… ”

    男子慢慢转身,脸上的笑容再也看不见了。他在往前走,往相反的方向走。

    冯丰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都要跳出来了,声嘶力竭,满是惊惶:“迦叶,你等等我,等等我…… 伽叶……”

    “我知道你是迦叶,我没有认错…… 迦叶…… ”

    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嘴里,不是咸的,是苦的,男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冯丰眼前一黑,腿一软,就倒在地上,一阵生疼,好像膝头磕出血来。

    她低低地呻吟一声,前面灰色的人影终于慢慢停下了脚步,但还是隔着一丈左右的距离。

    她慢慢地爬起来,怯怯地,走了两步,生怕他又离开,只好停下,小小声地: “迦叶,我知道你是迦叶…… ”

    眼晴眨了一下,一只大手伸出,在她的膝头上轻轻揉了揉,疼痛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像一个得到了糖果和抚慰的小孩子,她咯咯地笑起来,温柔而娇媚:“迦叶,不疼了啦… … ”

    回答她的,又是背影,根本看不清楚面孔,但,为什么那个背影会如此温暖而宁静?他的声音飘渺,带着深刻的慈悲和怜悯:“你不想回到那个时代么?”

    那是个女子被剥夺了一切权利的时代,男人和拳头的天下,女人,只能如菱草一般依附着,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也不能自己挣钱吃饭。只能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冷宫,期待帝王奇迹一般的良心发现,否则,就是死路一条。也不敢再爱上任何人,否则,你就是j夫滛妇。

    她认真地想了想才回答:“不,我一点也不想,在那里,我就像迷路的人,没有一点安全感。哪怕是锦衣玉食,万千宠爱,我也绝不愿意去那里,我坚决不去。”

    每一个人,被置换了生活环境,都会迷途,我们都曾经是迷途的人。

    沉默许久,微风送来无声的叹息。

    “只是,在这里,我就无法再保护你了。”

    这话好像从天际直接传入心底的,并非来自耳边。

    冯丰心里一震,偷偷伸出手想拉住他的手,可是,明明都触摸到了,却是空空的,什么都拉不到。

    她小小声的:“迦叶,你是不是找了我很久?。”

    他没有回答。

    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他,一直都是要问的:

    “迦叶,有一次我在李欢的别墅里看见一个人影,是不是你啊?” “迦叶,那些小暴君是你关起来的吗?你是怎么做到的?”

    “迦叶,叶霈是谁啊?他也是一个暴君吗?他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遭到应有的惩罚啊?”

    “迦叶,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离开了?”

    “迦叶… … ”

    她的问题实在太多了,连珠炮似的,可是,没有人回答,风动、心动,迦叶的背影却一动也不动。

    “迦叶,一直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啊?”

    他慈悲的背影,仿佛面对一个在肆无忌惮撒娇的小孩子,她要的是天上的月亮。他没有回头,冯丰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微笑,充满了温柔的慈悲:“小丰,我送你回你真正想去的地方。”

    “迦叶,那你呢?你要去哪里?”

    “小丰,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都要好好活着。”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平静,理解而充满同情,却没有回答她任何的问题,只念念有词,仿佛是几句祈福的祷词。然后,他的影子就完全虚化了,但并不仓促,仿佛是预料

    之中的事情。

    冯丰忽然想起他一身金色袍子的样子,那个时候,他己经不是和尚了,仿佛某国的王子。

    “只是,在这里,我就无法再保护你了。”一一

    如果在那里,他就能保护自己么?

    她大喊起来:“迦叶,迦叶… … ”

    四周再无任何声音,迦叶是再也不会出现了。

    她颓然坐在地上,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小王子,小王子不知道已经漂流到哪个星球去了。只是叶嘉,叶嘉一一

    她蓦然想起,这是叶嘉的出生地,叶嘉三十几年前,就出生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他褐色的脖子,胸前的箭痕,对玫瑰的酷爱,还有他的许多版本的《小王子》 一一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淌下来,好像放弃了什么,选择了什么…… 百味杂陈,又说不明白,只是锥心刺疼,仿佛某一次死过去后的新生……

    病房里。

    叶嘉已经给冯丰做了例行检查,李欢依旧坐在轮椅上,两人淡淡地道别一声,叶嘉正要离去,两人忽然听得一阵尖锐的声音:“迦叶,别走…… ”叶嘉本来已经走到门口,听得这声“迦叶”,蓦然转身又跑回来,却见李欢已经伸手拉住了冯丰的手:“冯丰,你醒啦?”

