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98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地啐了一口,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妈的,他们才是神经病,笨蛋,疯子…… 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不但没有

    想象力也没有科研精神,一群糟蹋纳税人钱财的米虫…… 该死的专家,还不如癞蛤蟆……”

    李欢却笑起来,哈哈的,他不如冯丰“幼稚”,早就猜想是这个结果,反倒不以为意:“你气什么?我们都完全是寻常人了,不好么?”

    “那样就抓不住叶霈了…… ”

    她嚷嚷着,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和李欢,已经彻底变得跟常人无异,这是幸还是不幸?可是,她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只看着叶嘉的脸色,然后,没有再说下去。

    无论如何,叶霈是他的父亲,尽管叶嘉绝不会袒护他,但是,在叶嘉面前屡屡提到叶霈,总不是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叶嘉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和心中所虑,正在仔细看那叠分析报告,一张张看完了,吁一口气,就连她血液里那种奇怪的因素都不见了,一切如常。

    这是这些天来,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令他的心情都开朗起来:“小丰,你都好了。李欢也完全好了。你们两个,都是不折不扣的现代人… … ”

    两人相视一笑,冯丰因了他的喜悦,也变得喜悦,就连不能指证叶霈这一点不快,也自动忽略了,“呵呵,这样就好。对了,叶嘉,我们要出院啦,在这里住着很不好,我不

    想再呆下去了… … ”

    “行。我替你们安排一下,明天就出院吧。”

    如两只即将被放出笼子的囚鸟,两人都忍不住要欢呼起来,李欢自然不会如她那般忘乎所以,很镇定地稳住情绪,转移了话题:“叶嘉,晓波现在还能稳住局势不?”

    他摇摇头,轻描淡写地:“他们自然会想办法。”

    李欢无法再问下去,冯丰见此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问:“明天出院,等你来接我们……”

    “抱歉,小丰,我有事情,我会安排阿水来的。”

    冯丰满以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谁知道他竟然一口拒绝了。她有点尴尬,干咳一声,嗫嚅道:“哦,这样啊… … ”

    李欢察颜观色,立刻道:“叶嘉,没关系,大中大祥他们会来接我们,你放心吧,就不必叫阿水多跑一趟了。”

    “行,那你们回家好好休养,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说完,他就没事人样,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冯丰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冷淡的态度,呆呆地站在原地,想了几秒钟,看他已经出去了,又追上去。

    李欢本来想叫住她,但嘴巴动了一下,没有做声,由她去了。

    电梯“丁”的一声打开,叶嘉正要进去,却被一把拉住,他微微侧了一下身子,淡淡的:“小丰,有事情呜?”

    电梯里还有两三个男女,好奇地看着这两个拉拉扯扯的人,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冯丰一点也没有松手的意思,叶嘉立刻放开了按着电梯按扭的手,电梯又合上了。

    他这才回头,看着冯丰。

    她抓着他的手臂:“叶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啊,小丰,你想太多了。”

    她固执地摇摇头。自从自己醒来后,叶嘉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是因为他的母亲去世了,还是因为家族的原因?经历了生死与共的时刻,即使不再谈什么男女之情,但是,两人

    之间也不该是如此疏离一一而且,日甚一日,叶嘉仿佛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就好像那种点头之交的朋友,甚至连朋友都不如。

    “叶嘉,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明晚即将充当的“角色”,其实,也并非真有什么必要,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好象自暴自弃向世俗的一种堕落和妥协。

    他移开目光,不敢面对她那样专注而固执的神情,口气更是淡漠:“小丰,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很多事情。”

    她松开手,神情那么失望,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不再对小丰好了

    四周的空气很凝重,令人觉得呼吸困难。衬衣的领子早就松开了,叶嘉还是拉了拉,淡淡道:”小丰,你回去歇着吧,你身子还没完全复原,要好好休养一段对间…… “他见她依旧不言不语,不自禁地放柔了声音:”李欢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跟他在一起,我很放心…… “

    这一刻,冯丰不知怎么想起被叶霈关押时,自己和李欢的那段“亲密的表演”,那个时候,叶嘉应该是在外面全部看到了的。

    是这个原因么?

