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100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汉,近年来,这个城市的流浪汉越来越多了。他穿一身很破烂的衣服,鞋子也是破烂的,两跟大拇指都从前面磨破的洞里钻出来,发处阵阵臭味。

    要是在往常,叶嘉一定掉头就走,可是,今天,他却仿佛什么都没有闻到。他也像旁边的流浪汉一般,随意躺在那座长椅上,完全没有了平素的风范和气质,意识里,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流浪汉。

    无处可去,无家可归。

    那是心灵的归宿——再也找不到了。

    疼,疼得眼冒金星。

    他忽然一拳垂在椅子铁背上,有个声音在心底发狂怒吼:“迦叶,你这个混蛋,就是你欺骗我,害我!你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她爱的是你!也许,她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不过是你的替身……”

    心里那么悲愤,那是一种长期被欺骗,也自我欺骗后的痛苦的爆发,自己不是迦叶,迦叶不是自己!

    那么,自己是谁?

    自己是谁都已经弄不清楚了。

    小丰是迦叶的妻子,不是自己的,自己好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第三者,莫名其妙地顶着迦叶的躯体,招摇撞骗。

    他锤了几拳,纠结在这个困惑已久的“我是谁”里,像一个彻底迷失了方向的人,忽然失去了生活的目标。

    他曾经苦读过哲学,可是,这天下,还有什么命题,能比这个更大呢?

    眼冒金星,天人交战,脑海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反击,那么严厉:“你这个笨蛋,你就是我!你就是迦叶,你是我的灵魂,也是我的肉身……我不过是偶尔游离 出去了,而你,因为有了肉身的拖累,所以只能是寻常人,你一消失,我也就消失了。你就是我!”

    他听着这个严厉的斥责,几欲抓狂:“滚开,迦叶,你又想骗我!可是,你知不知道,就算我不是你,我也爱她,我爱小丰,是叶嘉爱小丰,不是你迎叶!”

    “既然爱她,为什么还要放弃?”

    “因为,我怕她爱的是你,不是我!”

    那个心底的或者发自天边的声音忽然笑起来,带着淡淡的嘲讽:“叶嘉,你就这么没有骨气?非要靠着我才能让她爱你?难道你就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她真正爱上你?或者,你认为你根本就及不上我,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爱你?”

    “放屁!”

    他骂了一句平生也没有骂过的粗话,一挥手,仿佛要赶走他:“迎叶,你算什么东西?小丰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她是嫁给我,不是嫁给你的……是我爱她,不是你,不是你迦叶……小丰是我的妻子!”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跟你毫无关系。而且是你亲手放弃的。没又了迦叶这根拐杖,叶嘉,你就一步也站不起来,你这个孺夫,连得到一个女人的爱情的本事都没有!”

    他怒不可遏,猛地一拳挥过去,却打在空气里,软绵绵的,仿佛一个梦游的人。

    “哈哈哈……”迦叶大笑起来,笑声虽然带了鄙夷,却还是温和的,“有一次,我问小丰,如果可以去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可以见到我,问她去不去……”

    叶嘉迫不及待:“她怎么说?”

    “她说,那个世界看不到叶嘉,所以,她不去……即使因为迦叶,她也不肯断然离开这个世界!”

    像被打了一支强心剂,叶嘉欣喜若狂,几乎要跃起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你是个蠢才,奇蠢无比的东西,那个奇怪的声音就连指责也是那么温和,仿佛内心的一种反省,“你别得意得太早,她那句话是这样说的,那个世界看不到叶嘉,也看不到李欢,你的对手很强大,叶嘉,情场如战场,比起李欢,你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他毫不在意:“小丰爱我就是我的优势!”

    “你现在还能这么肯定? 不再纠结于自己是迦叶,还是叶嘉了?”

    叶嘉笑起来:“你又何必再管我是叶嘉还是迦叶?你也说了,即便因为你是迦叶,她也不愿随你离开,可见,她是爱我的……迦叶,你也给我记住,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迦叶非常耐心地纠正他:“不是,你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了我也不后悔!我不是因为你才爱小丰。迦叶,我不沾你这个光!我把所有不愉快的东西都扔掉,我会和小丰重新开始以我叶嘉的身份,从此,小丰跟你迦叶毫无关系了,再追求她的人,叫叶嘉了……”

    那个温和的声音笑起来,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却立刻又变得严厉:“现在,你和李欢都是处于同样的起步阶段,你一点比他优越的地方都没有了,你条件还不如他!李欢是什么样的人你自然清楚!你要想重新获得幸福,除了付出真心和关切,再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我从来没有怕过李欢!我怕的只是自己成为你的替身!”