    可是,冯丰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眼晴依然紧紧闭着,满脸的泪水,好像刚刚不过是有人说了一句梦话。但是现在说梦话的人一一等等一一叶嘉赶紧附身下去,发现她的心跳已

    经停止了,可是,脑部的曲线反应却那么活跃。

    这是什么情况?

    身子死了,脑袋却活着?

    李欢焦虑地抬起头:“叶嘉,她这是怎么了?到底是醒了还是?” 她的手已经完全冰凉,李欢一时间,不敢说出“死”这个字,声音都在发抖。

    叶嘉没有做声,这一刻,他几乎也镇定不下来了,难道小丰刚刚这一声大吼,只是回光返照,然后,就?

    “喂,叶嘉,你是医生,你杵在这里干什么?冯丰到底怎么样了?” 叶嘉这才醒悟过来,又仔细检查一遍。

    这一次,他没有再使用任何仪器,只摸着她的脉,又看看她的眼皮,心里益发觉得奇怪,小丰的脑部活动一定是正常的,可是她己经全身冰凉。

    他忽然想起传说中的“离魂”一一难道小丰真是处于这种状况?

    也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其他原因,叶嘉的脸上满是汗水,李欢见他这样,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是满头大汗,甚至手心都浸出汗来,嘶声道:“她,真的…… 死了?”

    说出“死”这个字,他的牙齿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好像喝风似的。叶嘉仍旧没有做声。

    李欢再也坐不住了,几乎是一下跳了起来:“叶嘉,你弄什么玄虚?”

    “情况很奇怪……”

    “怎么奇怪?”

    “她的头部一直在活动… … ”

    “废话,头部不活动,早就死了…… ”他几乎是怒目而视,“她怎么会死?绝不会死!”

    叶嘉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李欢也说不下去了,两人枯坐着,也不知道饥饿,或者口渴,只看冯丰手脚冰凉地躺在床上,仿佛是某种无声的抗议一一用她的“离魂”来抗议二人曾经对她的所有不好。

    又一个清晨,然后,又到了黄昏。

    叶嘉一直不曾离开,和李欢二人木桩似的坐在一边,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离开,也许就是永别了。

    吃醋

    夕阳西下。

    叶嘉刚想站起身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忽然听得咕噜一声,他握着把脉的那只手就暖了起来,然后,那双蝉冀般湿漉漉的长睫毛微微颤动几下,一双明亮的眼晴一下就睁开了,却是怒目而视:”笨蛋… … 你们两个真是不折不扣的笨蛋……”

    二人又惊又喜,又是面面相觑,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睁开眼晴就怒发冲冠。

    “小丰… … ”

    “冯丰… … ”

    冯丰看着二人焦虑不堪的样子,怔了一下,她先看看四周,雪白的病房,穿病服的李欢,穿白色长袍的叶嘉…… 不错,这是21 世纪,是c 城最大最好的医院,叶嘉是这里特聘的医生。

    她慢慢地笑起来,仿佛做了一场梦,一个长长的梦,那么清晰,如自己亲身走了一遭,穿金色袍子的迦叶,即将大婚的李欢…… 难道是迦叶听到自己的呐喊,又将自己送回来了?

    幸好没有停留在那个富丽堂皇的皇宫,否则,又是新一轮悲剧的开始。也许,那真的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她缓缓地,想坐起身,可是全身上下都是疼的,却不是那种隐隐的深入骨髓的疼,而是躺久了后稍微麻木的那种疼。

    叶嘉轻轻搀扶她一下,她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叶嘉立刻抓住她的手,又摸摸她的脉搏,好一会儿才放开,神情更是惊喜:”小丰,你的身体好多了…… “

    “呵呵,真的么?我是不是不会死了?”

