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101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之前,我就非常详细地了解过叶氏集团的产业,加上我跟陈姐合作时,对对手的情况更加详细研究过,对于许多问题,你相信我,绝对比晓波还

    看得清楚………”

    -那你又为什么要让股东们相信你?这个时候,他们去外聘一个总经理回来,”而且,你又不是业界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们怎么会信任你?”

    “我会证明给他们看。”

    “怎么证明?”

    -”先贷到解决危机的款项……”

    “李欢,你就吹吧。你到哪里去贷款?把你酒楼抵押了?別墅抵押了?如果我没说错,你就连身上的裤子一起抵押了,总值也不过七八千万,你能贷多少款?”

    “呵呵,冯丰,现在总算有点我女朋友的样子,对我的身家了解得这么清楚……”

    “李欢”你不要插科打诨,你怎么贷款?”

    “自然是找那位杨女士,”

    说了半天,还真要去用美男计

    冯丰沮丧地瘫坐在沙发上,叶嘉也,,李欢也好,媽的,谁说只有女人才会用美人计? 男的,只要有点资本的,也想利用姿色谋取利益,难怪前些日子,报纸上报道,一个60几岁的有钱太婆征婚,应征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

    她疲倦地闭上眼:”去吧去吧,祝你好运……”

    “冯丰,你真是个蠢人,你自己想想,哪个美男能值上个几十亿上百亿?你以为杨女士就那么蠢,洝郊聊腥耍乙蝗ィ思揖湍们疑砩显遥俊?br /≈ap;

    “哼,你有点自知之明就好。说不定,你送上门,人家还不要呢…”她忽然又有点幸灾乐祸的,白玩弄你一场,又不給你任何好处,一脚把你踢出门……”

    李欢哭笑不得,在她手上轻轻拍了一下:”你胡说什么呢?我是有了周密的计划书,还有一些合作项目,估计杨女士会有一定的兴趣。只有看到双赢的前景 ,她才会真正向我们提供帮助,这也是合作,她也有利可图……”

    “你还晓得啥子叫双赢?”

    “哎,中国的企业圈子里,往往讲究如何整人,打垮对手,恶性竞争,却很少考虑,双赢的问睿庋姆瘴В媸嵌窳印?br /≈ap;

    所以叶氏一旦落难,许多牛鬼蛇神就钻出来,痛打落水狗的,乱中取利的, 幸灾乐祸的,虎枧眈眈的……不一而足,像叶晓玻这种没有经历过真正历练的花花公于,又怎么会是那些老狐狸的对手?大哥一死,两头分心,很快就被集团的股东逼住,处处掣肘,毫无还手之力了。

    冯丰听得李欢肯出马,心里倒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相信他的,认为他一出马,一定能够成功。

    “哈,原来你要去大集团做总经理,所以才让我做一个小酒店的经理”

    “这个经理,还得看你,能不能胜任呢!如果你不能胜任,三个月试用期一满,我立刻解聘你。”

    她大言不惭,自吹自擂:“嘻嘻,我当然行了,三个月后,我得让你刮目相看。”

    李欢想起她开小店的那股劲头,倒不认为她純粹是吹牛,她有股子勤劳的韧劲,做事也很有点毅力,说不定还真能成事,

    她从沙发里跳下来,跑去打开冰箱,拿了两根冰棍,自己吃一个,强行递給李欢一个,

    李欢见她前一刻还愁眉苦脸,現在又乌云散尽,眉开眼笑的,摇摇头:”冯丰,不焦虑啦?”

    “嘻嘻,有你出马,我就不担心啦”

    “这么相信我?”

    “嘻嘻,因为你是李欢嘛。”

    这话于她,是随口而出,不假思索;于他,听在耳里,却仿佛什么甜言蜜语,不由得心花怒放,就如一个充满英雄主义情怀的骑士,听到情人说出的崇拜的话语,

    他举着冰棍,傻傻地啃一口,呵呵地直笑:”冯丰,等忙过这一阵,我陪你到处去游玩……”

    “唉,先别说那么多啦,你明天就要出去,腿受得了吗?得注意你的腿。”

    “没事,放心吧,再说,瘸了,可不还有冯老板养我嘛,我担心啥?”