    “好那你就好自为之。”

    叶嘉正要回答,脑子里却“嗡”的一声,他忽然睁开眼睛,天空刺眼的阳光从树缝里照射下来,好一会儿睁不开。

    他从长椅子上坐起来,前面不远处,依旧躺着那个流浪汉,正鼾声大作,何曾有“迦叶”丝毫的影子?

    原来自己竟然是做了一个梦!

    可是,梦里的一言一语却历历在目,好像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肋骨隐隐的疼痛不知什呢时候已经停止了。他站起身,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手机再次想起,是叶晓波打来的,声音十分急促: “大哥出事了……”

    他心里一紧,立刻跑出去拦了一辆车往家赶。

    太阳很发,从出租车的窗口照进来,身上汗流浃背的,却不如道热,感觉似乎很迟钝,就如当初被叶霈抓住给长生花“输血”的时候,一切都麻木了。

    人们都认为,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是因为他们不明白,有些时候,活着并不比死了更愉快。

    死并不艰难,活着才不容易。

    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她拉开车门就走。

    “喂,小姐,你还没给钱呢!”

    司机以为遇到坐霸王车的,态度很不。好

    她这才想起,从包包里随意抽出一张百元的钞票给他,又继续往前走。

    “小姐,还要找你钱呢……”司机拉开车门追上来。

    她又停下,接过司机找的零钱

    “这人,神叨叨的”出租车司机以为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摇摇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样了?作孽哟……”

    她没有听见,踏着正午的阳光,一步一步往家里走。

    抬头,她看见李欢站在阳台上,瘸着一只腿,很大的一棵法国梧桐树有楼那么高,也遮住了他的阳台,令他如站在一片树丛里,面孔有些朦胧。

    他看着她,眼神里带着那么深刻的了然、同情、关切、爱护、理解……

    她走到过道处,这时,已经看不见他了,却能看到他的门,久在自己的隔壁。她轻轻推门,门是虚掩着的,她几步就走了进去。

    客厅里开着空调,非常凉爽,一进去,那种身子被炙烤的感觉就淡了下来,汗水也仿佛在迅速凝结,粘在身上成为一些一些的盐粒。

    李欢已经走了进来,站在客厅里。

    茶几上放着好几种饮料,冷的热的、酸的甜的,从矿泉水到蒙顶黄牙浸泡出来的清茶……都是她平素喜欢的。她在边上取了一罐冰冻过的王老吉,清火的,一口喝干,然后,在沙发里坐了下来,脑子才慢慢地清醒了一点儿。

    李欢在她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紧紧的,柔声问她:“饿了么?”

    她点点头。

    “我们先吃饭吧”

    “嗯”

    餐厅里。

    餐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四角绣着鸳鸯荷花,淡雅清新,坐在旁边的人,还没吃饭,仿佛先闻到一股荷花的清香。

    雪白的桌布上,放着四菜一汤:笋子炒鲜虾、龙须笋烧兔子、金针排骨、白灼菜心,一盆颜色雪白的藕汤,每一样,都是冯丰喜欢的。

    两个碗,是一模一样的景德镇出品的骨瓷小碗,暗色的花纹若隐若现,筷子是淡红色的象牙筷,细细一看,只有头上有细微的差别,一双的梅花向左,一双的梅花向右,是那种情侣筷子。

    心里有了一丝暖意,她动手盛饭,微笑起来:“李欢,这些都是你做的么?”

    “我叫人买好了材料,也没花费什么功夫,很简单的。”

    他轻描淡写,可是,看这样的餐巾,那简单菜式的复杂花样,里面的心思,谁又计算得清楚呢?

    她吃一只鲜虾,咯咯笑起来,仿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真是好吃,我很喜欢。”

    他也笑起来,又夹两只在她碗里,柔声道:“慢慢吃,以后,无论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嗯。”

    也许是太饿了,也许是饭菜太美味了,她吃了满满的两碗饭,而李欢也吃了四碗,自从住院以来,他就没有吃过这么多饭。

    吃完饭,李欢收碗筷,冯丰拉住他的手,声音十分温柔:“你去坐着,我来,你的腿不方便。”

    李欢也没有推辞,来到沙发上坐下,看她系了围裙,在厨房里进进出出,不一会儿,就里里外外弄得干干净净。

    忽然想起自己刚来现代的时候,她耍赖不洗碗,总是躺在沙发上装头疼,硬邦邦地甩出一句“你是大人物,你把碗洗了” ……他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起来

    冯丰正好从厨房里出来,解下围裙,听得他的笑声,好奇道:“李欢,你笑什么?”