    “不会了。小丰,你会好起来的,再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 “叶嘉,她真的全好了?哈哈哈…… 哎哟…… ”

    李欢这一笑,疼得哎哟一声,原来是忘形之下,伤腿站在地上,到感觉生疼时,差点摔下去,幸好叶嘉眼明手快,稳稳地扶了一把,让他正好坐到了轮椅上。

    冯丰想起那天他拼死保护自己的情景,替自己挨的那一刀,眼珠子慢慢一转,骨碌碌地看着他:“李欢,你伤得很严重么?”

    “不严重,一点也不严重… … ”

    李欢见她醒来,几乎要心花怒放了,哪里还在意自己那一点伤痕?她看李欢虽然坐在轮椅上,却几次要站起来,龙精虎猛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叶嘉却在认真检查她的身子,望闻问切,然后,他刚停下,李欢立刻道:“要不要全身检查一下,以便确诊?”

    叶嘉和他一样感到十分奇怪,为什么冯丰一醒来,那么严重的病几乎就痊愈了?除了身体虚弱,她基本看不出有什么大毛病了。

    叶嘉摇摇头,压低了声音,缓缓道:“我想,是那盆。长生花的原因。…… ”

    李欢恍然大悟,深觉有理,万事万物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如果那盆花需要冯丰的输血,或许,反过来,它对冯丰的身体自然就会有相应的好处。

    冯丰没有做声,心里知道,也许,并不是这样的。

    那跟花无关。

    那是因为迦叶。迦叶在梦中出现,迦叶的话,和他的掌心放在自己背心时那种暖洋洋的感觉,那一定是他在替自己治疗。

    可是,她却没有再提起迦叶的名字,心里是知道的,迦叶,他再也不会出现了。或许,他的一部分变成了叶嘉,一部分,还在广阔的空间里,无穷无尽地遨游。

    那是一种奇怪的悲从中来,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悲哀。

    他从未在自己清醒时候现身,也许,一切真的不过是一场梦吧。

    “小丰,我没有走,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对,叶嘉就是迦叶,他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 ”

    她转过头,看窗外,这是医院的12 楼,晴朗的天空,夏日的傍晚,能看到金色的余晖在黑色的云层上面,仿佛慢慢燃烧的火山,再多看几眼,又幻化成了一群奔跑的马匹,然

    后,又变成了一片天河,白山黑水,层层叠叠,气象万千…… 迦叶,经历了千百年,他在天河的这端,还是时空的那端?

    “小丰… … ”

    她蓦然回头,是叶嘉在叫自己,那么熟悉而温柔的眼神,这眼神又带着那种淡淡的悲伤的情谊,那是遭遇了巨变,经历了沧桑的中年人才会具有的表情,这眼神里,又有一丝

    安慰,是对自己最爱的人还能活着的那种压倒一切的欣喜,仿佛在说,只要她能活着,我什么都不会再计较了。

    她心里一凛,忽然想起他的母亲,情不自禁地问出口:“你妈妈……”

    “她已经下葬了。”

    他回答得若无其事。

    这一刻,冯丰突然很想拥抱他一下,紧紧地拥抱他一下,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如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无数次这样互相关怀的举动。

    她下意识地抬抬手,手是软绵绵的,浑身都是软绵绵的,因为长期生病的原因,一时不能行动自如。而叶嘉的距离,也隔了那么一尺,仿佛一下竟然够不着。

    距离!

    明明就站在身边,也会有距离。

    她明明没有再问,叶嘉却又说道:“‘他’不见了,自那天后,‘他’就失踪了。叶氏集团对外宣布的是,他重病在身,无法露面,事实上,是他吩咐了一些事情后,就隐居起来了,也没人敢去打扰他… … ”

    李欢和冯丰相顾骇然,叶霈隐藏起来了!

    他会不会养足元气,n 久之后,又重出江湖?

    叶嘉像是在回答二人的疑问:“那个地方应该是他最重要的研究基地。现在全被摧毁了,即便他躲起来,一时片刻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由于叶氏集团遭遇的危机,没有了巨大的经济后盾,他要想再卷土重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难道迦叶还没有把他抓住?”