    她张张嘴巴,想解释什么,可是,根本就无从说起。她悄悄伸出手,想拉住他的手,电梯响了一声,停下,又打开,叶嘉装着没看见她伸出的手,一步就跨了进去。

    过了半秒他才转身,电梯合上的一刹那,他看见冯丰孤零零地靠在墙上,削瘦的身子,眼里掉下泪来。

    他心里一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心里充满了一种强烈的痛苦,她才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经历了无数的痛苦绝望和悲伤,自己也曾经无数次地立下誓言,只要

    她能活下来,只要她能活着,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对她好,让她以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幸福。

    可是,她还没走出医院,自己就违背了誓言。

    他低叹一声,不如此,自己又能如何呢?

    三个人的世界实在太拥挤了,爱情从来都是独木桥,除了离开,自己还能有什么选择?以前,仗着“千年的缘分”,自己还能在李欢面前保有巨大的优越感。一直深深地坚信着:小丰是爱自己的,如果两人不能够在一起,一定不是因为不爱,而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是因为家里的阻力,自己总要想办法做好,直到尽善尽美,直到完整地拥有自己最心爱的人… … 也有无数次,他曾驻足在婚纱店外面,看着那些漂亮的婚纱出神,深深后悔自己浪费了那么多的好时光… …

    可是,现在呢?迦叶是迦叶,叶嘉是叶嘉一一

    自己是谁?迦叶的替身?还是披着迦叶旗号的爱情骗子?

    如果没有了“迦叶”这一重身份,自己又还剩下多少爱情的筹码?仅有爱还不够,那又还需要什么呢?

    如果小丰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迦叶”,她还会爱下去么?还会那么义无反顾地投入了?

    其实,自己不但不是“迦叶”,自己的父亲、母亲,还给予了她极大的伤害,几番让她命都差点保不住。

    这些,都是自己打着“迦叶”的幌子,替她犯下的罪孽。

    心底最深处,仿佛某一种被压抑了的愤怒要咆哮出来,电梯打开,走出医院大楼的一刹那,他低低地骂了一声:“迦叶,你这个混蛋!”

    内心里,仿佛有人在一遍一遍地重复,叶嘉,你才是混蛋,你是个真正的混蛋!

    叶嘉,迦叶,时而两个人,时而一个人,天人交战,一遍又一遍!上车,发动车子,开出几十米远,只觉得左肋的某个地方,一直在疼痛,从隐隐的到剧烈的,疼得仿佛直不

    起腰来… …

    是那块“箭伤”的胎记,是迦叶被射杀时候留下的痕迹。

    迦叶,自己身上的一部分或者大部分,全部是他的记忆。

    他紧紧咬住牙齿,不让自己呻吟出来,那是报应吧,是自己对小丰冷淡的报应,仿佛有一种来自宇宙的神秘的力量,只要自己对她稍有冷落,就会受到惩罚。

    这是什么样的惩罚呢!

    他笑起来,忽然觉得十分安慰,今后我再也不会和她在一起了,也不会对她好了,就请上帝收回我的一切吧,包括我的生命。

    外面是火辣辣的太阳,看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都凝固了,仿佛这个城市不再有黄昏,一切都会在橙色的高温下,被融化殆尽… …

    冯丰回到病房,只见李欢已经试着站起来,拨弄着窗台上不知是谁送来的一束花。很大很漂亮的一束玫瑰,他转身,看见冯丰站在自己身后,瞪她一眼:“干嘛走路不声不响

    的?想吓我?”

    她强笑道:“因为我没有穿高跟鞋嘛。”

    “对了,我很早就想劝你别穿高跟鞋了,想想,那脚该多难受啊,而且走路那么响,既不礼貌,又制造噪音… … ”

    冯丰第一次听说女人穿高跟鞋是“不礼貌”的事情,哑然失笑,难道出去聚会,应酬,所有女士都穿一双球鞋才是礼貌?不过,穿球鞋的确比穿高跟鞋舒适多了就是了。

    她嘟嚷道:“我本来就矮,不穿高跟鞋就更矮啦… … ”

    “矮子又如何?我又没有嫌弃你,谁还敢说什么?”他从那束花里抽出一支玫瑰递过去,“好不好看?”