    他伸出手,一把将她拉在怀里坐下,抱着她的肩膀,笑嘻嘻的,目光又黑又深邃:“冯丰,我真的要开始追求你……”

    她楞一下,平静道:“李欢,我们结婚吧”

    李欢没有做声。

    “李欢,我们尽快结婚好不好?下周就去领证,不,明天就去领怔,反正也不麻烦……”

    “用不着这么仓促吧?”

    “不仓促,一点也不仓促,李欢,我们赶紧结婚好不好?反正领结婚证也不麻烦……”她满怀期待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让人完全不忍拒绝。

    “领结婚证是不麻烦,可是,我掐指一算,现在都不是结婚的好日子。”

    “那什么时候才是好日子?你算算,哪一天才是?”

    “你爱上我的那一天!”

    她怔住,许久都没有做声。

    李欢的声音更是温柔:“你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等你醒了,我泡一种很好的茶给你喝,我今天看电视学会的……”

    她冷静地打断他的话,一板一眼地坚持:“李欢,我们结婚吧。”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

    她有些愤怒:“李欢,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想离婚!尽管现代人很流行离婚,但是我不行。冯丰,我若要结婚,就一定经过慎重考虑,一旦结婚,就要和心爱的女人白头偕老。我不接受离婚这种事情”

    她几乎是在尖叫:“你以为我会和你离婚?”

    他摇摇头:“一旦草率的决定被执行后,要纠正就会付出太打的代价。”

    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站在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伤心欲绝:“李欢,你在报复我!就像上次那样,等我和叶嘉彻底离婚了,就是你报复我的最好时机。其实,你并不爱我,只是恨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彻彻底底地报复我,现在,又到了你报复的好时机了,这一次,比上次还好,你报复吧,狠还狠地嘲笑我吧……”

    李欢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那是那么怜惜的,柔情的,满是理解和宽容的目光。

    “李欢,你还等什么呢?又是最后的午餐了? 怎么还不赶我走呢?不是要大骂我一顿的么?不是要不到黄泉不相见的么?”

    她忽然发起狂来,揪着他的头发:“李欢,你干嘛都不讲话?”

    他任她揪扯着,一动不动。

    好—会儿,他才开扣:“冯丰,我不会报复你,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真心想要。报复你那一次,是一个意外也是我的愚蠢。以后,我都只会爱护你,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她大声质问:“那你为什么不肯和我结婚?难道你还挂念着其他女人?我知道,是因为芬妮,对吧?你对她念念不忘,就是这样……”

    “傻丫头,无理取闹的蛮横丫头……”他再次伸手,一把将她拉在自己怀里。

    她揪着他的头发的手不由得放开,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冷静,所有的蛮横……在这一刻,统统崩溃,她深深埋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直哭哭的差点背部过气来。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在哄一个小孩子:“哭吧,哭吧,哭出来九好受多了……傻瓜啊,冯丰,你真是个傻瓜……叶嘉要离婚,是他的损失,因为他是一个大笨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今后,你一点都别理睬他啦…不要跟他讲话,对,一句话都不跟他讲,见了他托就躲得远远的……”

    心里其实是清楚的,叶嘉纠结于“迦叶的替身”才断然离婚,也许,并不代表就此放弃。如果他再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如果是这样,叶嘉倒真是个可怕到了极点的对手。

    像叶嘉这种人,即使冯丰和自己结了婚,一旦他决定了,也不一定会善罢甘休的。这个年代,离婚率那么高,不是过去那种第三者会被浸猪笼的时代了。

    每一份婚姻都有被挑战的危险。

    如果堡垒不够坚固,总会被从内部攻破的。

    与其到时被他破坏,不如堂堂正正和他较量一场。

    唯有如此,自己也才会心安理得,真正永绝后患。

    他贴在她耳边,柔声道:“蛮横的丫头,叶嘉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我能做到的,他不一定能做到。相信我,你一定会爱上我……那个时候,才是我向你求婚的时候。现在,真的不是结婚的好时机,不要让自己后悔,做出冲动的决定,好不好?”