    李欢这话一出口,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只见叶嘉淡淡地,只转向冯丰:“小丰,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但李欢这声“迦叶”之后,冯丰再也说不出口,只好道: “嗯,你先走吧,明天见。”

    “明天么?”他仿佛迟疑了一下,“也许,这几天我都没法来看你了,我很忙…… ”

    冯丰微笑着,柔声道:“好的。那你忙完了,一定要来看我。我身子还没好哦,我只相信你,不相信其他医生…… 叶嘉,早点来哦…… ”

    她那样近乎娇嗔的“威胁”听在耳朵里,也不知道是安慰边是苦涩,叶嘉没有回答,走出门口,轻轻带上门,才加快了脚步。这时,对她醒来的那种喜悦已经被浓烈的失落完全取代了。

    迦叶!

    迦叶!!

    李欢见过迦叶。

    自己见过迦叶。

    刚刚小丰醒来之前,还大叫的是“迦叶,你快出来”。

    如果,除了自己之外,这世界上还有一个迦叶。

    如果,能让她活下来的是迦叶那种神秘的力量。

    那么,自己是谁呢?

    迦叶是在自己心里,还是漂浮在这个广袤无边的宇宙空间里?

    谁说叶嘉=迦叶的?

    如果自己不是迦叶,那么在她心里又算什么呢?

    也许,自始至终,自己不过是占据了“迦叶”的头衔和外表,所以才能让她那么义无反顾,如果自己根本不是迦叶,又还能如何跟她在一起笑看风云?

    母亲惨死,父亲失踪,叶家上下陷入一团混乱,她原本是这一切天崩地裂后唯一的一丝安慰一一可是,这安慰,又何曾是给自己的?

    那声轻轻的关门声,仿佛关在了心上,冯丰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叶嘉,他今后是不是就不会再来看自己了呢?

    而他那样温柔的眼神,明明就是迦叶。

    明明就是。

    迦叶也好,叶嘉也罢,他不知道,自己却是认得的。

    这一刻,她竟然如此精确地猜中了他的心思。

    傻瓜叶嘉,谁说他是天才?他简直就是个大笨蛋。

    难怪自己昏迷中都在骂他大笨蛋。

    “咳咳咳… … ”

    那是李欢轻咳了一声。

    她失笑:“李欢,你干嘛呢?”

    他瞪她一眼:“我以为你失魂了,再也看不到我了呢。”

    她也瞪着他:“你在吃醋!”

    “难道我就不能吃醋?”

    “好啊,今晚吃醋,你借我点螃蟹?”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她笑嘻嘻地:“李欢,你放心啦,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我们两个都是祸害,会长命百岁的。”她想起一件事来,眼晴瞪得铜铃似的:“李欢,你真是没义气,你一个人

    把笋子炒鲜虾吃完了,也不给我留点… … ”

    “天啦,那时你昏迷不醒的,你怎么会知道?”

    “嘿嘿,我还来踢了你两脚,你难道不知道?”

    李欢下意识地挽起自己那只没受伤的腿的裤管,果然,膝盖上面有一大团淤青。揉揉,也不觉得疼痛,是俗称的那种”鬼打青”。他惊呼一声:“好狠的女人,你变鬼了,也不肯放过我?”

    她咯咯地笑得十分得意:“所以你最好老实点,稍有差池,我就会收拾你。”

    李欢相当配合地做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小的遵命,女大王请饶过小的。”

    “恩准。”

    两人嘻嘻哈哈地,可是,彼此心里却都并不平静,但若不如此嘻嘻哈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李欢才若有所思:“叶家最近发生了许多大事,叶嘉的心情肯定糟糕透顶了……”

    “警方是怎么说的?”

    “警方只说叶夫人是被绑匪杀害的。”

    “绑匪?”

    看来,外界对叶霈的势力远远认识得不够。尤其,冯丰听得小店被抢劫、萧昭业等人被杀害后的处理,眉毛几乎都要翘起来了:“警方是猪啊?怎么会得出如此荒谬的结论?”

    “因为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能够证明叶霈的行为,那个研究基地的一切都是合法的… …”

    “刘子业呢?刘子业难道也是合法的?”

    “现场并没有找到刘子业。没有证据… … ”

    “证据?我们难道不是证据?我们是活生生的证人!”她的情绪十分激动,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他害了这么多人,难道就可以躲起来逍遥法外?”

    “那我们能怎么力?”