    “好看。”

    她接过,又随手放在一边,恹恹地坐在病床上,嘟着嘴巴:“李欢,我们应该今天就出院的,呆在这里太没有意思了。”

    “嗯啦,我也觉得没劲透了。呵呵,不过只是多呆一晚而已,明天一早,大祥就会来接我们出院的。”

    “唉,那就只好多熬一晚啦。”,

    说完,她就躺在床上,闭着了眼晴:“我早点睡,睡着了,时间就没有那么难熬了。”

    “又不是猪,这么早就睡?小心把头睡扁了… … ”李欢走过去,坐在她的床沿上,“等一下要吃晚饭了,吃了再睡… … ”

    她侧一下身子:“我不想吃啊。”

    李欢暗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见她躺在床上,仍旧是那种小孩子一般的姿势,曲着身子,好像一只虾米。

    不一会儿,护工已经送饭进来,李欢看一眼,只见她背对着侧身躺着,好像睡着了,只轻轻示意护工放下,自己也觉得毫无胃口。

    护工刚一出门,李欢就见她咕噜着又翻身坐起来,脸上带着微笑:“我还是吃一点吧… … 不过,我吃一碗,你起码得吃三碗,今晚有猪骨汤,你多喝点,把你的腿补成猪腿 … … ”

    李欢笑起来,这一刹那,心里有点酸楚,经历了许多事情,冯丰不再是那个倔强而固执的冯丰,即便她再不想吃晚饭,但是,她怕自己的腿很久不能复原,所以,立马又强颜

    欢笑地陪自己吃饭。

    “唉,李欢,这个猪骨汤味道不怎么好那,不过你还得喝,喝得越多越好……”她一边盛汤,一边啰嗦的吩咐,“出去自己熬才好,珠珠的婆婆教过我,如何把骨头汤熬得雪

    白雪白,这汤的颜色不对,不是上品… … ”

    “呵呵,回家你给我熬。”

    “行啊。我给你熬汤,交换你的笋子炒鲜虾,呵呵,我可不能吃亏… … ”

    没有爱么?谁说一点也不爱?相濡以沫,难道不是一种最高境界的爱?他笑起来,心里充满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的感觉,傻傻的,她每盛一碗,就老老实实地喝一碗,不知不

    觉已经喝了五碗,肚子都撑起来了,才反应过来,瞪圆了眼睛:“你故意整我的?”

    她笑得合不拢嘴:“你自己想变猪坚强,还怪我?你自己说的,最好积蓄100公斤肥膘,地震来了,饿个三五十天也不成问题的… … ”

    两人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

    夜深了,两人都觉得有点困了。

    冯丰关灯,有些口齿不清的:“李欢,睡觉啦,我觉得好困呀… … ”“嗯,早点休息吧。”

    这一夜,李欢一直不曾合眼,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对面病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这是她的习惯,每当她有什么心事时,就会整夜整夜的失眠,不停地这样折腾来折腾去。

    她的心事又是什么呢?

    “李欢,如果还能活着出去,我就嫁给你!”

    言犹在耳,他忽然忍不住那股强烈的冲动,一定要问个清楚,这话究竟还做不做数。不知想了多少遍,鼓了多少次勇气,他终于还是开口:“冯丰… …”

    只有她的呼吸声,轻轻的。,

    他又叫一声:“冯丰… … ”

    这一次,她清醒地听见了,在黑暗中,看着他的方向,声音有些嘶哑,好像感冒了的样子:“李欢,怎么啦?你还没有睡着吗?”

    “呵呵,没有。你呢?一直都在想什么呢?”

    她没有做声,黑夜里,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冯丰,有一件事情… … ”

    “李欢,我想告诉你… … ”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然后,两人就一起笑了起来,哈哈大笑。

    “喂,李欢,深更半夜的,小心吓到别人。”

    “行。我不笑就是了。对了,冯丰,你刚才想说什么?”

    她反问:”你又想说什么?”

    “你先说。”

    “不,你先说。”

    李欢很固执的,寸步不让:“我先问的,你先告诉我。”

    “你这人,先说会少一块肉啊?呸,什么意思嘛。”

    他还是很固执:“不,你先说。”

    冯丰不再笑了,静静的,仿佛经过了深思熟虑,语调十分平静:“李欢,还记得不?我答应你的,只要我们能活着,就嫁给你!”

    “记得… … ”

    “出院后休养一段时间,等你的腿完全好了,我们就结婚吧。”

    求婚和极致缠绵

    黑暗中,有好一会儿李欢摒住了呼吸。心里跳得咚咚的,仿佛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沉默,许久的沉默。

    冯丰只能听到他的心跳,却不见他说话,自己的心也跳得很快,好像有人拿着榔头在敲打,疼痛、激烈的翻涌:“李欢……”

    “冯丰,你这是在向我求婚么?”

    李欢的语气怎么那么奇怪?