    她根本没注意听他说些什幺,只一个劲呜呜咽咽地哭。

    哭了许久,她才从他怀里抬起头,他拿出一张面巾纸给她擦脸,笑起来:“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难看……”

    “谁要你看了?哼。”

    “以后我还会看很久的,我算算,能久到什么程度呢?呵呵,起码,还能看100年。如果我不爱看,你可要小心点……不过,我会一直爱看的,呵呵,你放心……”

    她坐起身子,完全挣脱了他的怀抱,声音还有点抽泣:“李欢,你记住,是你自己拒绝的,以后可别后悔……我不会嫁给你了,再也不会嫁给你了!”

    “是威胁我么?”

    李欢惊叹,满面的笑容:“冯丰,你现在是单身的姑娘了。想想,这是多么可贵的一件事情啊。这于我,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宣布,从今天起,我要正式学着追女孩子,谈恋爱了……我还从来没有追求过任何女孩子呢!冯丰,你是不是觉得很荣幸啊?我看看,追女孩子,要怎么办呢?要约会,送玫瑰,写情书、要看电影,对吧?现在有什么影片出来了?《赤壁》宣传得很厉害,你不是挺喜欢胡军嘛?他演赵云挺好的啊。不过,这戏好像不浪漫,我们得选一部最浪漫的一起看……”

    她哼一声,扭过脸没有理睬他。

    美男卖身

    李欢轻轻抱转她的肩膀,柔声道:“你想看什么电影?”

    “什么都不想看,一点也不想看,我不爱看电影。”

    “行行行,那不看电影我们去旅行。”

    “旅行,你的腿行么?”

    “很快就会好的。暑假还有一个多月,以后开校了,你就没有时间了,趁这段时间,要不要出去玩玩?无论去哪里我都陪你……”

    “地震后,风景区好多都遭到了破坏,怎么去嘛。”

    “我们可以走远一点啊,比如,我们可以去国外走走,我还从来没有出过国,我一个古人总要看看中国以外的地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啊……”

    “古人了不起啊’别说你古人,现代人绝大多数,祖祖辈辈还不知道国外是什么样子呢,比如我,我就不知道,我们全家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机会出国。”

    “既然如此,现在有机会了干嘛不去?”

    “没钱。”

    “我有钱。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她撇撇嘴巴,反问:“你不帮叶晓波了?”

    他这才想起来,叹息一声:“晓波昨晚跟我打l 很久的电话,说希望我去帮他”

    “那你去不去?”

    “我还在观望,因为现在还没有找出叶氏集团的症结,而且叶霈也在暗处,不知道他耍的什么花样……”

    她对叶霈恨之入骨,恨恨道:“一定要揪出这个老狐狸……唉,我的小店,现在己经完全不成样子了,怎么办呢……”

    小店被洗劫一空,几个小暴君死于非命,现在,守店的人也没有了,再要重新开始,又得大费周章。

    “先休息一段时间,等你身子好点再说……”

    “我身子已经很好啦……”

    “是么?”他细细地看着她那么苍白的脸,也不知是不是今天伤了心,脸色一点也不好看。

    “嗯,我已经完全好了。”她忽然来了精神,动口不如动手,立即就往外走,“李欢,你的腿不方便,你先休养几天,我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口岸,以前那个店铺我不要了,那里不是风水宝地,又出了那样的事情,估计没人肯上门买东西了……走了哈,我出去转转……”

    “喂,冯丰,你去哪里?这么大热的天……”

    “做生意得趁早……”

    “也不差这几天啊,你还没痊愈呢。”

    “没事……”

    他喊不住,她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他叹息一声,心里是知道的,现在,她想要找点什么东西发泄一下,总这样憋闷着,总会闷坏的。

    每个人,都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他想,就由她去吧。

    日头毒辣辣的,烤得人浑身汗流浃背。冯丰买了几份日报,四处张望一下,前面就是一个证券交易所,赶紧拿了报纸进去,在大厅里找个位置坐下。人家以为她是看股票的,也无人过问。

    股市今年暴跌,往常拥挤不堪的大厅,已经变得十分冷清。

    连买菜的老太都可以炒股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绝大多数人,亏得血本无归,看来,这天下的确没有凭空发财的白吃午餐。

    幸得冯丰自己不炒股,而李欢的股票也已经不多了,资金早就抽调出来经营酒楼,还有其他几个什么项目。她想,李欢也不知是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就这么能赚钱呢?而自己开个小店,勉强能赚点小钱呢,又被叶霈找人给砸了,十几万的损失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对自己来说几乎是剩余的全部家当了。

    她哀声叹气地拿着报纸看各种分类广告,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灵感。

    一个老太太还以为她也是股票亏了,连声问:“妹儿,你亏了多少?”