    “说实话!把这一切都告诉警察。”

    李欢没有做声。

    “我一定要说实话,只有这样,才能揭露叶霈的阴谋。哪怕被关押起来再次被研究,也决不能让叶霈为所欲为。否则,那么多人就白白死了。”

    李欢暗叹一声,只说:“好吧,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就是了。”

    她依旧气鼓鼓的,只托着腮帮子,一味沉思,要如何才能行之有效地抓住叶霈。

    夜己经完全黑了下去,病房里的灯光十分柔和。

    晚饭很丰盛,冯丰目前只能喝点牛奶、粥点;李欢也看得恹恹的,但却格外精神,拿起筷子又放下:“冯丰,医院里呆着真没劲,我们干脆明天就出院吧?”

    她狐疑地看看他的腿:“你还是瘸子呢,行么?”

    “反正也不是很严重,回家休养起就行了,呆在医院里,没病都要闷出病来。”

    “不行,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得养着,不能留下什么后遗症。”

    “出去我给你做笋子炒鲜虾?”

    “你贿赂我也没用,不行,等叶嘉来你问问他… … ”

    “叶嘉又不是外科医生。”

    何况这家伙闷闷地,早已声明自己好几天都不会来的。

    “那你问你的主治医生。”

    “切,关医生什么事?他同不同意,我都会出院… … 我原是在医院陪你,现在我们都好了,呆在这里没劲透了,外面大好天地。……”

    冯丰翻翻白眼,他讨价还价:“那再住两天?”

    “哼,复查了再说。”

    尽管在出院问题上,两人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李欢依旧很是高兴,忽然又觉得饭菜看起来都不错,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很少好好吃饭,也从未觉得饭菜有什么可口的,每

    天孤零零一个人在病房里吃饭时,老是幻想着某一天,她奇迹般地站起来,叽叽喳喳地说话,一起吃饭。如今,这一幕就在眼前,如何不欢喜庆幸?

    也许是他长久的注视,她的脸红起来:“喂,你吃饭就吃饭,干嘛看我?”

    他端着饭碗,笑嘻嘻地,二话不说就开始吃饭,像个傻小子一般。吃了几口,他又忍不住抬起头,想起她曾经说的那些话:“李欢,只要还能活着出去,我就嫁给你”一一这话,还作数么?

    他待要问,眼前却浮现出叶嘉转身离去的情景,仿佛某一种沉痛的告别。

    迦叶,叶嘉,叶嘉纠结于这一点,他又如何不知?

    而冯丰呢?她又是怎么想的呢?

    此时,她坐在床沿上,手依旧托着腮帮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暗叹一声,终究还没有问出口。

    警察是第二天上午来到病房的。

    冯丰是最重要的证人,因为她最早失踪,也有便衣的介入。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加上她叙述故事的方式不错,很让人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尤其是讲到自己“穿越古今”的事情,更是让人如身临其况。其间自然也有所保留,比如没说

    李欢是皇帝,只说是两个普通人的穿越,更没提到叶嘉的身份。

    三名警察听得津津有味,不时也面面相觑,有时脸上还带着甚是诡异的笑容。而那名记录的警察边听边抬起头,有时放下笔,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写,像在听一个天方奇谈。

    老半天时间,两人终于将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基本是冯丰在说,李欢没有怎么插口。

    因为牵涉大富豪叶霈,而且是“天大的大阴谋”一一这一次,警方的行动十分迅速,立刻要指定的医院按照要求向有关当局提交两人的详细身体检测分析报告。

    在严格的监督之下,重新开始血液、骨髓、毛发甚至大小便的常规检查,dna 分析… …

    等待结论出来的最后一天,冯丰的心情忽然变得很紧张,如果自己真的“异于常人”,自然能证明所言非虚,是指控叶霈的最好证据,但同时自己会不会又被抓起来关着研究?要是检测“同于常人”,那对叶霈,岂不是没有丝毫的指控作用?再过一段时间,他又出来为非作歹,又怎么办?

    这想法令她不寒而栗,李欢却一直闭目养神,见她在窗台边走来走去,一刻也不消停,讥笑她道:“怎么啦?害怕啦?”

    她理直气壮:“你难道不害怕?”