    求婚不该是男主角拿着玫瑰、戒指,说上一大卡车甜蜜的好话,甚至还会点着烛光……如此种种,浪漫美好……

    而自己却躺在病床上,在黑暗里,还是自己先开口,偏偏别人又不回应。

    她有点尴尬,好一会儿才讪讪地开口:“你,不乐意么?”

    李欢微笑起来,这一刻,巨大的喜悦像砖头一般压在心口,等这一刻也不知道多久了,一千年还是和她在一起后的这几年?无数的风风雨雨、悲欢离合,甚至是生离死别……才明

    白,有些人,一生中,真的只会单恋一枝花。狂喜里却又隐隐地悲哀,两种情绪交织,胸口堵塞,喉头翻涌几下,终是说不出话来。

    她的声音更低了下去,似乎有点底气不足,毕竟一个女人要先开这样的口,本来就是需要勇气的:“李欢……”

    他仍旧没有做声。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起那次决裂,李欢的那番话,他不是因为爱,是为了报复,她心里慌乱起来,惴惴的,难道还有另一次“报复”?可是,心里怎么能相信呢?经历了这一切,即便怀疑自己,也绝不会再怀疑李欢了。

    但是,他为什么不说话?

    幸好是黑暗中,她双颊滚烫也没人能看见。她悄悄侧了个身,躺在了里面,用手轻轻盖住脸,有些自嘲地想,就当自己是自言自语吧。李欢,他也许已经睡着了。

    可是,很快,一双滚烫的大手就搂住了她的腰,她吓了一跳,刚张开嘴,他已经极其温柔地轻轻扭转了她的身子,很快,那么狂热的吻就封住了她即将出口的惊讶……

    辗转反侧,唇舌吸允,透不过气来,夏日的阳光仿佛在黑夜里探出头来,火辣辣的,要溶化万物。

    这是一个异常激烈的吻,两个人都那么投入,仿佛世界到此静止了,什么都不存在了,空气里流动的,全是爱的气息。李欢丝毫也没有客气,大张旗鼓地在行使自己的权利,也是

    期待了许久的,他理直气壮,满心甜蜜。

    冯丰整个人已经完全变得软绵绵的,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偷空了,眯着眼睛,躺在他的怀里,浑身烫得厉害,心里却是清凉的,倦倦的,却十分舒适,仿佛喝了许多醇酒,有种微醺的懒洋洋的感觉。

    他紧紧地抱住她,额头碰着她的额头,细细地从她的眉毛亲吻到嘴巴,这是一次和风细雨一般的亲吻,不若刚才的疾风骤雨,却更是缠绵,仿佛有一种力量,要把身体里潜伏着的

    所有的柔情蜜意,调动到极限……

    “丰……”

    “嗯……”

    他这样叫一个单字,她依稀记得某一次,意乱情迷的时候,他也这样叫过自己,仿佛独门的标志。

    “我爱你。”

    “嗯,我也是。”

    这话,她没有考虑过,根本就不需要思量,是随口说出的,那么自然。

    他笑起来,一低头,趁她不备,舌头已经滑入她的嘴里,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嘴里的空气已经被这个侵入者争夺得差不多了,而且,还不肯善罢甘休……

    等他放开时,她已经只能贴在他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呼吸,又忍不住,“咯咯”地就笑起来。

    他也和她一起笑,他本以为,被关着的时候已经是两颗心最紧密的时候了,现在才发现,心和心的融合,是无止境的,完全可以合二为一。

    感觉她的身子动了一下,他将搂着她的手松开了一点儿,贴在她的耳边,闻着她发间的香味:“丰,我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美好……”

    “呵呵,你是个傻瓜……”

    “做傻瓜不好么?”

    “好。你是大傻瓜。”

    他笑得十分愉悦,好一会儿才再开口,小心翼翼的:“可是,我们还是先不要结婚,好不好?……”

    她讶然地立刻反问:“为什么呀?”

    也许是她挣扎的一下正好碰着了他的伤腿,他轻轻哎哟一声。

    她想从他怀里坐起来,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在意自己的伤疼,仍旧搂紧她,她能听到他十分急促的呼吸声,一丝发丝垂向,他轻轻地贴脸摩擦一下,痒痒的感觉。

    这就是人么常说的“相濡以沫”、“耳鬓厮磨”么?

    这可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可是,她还是没有忘记追问:“李欢,为什么呀?”然后,语气变得狐疑起来,“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呀?”