    “十几万啊,唉。”

    “我也是,养老的几万块都亏完了,咋办哟……”

    两人相对叹息一声,冯丰已经翻到娱乐版,只见娱乐版上极大的一幅照片:叶嘉,竟然是叶嘉。

    叶嘉的照片上,用印章的模样盖着几个红色的字样“独家爆料”。

    一组图片:叶嘉、罗小姐,林佳妮、一个不知名的壮壮的女士……上面称,叶氏集团三公子,为了拯救家族生意,近日和政商高层要人的千金们频频接触,目前来看,有好几家都抛出了绣球,单看叶嘉会成为谁家之驸马爷云云……

    这个料曝得十分细致,如记者亲眼目睹一般,若非这样,一定也是参与者之中的人曝出去的,因为,许多照片的角度、人物的神态,不是极近距离的观察,是拍不出来的。其中一幅是叶嘉和林佳妮谈笑的情景,二人举着酒杯,相对一笑……

    冯丰握着报纸的手,气得跳起来,叶嘉竟然还会跟林佳妮在一起!

    难怪他一定要离婚。

    原来是迫不及待,他要做林家的驸马爷,以拯救家族危机。

    她冷笑一声,叶嘉可还真“伟大”啊,连美男计都用得出来。

    她放下报纸,也许是大厅里的空调开得太大了,心哇凉哇凉的,四肢也冷冰冰的。她站起身,想了想,又才拿起报纸,记起上面的一个分类厂告,待一走出门,又想不起了,只晓得漫无目的地往前面走……

    手机一直捏在手里,已经变得汗涔涔的了。

    她在春熙路口停下来,骄阳令得如此繁华的一条街也冷清下来,但偶尔还是有穿得非常清凉而时髦的女生走过,高挑身材,大片雪白的背脊,很美丽地走进旁边的购物中心……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错改变。

    她觉得腿有点软,在商场外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椅子也是滚烫的。

    她终于拨了一个号码,举到耳边,占线,一直都在占线。

    她不屈不挠地继续拨打,终于电话通了,但是,响了好多声也无人接听。然后,一直就无人接听了。

    叶嘉竟然连电话都不肯再接自己的了!

    她挂了电话,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心里那幺强烈的悲伤,一切就这样成为过去了呢?原来,无论曾经多么相爱过的人,一旦分手,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路人。

    她站起身,这一瞬间,脑子里又变得清醒,一个声音仿佛在说:依靠自己吧,一切都靠自己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过去的,就让它随风去吧。

    她擦了擦脸,脸上湿漉漉、热辣辣的,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浸在眼睛里,那么咸涩地疼痛。

    叶家。

    客厅里乱成一团,所有人都挤在一处。都是女眷和孩子,还有一些亲戚,男人们都不在。女眷们一个个泪流满面,孩子们则吓得蜷缩在沙发上,大气也不敢出。大哥的儿子已经十几岁了,一个人蹲在角落里,用手抱着头……

    叶嘉匆匆走进门,大家立刻拥上去,乱嗡嗡地,吵得一句都听不见。他很不耐烦地摇摇手,大喝一声,众人这才停了下来。

    “大哥出事了,大哥他……”

    去年股市暴涨,她把自己的私房钱全部拿出来不说,还鼓动丈夫拿了许多资金投入股指期货上。因为一直在挣钱,叶大少也没有说什么,没想到,她却利用丈夫的名义通过一些手段,用丈夫的那部分股份做了抵押,先后陆续提了好几笔巨款进入股指,却偏偏遭遇寒冬,几乎是一夜之间,巨额资金就全部化为乌有。

    又恰逢叶氏集团出事,股票暴跌,现在,大嫂的亏空更彻底暴露出来,大家才知道,叶氏的股权,大多数已经流出去了……

    这些被大嫂急于套现的股份,绝大多数都到了林家手里,现在,林氏集团已经在召开股东大会,很高调地宣称会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入主叶氏……