    “呵,我怕啥?我还怕抓不住叶霈呢。”

    她翻翻白眼,自言自语道:“叶嘉怎么不来呢?来了我们大家也可以一起商量一下啊…… ”

    她话音未落,只见病房里的电视里,财经预道正在播放一个记者招待会,是林大富豪和他春风得意的女儿,林大富豪在对外宣布,由他的女儿出任集团的一个什么经理,负责

    一个新项目。而林佳妮身边,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对她更是殷勤备至,主持人介绍说,这是林佳妮的私人助理,原是行业内的精英,现在大力辅佐林佳妮。

    她暗叹一声,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叶霈夫妇一直要不惜代价地拆散自己和叶嘉,让林佳妮进门了。

    钱的魔力,难道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锋利最行之有效的武器?

    叶嘉的巨变

    “咳咳… … “

    她蓦地回头,盯着李欢:”有什么话就直说嘛,干嘛有事没事学人家肺不好的老头子?”

    “你敢说我是老头子?”李欢佯怒,又一本正经,“冯丰,你在担心叶嘉?”

    “呵呵,我干嘛担心他?如果叶家少了一个叶霈就垮了的话,只能证明叶晓波他们都是纨绔子弟,没用的花花大少爷。至于叶嘉嘛,没了家族的显赫,他照样是那个救死扶伤

    的叶医生… … ”

    李欢似笑非笑的:“你们俩倒看法一致。”

    “切,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难道你在同情叶嘉?”

    “叶嘉需要我同情?”

    “当然不需要,叶嘉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那不就对了?你还担心什么?”

    “我担心…… ”她期期艾艾地,还是说了出来,还惊恐地看看病房的门口,“我怕,万一我真的异于常人… … ”

    李欢想起她当初找警察时的“勇猛”,仿佛慷慨赴死的烈士,如今又这般惊恐,正想讥笑她儿句,忽然又想起她被关在叶霈的研究基地给“长生花”输血的情景,心里涌起一

    股极大的怜悯,微笑着拉住她的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看着她的眼晴,柔声道:“别怕,我在,我一直会在你身边的。”

    他镇定的神情给了她极大的安慰,她真正笑起来,十分开心的样子:“我现在又不害怕了啦。”

    “嗯,别担心,你目前的唯一任务是养好身子。”

    第二天下午,分析报告终于全部出来了。所有检测结论都证明,二人的身体指标,完全同于常人。就连冯丰早前微微的血液差异,也完全不见了,所有一切,正常无虞。

    两人拿着这份报告书,冯丰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李欢却是一副意料中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意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提交报告的医生疑惑地看着情绪十分激动的冯丰,她脸色潮红,一只手无意识地挥舞,事实上,要不是见李欢还保持着镇定,他立刻就要建议有关方面将二人送到精神病院去

    好好治疗一段时间。

    几名警察也是同样表情,他们从听冯丰讲述开始,就觉得这是一个荒谬的故事。他们甚至没有将那份笔录交给上级看,怕被斥责为失职,只将之当作一个毫不重要的分析材料

    扔到了档案堆里,估计从此就会湮没在那堆浩浩的卷宗里,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刻。

    这也变相地从侧面证实了叶霈的清白,即便警察对他曾经有过怀疑,现在也完全相信他了。

    午后,天空高、蓝,白云如流淌的瀑布,一层层的,忽而静止不动,忽而快速奔跑,有时软软如棉花,有时又如一群苍狗在辽阔的大地上撒野狂欢。叶嘉站在窗边,看看这片

    静谧的天空。

    有人敲门,叶嘉道:”请进。“

    进来的人是叶晓波。

    叶嘉愣了一下,几天不见,叶晓波双眼全是血丝,嘴巴上都起了血泡,满面焦虑,一扫往日浪荡公子哥儿的模样。

    “晓波,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叶晓波也不拐弯抹角,一来就开门见山:“三哥,我求你一件事情……”

    叶晓波极少叫他“三哥”,平素都是“叶嘉”或者“呆子”之类的,叶嘉一时有点不习惯,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 ”叶晓波的声音很急 ,难以启齿,又似乎想一口气把话说完,“现在我们急需一笔贷款,要罗市长帮忙,他和某行的行长是… … ”

    叶嘉慢慢地才听明白过来,罗市长就是某一次来过自己家里的那位高官。那天,他带着自己的女儿上门,原本是有意相亲的,结果,自己给了那位千金小姐一个不大不小的难

    堪,从此,罗市长和叶家的关系,就慢慢淡化了。当初叶氏集团状况良好时,还没有什么,如今情况危急,股票天天一泻千里,如果罗市长再搞点小动作,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他是c城数一数二的人物,官商官商,官还在商的前面,他一声令下,谁敢货款给叶家?换言之,即便对叶家袖手旁观的银行,如果看在罗市长面上,情况肯定大不一样。

    “晓波,你要我怎么做?”