    “唉,傻瓜。”他侧身搂着她,一口气呵在她的脖子上,暖洋洋的,“我的腿还没有好,哪有瘸腿的新郎?多难看呀……”

    “我又没说明天就结婚。”她的口气恶劣起来,“我会等你的腿好了再说的……”

    “最近发生了这许多事情,叶家巨变,叶霈又隐藏起来,只怕随时会卷土重来,我想等事情稍微平息一下再结婚也不迟……”

    叶霈,叶嘉!

    原来是刻意在这一刻忽视的名字,李欢为什么又要提起?

    她心里忽然有些愤恨,语气变得淡淡的:“你以为我是迫于自己的诺言才不得不嫁给你的么?”

    “不,我坚信你是因为爱我。我了解你,如果没有爱,无论如何你也不会答应的。”

    她没有做声。

    “可是,我们在这个时候结婚显然是不明智的,至少,应该尽力帮助晓波,他现在挑着叶家的重担,面对的确是四面楚歌的窘境。我向来把晓波当我的兄弟,叶霈的所作所为,他

    们毫不知情,叶家的代价,不应该由他们来承担……”

    他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叶嘉。在这场巨变里,叶嘉,可谓是一个最无辜的受害者,自始至终,他并未卷进家族的一切,如今却要承担大厦将倾的一切。

    她的鼻子有些不通气,声音也有点儿沙哑:“李欢,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太坚定的人。也许,以后我会反悔的。我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拒绝的,以后,你可别后悔……”

    “不,我没有拒绝!”

    这是自己这一生最重要的把握,又怎么会拒绝呢?

    他的语气十分坚定:“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坚定,甚至,比我还坚定!我不会后悔!我完全相信自己的感觉,也相信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会输给叶嘉……”

    那么嚣张的口吻,他凭什么啊?

    他仿佛对她的心思一清二楚,很自然地替她接了下去:“凭你爱我。现在,你已经开始爱我了。这就是我的优势,我凭什么不能自信?”

    她有点儿失神,忘了和他争辩。叶嘉,此时孤独寂寞的叶嘉,他又在做什么呢?

    他的语气再次变得那么温柔:“我得到消息,林家、c市的市长,都对叶家落井下石……晓波,他根本就应付不过来。其实,我并不在乎叶家会不会就此倒下去,但是,我很想帮帮

    晓波……”

    这些人,都是叶嘉得罪过的,她一直是清楚的,叶嘉是家族的叛逆者,但是,家族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他的“招安”,一次又一次门当户对的“相亲”,一次又一次被他搞砸,如此,接下的罅隙就越来越多……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较之叶晓波。叶嘉承受的难道不比他更多?他只是默默的,不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他母亲的去世,更是给了他难以想象的打击。

    如果自己此刻和李欢结婚,对他来说,又将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

    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这难道就是自己对他的回报?

    可是,如果不快刀斩乱麻,以后又该如何继续下去?

    李欢,他其实是一个笨蛋,是一个最大的笨蛋,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坚定的人,尤其是在叶嘉面前,从来是不到五分钟就会举手投降的。

    某些人,总是某些人的克星。

    叶嘉就是自己的克星。

    好像生来就是注定的相逢,一相逢就是永远的亲密无间。

    现在,自己要将这种亲密亲手斩断,李欢,他竟然不允许!

    她心里忽然觉得委屈,无比的委屈,李欢,是在利用他的魅力和实力进行一场感情的豪赌?不在对手落魄的时候趁胜追击,他要赢得光明磊落。

    可是,这光明磊落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狠狠地在他的腿上重重地捶了一下。

    他疼得“啊哟”一声,笑嘻嘻的,又抱怨的,“想谋害亲夫啊?”

    “滚你的,谁愿意嫁给你?哼。我决定了,取消诺言,再也不嫁给你了,一辈子都不嫁给你了。”

    他的声音严肃起来:“你完全可以不嫁给我!”

    “好,你记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你可以不嫁我,但我一定要娶你。这并不矛盾吧?嘻嘻……”

    她又气又恼,面向墙壁,无论他怎么说话,都在也不肯理睬他了。

    黑暗中,他抱着她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心里不是没有挣扎过的,她以为,自己不过是想赢得一个光明磊落,天知道,自己为得其实并不是叶嘉。

    而是为她。

    给她一点时间,让她想明白,想清楚。

    既然好不容易才活下来,以后她的义务就是要“幸福”!幸福地活好每一天,而无需心存遗憾,心存歉疚,心存悔恨。

    只有这样,自己也才能真正获得幸福。

    这一刻,她做出的冲动的决定,是做不得数的,否则,就不会在白天看着叶嘉那么冷漠的表情,追出去流泪了。因为爱啊,更是不能让她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