    叶大少夫妻俩因此发生争执,叶大少激动之下,出手重重责打了老婆,老婆第二天就干脆只身移民去了澳洲。这时,叶大少才知道,原来老婆也早己在外面有人,什么都算计得清清楚楚,连儿子都没有要,就带着剩余的积蓄丢下这个烂摊子跑了……

    叶大少惊怒之下喝得酩酊大醉,酒醉驾车,跟一辆大货车相撞,还没送到医院,半路上就断了气。

    叶嘉做梦也没有想道,仅仅是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问,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先是母亲,然后,又轮到大哥的丧事了。

    往常争执不休的兄弟妯娌们,都停了下来,这一刻,所有人都很茫然,不知道这个大厦到底什么时候会彻底倒下去。

    叶嘉冷静下来,问姐姐:“二哥和晓波呢?”

    “你二哥在跑大哥的丧事,骨灰马上就要拿回来了。晓波和你姐夫在应付公司的董事们,他们骤然发难,其中好一部分已把股票卖给林家,要是这样,叶家就完了…… ”姐姐哭起来,“这是父亲的心血啊,怎么能毁在我们手里?三弟,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二嫂也哭起来:“三弟,你想想办法吧……”

    一屋子的女人、孩子,叶嘉简直头大如牛,自己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呢?

    他慢慢地走出客厅,走到外面的长长的林荫道上,盛夏的花园,花团锦簇,就如叶嘉,看起来,还是鲜花若锦。烈火烹油,谁知道这繁华的背后,早已隐藏着极大的危机,秋天,马上就要到了……

    手机响起,是叶晓波打来的,声音很急:“三哥,你先别走,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到家了,有事情跟你商量……”

    他挂了电话,默默地站在那棵千年银杏树下。

    父亲因为“长生”的梦想,所以对千年银杏情有独钟,家里种植得最多的就是银杏树,最珍贵的自然又要数这棵真正树龄千年的大树。

    叶霈常常指着这棵大树对子孙们说:“只要这棵树还活着,叶家子孙就会长寿兴旺,永保富贵荣华。’

    没想到,就这么短短时间内,就秋风扫落叶一般。谁又真正能够留住富贵荣华的影子?

    ,家族的担子骤然全部压在肩膀上,纨垮子弟,一夜之间就成熟了。

    “三哥,杨女士是你的朋友……”

    叶嘉淡淡道:“也许,一谈到借钱,人家就未必是朋友了。”

    叶晓波大为失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叶嘉站起来: “也罢,我去试试。不过,晓波,你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杨女士是精明人,给不给贷款,一定会有一番精心评估,如果她认为叶氏集团风险太大,没有偿还能力,也不一定会给我面子的……”

    叶晓波大喜过望“多谢三哥,多谢!”他这时才想起,随口问道:“你最近工作忙不忙?”

    “我休了年假。再有一周,又会开始一个新的项目,到时,就没有时问了。

    叶晓波松一口气,仿佛在庆幸他幸好还有一周时问。

    他又问:“对了,小丰现在怎么样了?”

    “我今天才和她办了离婚手续。”

    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叶晓波楞了一下,勉强张了张口,却根本就说不出什么话来。叶嘉和冯丰离婚,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今天才办离婚证,却是他第一次知道的事情。

    他还以为,他们早就彻底离婚了,原来,是今天才一刀两断的。

    他心里有点愧疚,低下头:“三哥,对不起。”

    叶嘉摇摇头,站起身来,兄弟两人告辞。

    上了车,叶嘉才想起,接下来,自己的任务是去“求人”。生平,他做过许多事情,帮人、救人,可是,就从来没有去求过谁。

    没有求过人的人,永远不囧明白那种滋味。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真正能做到完全潇洒出尘,从来不求任何人任何事呢!

    清高,也是要有一定的本钱作为保障的。

    他苦笑一下,给一家拍卖行打个电话:“……我有一辆迈巴赫拍卖,全球限量,独家款式……”

    然后,他挂了电话,这点钱,不过是杯水车薪,那天大的窟窿,又应该如何去补上?