    “明晚有一个晚会,那位罗小姐是女主人。我叫依依活动一下,她说罗小姐一直对你很有…… 好感…… ”

    依依就是叶晓波的女朋友,是那位罗小姐的闺蜜。

    这话,叶晓波是鼓足勇气才说出口的,他深知叶嘉的脾气,但是,自从负担起叶氏庞大的任务之后,他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墙倒众人推,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久,饶是叶

    霈八面玲珑,也不可能就没结下任何仇家,再加上林家大张旗鼓的狂踩,以及一些依附林家的商家,叶氏完全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

    他见叶嘉没有做声,急忙又道:“除了货款,最主要的还是大哥,大哥和大嫂涉嫌非法融资,其中几项有大哥的签名,如果这次叶家顶不住,大哥只怕要坐牢… … ”

    然后,他紧张地盯着叶嘉,等待着“三哥”的反应。

    叶嘉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仍旧十分平静:“我去参加那场晚会就有用了?恐怕不会有什么用处吧!”

    “人情,人情,要联络才会有人情,如果你和罗小姐成为了朋友,加上依依,我们也许会和罗市长重新搭上关系…… ”

    “晓波,我还以为这种桥段是女人用的,家族兴亡,男人也可以去‘和亲’?”

    叶晓波看不出他是自嘲还是讽刺,也自知有点理亏,嗫嚅道:“三哥,实在不行就算了。唉,我回去另想想办法……”

    他走到门口,伸手开门了,忽然听得叶嘉的声音:“我可以去看看,但不知道,会不会有用…… ”

    叶晓波大喜过望,回过头看着三哥,深深鞠了一躬:”三哥,谢谢你。”

    叶嘉笑笑,没有做声。

    叶氏有今天,这又算怎么一回事呢?

    幸好母亲已经去世了,如果她目睹这一切,不知道会如何痛心疾首。

    心里乱糟糟的,还没理出什么头绪,电话铃忽然响起,是医院里打来的,说是冯丰和李欢出了一点事情。

    他已经几天没去过医院了,现在听得出事,哪里还坐得下去?立刻驱车就往医院赶去。

    叶嘉赶到医院的时候,几名精神病方面的专家正在按照警方的要求,想替冯丰、李欢二人“检查”,实在不行,就得让二人“转院”。

    据说这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

    冯丰根本没料到医院还有这一招,气急败坏,大吵大嚷,说警察多事,自己绝不会负担这笔检测费用,而且侮辱了公民的人格,要警方赔礼道歉。

    李欢行动不便,自己也是被“检查”的对象,早就被两名护工“监守”起来,只在一边急得干瞪眼,一名专家正要靠近冯丰,立刻被她推开了。她的“力大如牛”,更是被认

    定有“神经病”的迹象… …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叶嘉赶到了。众人都停了下来,冯丰如获救星一般奔上去就拉住了他的手:“叶嘉,你可来了…… “

    心里那么烦乱,握住这双温柔的手,也立刻有了一丝安慰,他微笑着,不经意地将她护在身后:“小丰,别着急……”

    冯丰立刻不言不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叶嘉身上。

    “各位,这是一场小小的误会…… ”他镇定自若,“我的朋友李欢是名小说作家,小丰也在写专栏,他们俩合作想写一本科幻小说…… 把梦境当作了一个素材,所以,发生了一点误会…… 就是这样,各位请原惊…… ”

    他是这个领域的权威,那些专家也有些小道消息,据说这个奇怪的女人正是他的“前妻”。既然“前夫”都说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大家就不好再“检查”下去,纷纷客气地离开了。

    等那众精神病专家离开,门“砰”的一声关上,冯丰才恨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