    可是,她终究不止是因为“承诺”才向自己“求婚”的,否则,也不会有刚刚那样热烈的亲吻。

    谁说自己就会输给叶嘉呢?他笑起来,心里是那么笃定的感觉。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叶嘉面前,也占了一点点上风了。

    哪怕是很微小的一点点,这可是爱的上风,比一切都重要。

    他心里更是甜蜜,轻轻咬一下她的耳朵,她嘟囔一声,胡乱地伸手推他,这一推,正推在他的关键部位,她却根本就没发觉,只顾着生气。

    可是,他却觉得受了一次甜蜜的酷刑,强烈的欲望几乎要决堤奔涌。心里忽然对自己的决定后悔起来,其实,没有谁比自己更迫切地想结婚了,最好明天就结,不,今晚就结,马

    上就结婚!

    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自己都迫不及待地想做某某人的“丈夫”了。

    因为有些“权利”,是只有丈夫才能正大光明地行使的。

    “丰,我后悔了,我又想结婚了,怎么办?……”

    她假装没听到,还均匀地发出熟睡一般的声音,一点也不理睬他了。

    他苦笑一下,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

    下午五点,叶晓波打来电话,东拉西扯的。

    叶嘉随口回了一句,末了,才淡淡道:“晓波,我记得这事,一个聚会,对吧?”

    叶晓波很尴尬地笑了一声:“我和依依也会去的,都是熟人,就当朋友聚一下……7点开始,记住哦……”

    叶嘉没有再说什么,相亲也好,聚会也好,都没什么关系,只是,他有点怀疑,那个什么罗小姐,自己去了,就会买账?

    晓波,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这个时代,人人都精于算计,情感的力量已经变得非常薄弱了,“美男计”,还能如此畅行无阻?

    他摇摇头,出神地盯着桌子上那帧照片——那是自己和小丰的“结婚照”。

    看了许久,他将照片收起来,锁在柜子的最下层,同时,从里面抽出一份东西,那是两人签署的“离婚协议书”,两人都签了字了,只要办个手续,就彻底生效了。

    他这才惊觉,原来,自己和小丰,早就不再是“夫妻”了。

    这个东西,自己不能再拖延着了,可是,从结婚证到“离婚证”——中间的距离,又何止是千里万里。

    他按住自己的左肋,疼,说不出的疼痛,每一次,只要想到决裂,就仿佛有人拿什么东西在剜自己的那根骨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迦叶,你这个恶贼……你不能爱,为什么还不许我放弃?”他低吼一声,用力地捶打着那个疼痛的地方,“迦叶,你给我滚出来……”

    可是,“迦叶”并没有滚出来,只在心底,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发出嘲笑的声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这个只会逃避的懦夫……懦夫……”

    他徒然站起来,转身就冲了出去。

    刚上车,手机响起。

    他看了看号码,“小丰”两个字在屏幕上跳跃,还有她自己设立的那个奇怪的来电显示,那么特别,那是她专属的。自从她设立后,他就从来没有改变过,甚至没有再换过手机。

    他没有接听。

    响了许久,终于挂了。

    他松了口气,又说不出的失望。

    可是,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起来,不屈不挠的,震耳欲聋。大拇指都按在了接听键上,他犹豫着,又放下。

    好像一个不洁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到什么地方去,要去做什么。

    如果她知道了!

    如果听到她软软的声音,自己又怎么能够坚持下去?

    现在再放弃,又有何意义?

    他又放下了手机。

    手机还是响个不停,仿佛打电话的人一直在按重播键。一声一声,他几乎要崩溃了,干脆关了手机,狠狠扔在了后座上

    这是一个极其精致的小院落,红砖碧瓦,围墙上的爬山虎,绿得如四面绿锦织就的屏风,干净、整洁,幽美而舒适。

    叶嘉原本以为市长千金是什么灯红酒绿的宴会,没想到却是这样中式的,甚至很有点古典气息的环境。

    客人并不多,一个个好像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不过叶嘉一个都不认识,并非叶晓波所说的是什么“熟人聚会”。

    罗小姐一见他,很礼貌地迎上来,神情落落大方,并未表现如熟稔的样子,而是如初次的见面,一切都恰到好处。

    他四处看看,并未看到叶晓波,罗小姐善解人意地提了一句:“依依他们在路上,就快到了。”

    大厅的一角,是一个弹钢琴的女子,长发垂在腰际,如柔顺的瀑布,清雅迷人。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嘉觉得钢琴曲也不过尔尔,并不是什么天籁之音。

    不过,在座的人显然都很有“品味”,一个个听得十分投入,无不保持着绅士淑女的风度,好像全部是大师级的人物。叶嘉观察人物的时候比听琴的时候更多,以前,他更少关注

    人生百态,现在才体会出真正的人情冷暖,仿佛大家在演一场无声的戏。

    一曲终了,一个很清秀的男子拿一束花走到钢琴旁,神态颇为殷勤。然后,弹琴的女子缓缓回头,神态高雅,仿佛公主一般。

    竟然是林佳妮!