    叶家的那条长长的梧桐走道尽头。

    黄昏。

    一片一片的阔叶随着夕阳,一点一点地往地下翻卷下来,慢慢的,一片一片,风一吹,人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辆红色的跑车,横在前面,停得十分嚣张。

    这些天,进出叶家豪宅的车辆已经非常稀少了,没有什么宾朋会选择这样的时刻登门拜访——大家长夫妻死的死,病的病,叶大少的丧事,也还在三天之后。

    叶嘉不得不停下车

    前面的车子很嚣张地按了下喇叭,然后,一个穿雪纺长裙的女孩子走下车,甜美的笑容,端庄的姿态,跟那辆嚣张的跑车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径直走到叶嘉的车窗前,敲了敲窗子。

    叶嘉走下车来。

    她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扬了扬:“叶三公子,你要卖身为家族抵债了,对不对?”她满面的笑容,纯真而甜美,长发被傍晚的风吹起来,有一缕飘到了嘴角,她轻轻咬着那一丝头发,目光充满了胜利的喜悦:“叶哥哥,既然是卖,你何不卖给我呢?她们肯许你什么价钱,我一定比她们再高出三分,你觉得如何?”

    李欢的阴谋

    叶嘉笑了一下。

    他那样的笑容,仿佛许多年前她记事以来就知道的,清冷里面带了一丝外人很难察觉的高傲,却更是显得五官俊美,风神如玉,从见他第一面起,她就喜欢上了这种罕见的男性的美——一种从其他任何男人身上都再也找不到的独特的美。

    可是,这样的美曾经距离自己那么近,也终于还是得不到,不仅得不到,还被他如抹布一般丢到地上……

    如今,他落魄了,高高在上的天才叶嘉,因为家族,一起落魄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表现出落魄的样子?为什么还能笑得这样若无其事的?

    这却更刺激了林佳妮,心里的恨又浮上来,得不到、要失去、干脆毁灭,让他某一天匍匐在自己脚下哀嚎……她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将报纸几乎扔到了他的身上,脸上甜美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僵硬,“叶哥哥,你是要去求那个罗小姐?还是那天的那个胖女人?我告诉你,现在房地产极其不景气,娜个胖女人两个楼盘被套住,她都自身难保,你求她也没用……”

    叶嘉还是没有说话,只随意地将那份报纸扔到地上,好像怕它弄脏了自己的衣服。他甚至连瞟都没有瞟一眼,对上面可能出现的任何花边新闻都毫无兴趣。

    林佳妮看着他的衣服,那是一件灰色的衬衣,这时她才注意到,上面甚至沾了灰尘,薄泥,那是他在河边的椅子上躺下欲狂的时候粘上的,他自己并未发现。她冷笑一声,以往的叶嘉,多干净多清高啊,仿佛一尘不染的翩翩公于,如今呢,眉毛胡子一把抓,憔悴,眼睛里都是血丝,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世家公子呵,也憔悴了——只是,为什么这样一件肮脏的衣服披在他身上,也如此神气而高贵?纵然憔悴,也一点不肯显得狼狈一点!

    仅有憔悴是还不够的。

    自己所希望看到的,是他的惊恐、绝望、最好如叶大少一般。

    心理上所期待的那种极大的满足,还不够,远远不够,她仍旧保持着自己那种极其甜美的笑容:“叶哥哥,你看起来好憔悴……杨女士、罗小姐,你会求谁?让我猜猜,是不是杨女士?”

    叶嘉摇摇头,这时,才慢慢道:“佳妮,把车挪开,我有事情……”

    林佳妮上前一步,依旧十分骄横地拦住他:“叶嘉,只要你求我,你求我,也许,我会考虑叫我父亲放过你 ……”

    “佳妮,你真是天真,这种事情不是儿戏,我也不认为这是你报复我的好时机,回去吧,别闹了。以前的事情,就别再提起了……”

    她十分愤怒:“为什么不提起?你对不起我……”

    叶嘉打断了她的话:“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叶嘉,你这个混蛋”

    “佳妮,把车挪开……”

    “不”

    叶嘉没有再说什幺,拿起电话报警。他才讲了两句,林佳妮终于还是沉不住气,狠狠地瞪着他:“叶嘉,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如果我不整垮叶家,这一辈子都不会甘心,你等着看你的家人如何倒霉吧……”

    然后,她的红色的跑车,刮起路边一大片的法国梧桐的叶子,好几片飞到车顶,又掉下来,慢慢地旋转几下,又掉到了地上……

    叶嘉上车,发动车子。

    手机响起,一跳一跳的,还是那两个字“小丰”,仿佛一张放大的笑脸。

    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拇指按住了接听键,耳塞里,她的那么熟悉的声音传来,焦灼而急切:“叶嘉,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说不出话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嘉,你告诉我,好不好?”她的声音从急切变得充满了恳求,低低的,“叶嘉,哪怕我没法帮你,至少,可以听听你的倾诉……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了……就当,就当我是你的普通朋友,也不行么?”

    他笑起来,这一次,眼角真正露出了那种很深刻的微笑,心里好像觉出一丝炎炎夏日的凉爽,开口,声音异常的温柔:“小丰,我有点事情很忙,稍等等,等我忙完了,再告诉你,好么?”

    因为刚刚被别人试图伤害,虽然未果,但是,方才更明白,不伤害所爱的人是何等重要之事,尽管,心里还千头万绪,也不想她再担忧幸挂,更不愿让她再伤心了,一点也不。

    “小丰,你放心,我好好的……”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可是,他真的好好的么?

    冯丰急急忙忙的,生怕他又挂了电话:“叶嘉,以后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接听,好不好?”

    那么低的一个要求,却生怕被自己拒绝了。叶嘉猛然心惊,自己这几天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好的,小丰,我会接的,一定会。”

    他郑重其事的答应,她终于放下心来,叶嘉是守信之人,从来不曾对自己说过什么谎言,不实夫妻了,难道连关心都不能够了么?

    不想和叶嘉成为路人,一点也不想。

    此时才明白,如果失去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因为他答应了,就更加得寸进尺“叶嘉,你在哪里?有没有时间?我们可不可以见一下?”

    他听着她的得寸进尺,声音里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笑意:“小丰,我没空,等以后有空好不好?”

    不好不好,一点也不好。

    她忽然很想撒泼,狠狠地在叶嘉面前撒泼,比如,找一个什么非要他立刻出现的理由不可,这一刻,心里是明白的,他并不如在办理离婚登记的门口时表现出的那么无情,他一定有他的原因。

    可是,她还没有想出什么理由,叶嘉已经说再见了:“小丰,我忙,以后再联系。”

    然后,就是一片忙音。

    冯丰挂了电话,挫败得一塌糊涂。

    夏日的夜晚,热浪一阵一阵扑面而来,据qq弹出的天气预报显示,c城的最高温度已经达到36—38°了,人走在路上像在蒸桑拿,汗流浃背。

    冯丰回家,刚走到楼梯口,下意识地看看李欢的门,那道门忽然打开,一只手一把就将她拉了进去。

    她看李欢走来走去的,喜道:“李欢,你的腿好啦?”

    “差不多,但是不能站立时间太长,反正也不是什么重伤,一天两天没法痊愈,但也没有大碍。”

    “这也失意不得,以后要落下什么毛病,看你怎么办。”

    他十分干脆:“怕我变成瘸子?我可不怕,瘸了没法挣钱,就等你养我一辈子。”

    她撇撇嘴巴:“我可养不起。”

    “嘿,你冯老板还养不起?你不是准备做大生意了么?三天五天的见不到一个人影,早出晚归,冯丰,你要准备做大老板了?”

    这些天,她天天都在外面看铺面,想做点什么生意,卖鲜花水果、冰饮小店、老本行卖小饰物、干杂店、服装店……什么都思量过,却还是拿不定主意。今年,经济大为衰退,地震、股市暴跌、各行各业赚钱都显得那么难,她考察了几天,好像每一样生意都不太好做。

    其实,也不是真就那么想做生意,只是觉得心里慌得很,没来由地慌乱,完全静不下来,一静心,就会想起许许多多的往事,越想越是纠结,越纠结,就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甚至没有去问问李欢的意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见到他,每天都早出晚归,尽量避免跟他见面。

    如此几天下去,李欢早已沉不住气了,这天,早早地站在阳台上,见她回来,立刻就把她抓了进来。

    冯丰不理他的冷嘲热讽,一本正经道:“李欢,你给我参考一下,我做什么好?”

    李欢也一本正经的:“你还没有做老板,先架子那么大了,等你发财了,保证人一阔脸就变。”

    “李欢,我说真的,你别开玩笑了……”

    最有诚意的情话

    “什么主意?”

    “我会出任叶氏总经理”

    冯丰吓了一跳,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眨了眨眼晴,好一会才狐疑地看着他:开什么玩笑?你能行吗?

    李欢笑嘻嘻的:”晓波都行,我为什么不行?”

    “可是……”

    “可是什么?早在晓波叫我去帮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