    河东狮吼和离婚证

    林佳妮一只手放在胸前,很优雅地向众人行了一礼,立刻博得一阵如雷的掌声。她的目光缓缓在大厅里柔和地扫了一圈,看到叶嘉,却见他也淡淡地看着自己,还带了微笑。

    叶嘉竟然如此平静。

    所有精心设计的一切,仿佛都打了一个折扣。

    不过,她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叶嘉肯来,这就是他低头的第一步了。想想,要是往日高高在上的叶嘉、清高出尘的叶嘉,怎么肯来参加这种根本不认识一人的“聚会”呢。

    她笑起来,那个很清秀的男子牵起她的手,那是一个时尚界非常著名的男模,不过是她的临时的男伴而已,林家独生女进入林氏集团历练的消息早就已放了出去,不知引起多少豪

    门的震动,这屋子里的男人,看她的神色,无不令她觉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公主。

    当然,她并没有忘记这是谁的地盘——那个聚会的女皇,市长的千金。

    她走过去,微笑着,罗小姐给了她一个拥抱,在一边的姗姗走过来,轻轻敲掌:“佳妮,你的琴弹得越来越好了……”

    另一个男士立刻道:“这才是真正的才貌双全……”

    她嫣然一笑,不经意地看过去,叶嘉正在和另外一个女子说话,那个女人她认得,是圈里著名的女强人,铁娘子,叫赵小美,相貌一般,身材丰硕,大嘴巴笑得像血盆大口。

    叶家落魄的事实显然没有影响叶嘉的受欢迎程度,她有些愤愤的,他凭什么还能在聚会上大出风头?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叶嘉的样貌,叶嘉的身份,只记得那个伤害过自己的男人,那个醒来时,把自己从床上拉下来,象一块破布一般扔在地上的男人——那一刻,他甚至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当着他母亲的面,以及那个昏迷不醒的女人。

    惟其如此,更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耻辱。

    她生平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才恨得夜不能寐。这两年,也不知交了多少男友,看惯了多少风月,无论是相聚的还是分手的,没有一个男人不对她殷勤备至——除了叶嘉!

    现在叶家落魄了,他既然肯来这里,不就是他低头的开始么?

    叶嘉高贵的头颅,终于还是低下来了。

    她觉得开心,就笑了起来。

    赵小美这一晚上都非常开心,她父亲是一个大煤矿主,挣钱后,进军房地产,前十年是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她领军进入,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她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离婚后,跟

    许多女强人一样,从此再无可以匹配的合适男子出现,一直单身。

    一看到叶嘉,她立刻眼前一亮,天下竟然有这般的男子。心里砰然乱动,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可是,她的身材跟她的名字完全是个反比例,当她露出那种羞涩的时候,叶嘉觉得

    胃里有点不舒服,仿佛自己是某一头被展览的动物。

    事实上,今晚上的鸿门宴,罗小姐、林佳妮……都是跟自己有罅隙的女人,尤其是林佳妮。

    他自嘲地暗道,难道今晚是所有的女子联合起来,对自己的报复?

    这些,不是花花公子才会遇到的么?自己从来不曾花心绯闻多,为什么也会遇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一个声音在耳边,一如既往的轻柔,甚至还有一丝甜蜜:“叶哥哥……”

    他也淡淡地:“佳妮,你好。”

    “呵,叶哥哥,你喜欢我今晚弹的曲子么?以前,我给你弹过的……”

    “是呢?抱歉,我很久没有听过音乐,退化了,都忘了名字”他歉然地笑笑,神情非常自在。

    “叶哥哥真是忙人事多。今晚为什么有空来这里呀?”她小女孩子一般捂着嘴巴,“是不是因为罗小姐请客啊?”

    罗小姐被叶嘉忽视的消息,她也有所耳闻,传闻中,罗市长因此,虽然没有对叶家落井下石,但也绝无任何援手。按照罗市长和叶霈的交情,这本来是令人意外的。

    如今,叶嘉来这里,用意自然不言而喻。

    叶嘉自然听出她话里的挪揄,只微笑着没有回答。

    这时,她看见罗小姐正挽着一个高大男士的手,神态较为亲昵,她的目光收回来,丝毫也不放松:“叶哥哥,看来你是来错了吧?看来你是没什么机会了……”

    赵小美听不懂两人在打什么哑谜,觉得这个小妞真是扫兴,加上她一向觉得这些娇小姐,化妆打扮是好手,做生意就未必是好手。见她一个劲啰嗦,就有些不耐烦起来:“叶先生,听说你在非洲有许多有趣的见闻,讲几件听听吧……”

    叶嘉尚未回答,林佳妮已经接过了话茬:“赵小姐,叶哥哥现在哪有心情给你讲那些?”

    赵小美听出她话里有话,正好有人招呼她,她就往人群里去了。

    这一角落,只剩下叶嘉和林佳妮二人。

    她脸上甜美的笑容一点也看不见了,语调也变得冷冷的:“真没想到堂堂三公子,也开始走女人路线了……”

    叶嘉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她的声音压得非常低:“就算你把自己卖给罗小姐,叶家也休想轻易翻身了……”

    叶嘉淡淡一笑:“其实,我并不在意叶家是不是还能翻身。”

    “哈,你大哥呢?你大哥坐牢你也不介意?”

    “他如果做错了事情,遭到法律的惩罚也是应该的,如果没错,法律自然会还他以公正。”

    “这话说得真是漂亮,”她的眼睛一瞟,又是那种很甜美的笑容。还带了一点儿天真的神情,“既然你什么都不在乎,又何必来这个地方?”

    好像被戳到了一处软肋,叶嘉依旧面不改色,语气还是淡淡的:“我自然也是在乎的。”

    她像抓住了什么把柄,提高了一点声音:“所以,你就想来求罗小姐?”

    他还是没有做声,这个时候,跟这样一个充满恨意的女人解释,实在是不理智的事情,何况,自己有什么必要和她解释么?

    林佳妮笑得十分得意:“叶嘉,这也许是你最后的挣扎了,低下你高贵的头吧,尽管秀吧,趁你还有几分色相,也许,罗小姐会说服她父亲回心转意,也未可知……”

    真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

    最粗俗的,往往最有杀伤力。脱去天真的伪装,露出市井一面的林佳妮,原来是这个表情。叶嘉也不觉意外,神情还是很平淡,只拿起一杯酒,慢慢地喝了一口。

    男伴已经走过来了,林佳妮更压低了声音:“叶嘉,你做什么都没用了,我一定会让叶家彻彻底底垮下去的……”

    “佳妮……”

    男伴的声音响在身后,她回头,微笑如花,挽住了男伴的手:“碰见一个熟人,刚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

    叶嘉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这才看见罗小姐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的对面,那种了然的目光,仿佛听到了林佳妮刚才说的一些话。

    尽管明知道今天来不过是自取其辱,叶嘉也被这样的目光看得一阵心寒。真正的高手才是伤人于无形的,林佳妮跟她比,简直太小儿科了。

    罗小姐带着那种了然的微笑,好像风水在轮流地转,这个世界多奇妙呀,那么一个高傲无礼的男人。

    她自然不会如林佳妮一般怨恨,态度十分矜持,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这个聚会要是放在去年的今天,那个叶嘉肯定不知是多么尊贵的座上宾,但是,到了今天,就掉价了,尤其,

    她还心知肚明他的目的——那是依依已经多次透露过的。

    她的话客气而有些高高在上:“叶先生,今晚客人太多,招呼不周请原谅。”

    叶嘉微微颔首,自己也并不是来做客的。是来偿还的——因为自己叶家三公子这一身份而还债。

    自己只要登上了这个大门,就是屈服的开始,这一点,就连林佳妮都毫不掩饰地指了出来,自己,也实在没有再掩饰的必要了。

    并非能屈能伸,而是事实求是。

    也许是他这种平静的态度,仿佛真是一个来做客的普通人,甚至他自始自终没有提到他的家族一个字,她倒忍不住了,纯粹是朋友的一种口吻:“我听依依说,叶家财务上最近有些危机?”

    他摇摇头:“我对家族的事也不太清楚,实在是回答不上来。不过,情况不太好,倒是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