    “我怎么又变成冯老板了?”

    “酒楼的老板啊!自始至终,法人代表都是你,新开张的那家也是你……”

    眼看她又要怒目而视,他笑起来,”我这不是以前碍于身份证,户籍的原因,就利用你的本土身份证嘛,朋友之间,帮一下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不对?反正你又不会侵呑我的财产……” 他郑重其事地,一本正经地,”我曾经因为身份不明,做什么都很麻烦,现在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为防万一,还是有所准备的好。冯丰,我是千挑万选才选中你的,信赖的是你的品质,你不会真的觊觎我的财产,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吧?

    冯丰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却没事人一样,拍拍她的肩膀:”当然,作为酬劳,所有资产,你都可以自由调配,流动资全也可以随意取用,想怎么吃喝就怎么吃喝……”

    “哼,我几天就挥霍得精光,让你变成穷光蛋。”

    “呵呵,当然,你不许赌,也不许嫖……只要不干这两件事,消费什么都不会花钱很快的,哈哈哈哈…

    冯丰其实何尝不知道他的一片心意,很早就知道的,只是这个时候,心里那么乱,两次求婚又都被他拒绝。

    李欢,傻瓜李欢,他不知道,人活着,其实并不需要那么精明,感情、事业、为人处世,没有必要什么都弄得一清二楚——有时候,睁—只眼闭一只眼,才是最明智的逃择,可是,他并没有,他在感情上,都要争个明明白白。

    心里有种淡淡的悲哀,叶嘉也好,李欢也好,其实,都不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侥幸活下来,又经历了一场迫不得已的慘痛的离婚,本来是硬着心肠一刀两断,记著自己的承诺,也遵守自己的承诺,可是,李欢,他不答应!

    心里其实已经慢慢灰去,又还有什么力气重新再来,—切从头开始呢?

    如果能寄身李欢翼下,这一輩子,谁说又不是一种幸福?可是,自己肯糊涂,李欢却不肯。

    她想,李欢其实是不明白,这何尝不是他一种下意识的”报复”?否则,何至于让自己那么辛苦?一切都斗得明明白白又有什么好处? 不过让自己更”煎熬”着罢了。

    冰棍已经吃了一大半,一些滴在手上,冰凉到骨髓里,她重重地咬一口,想几下吃完,没想到,这冰浸入牙齿里,连牙龈仿佛都被冻结了,眉毛皱成一团,转身就走:”李欢,我回去洗澡休息啦……”

    “就在这里洗不好么?我给你放好热氷…”

    孤男寡女的,洗澡这种暧昧的事情,何必在别人家里进行?她转身就走,李欢只得眼睁睁地着着她出去,不知怎地,她吞一口冰时,眼中那种淡淡的灰黯,让他很是不放心。

    当对面的门“砰”地一声关上时,那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就更是强烈,李欢不由得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这一刻,心里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拒绝她的提议?为什么要给她考虑的机会?两人如果就这样成亲了,谁说,又不是一辈子的幸福?

    有爱就足够了,又何必管她的心意是不是百分百呢?

    糊涂是福,自己何必如此清醒?

    难道是因为自己付出了百分百,就要不得丝毫的杂质和犹豫?他坐在沙发上,重新思量起自己曾经以为的最周全的考虑,莫非,这又是对她的一次伤害?如果自以为的体恤又变成了伤害,自己这么做,又还有什么意义?

    他越想越坐不住,终于还是忍不住去敲她的门,

    冯丰已经快洗完,听得敲门声,以为是收煤气费的,急急忙忙拿了大帕子擦干头,钻出浴缸时,脚一滑,就摔倒在地,惨叫一声,半天爬不起来,

    李欢在门口听得这声慘叫,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就沖进去,却见冯丰已经挣扎着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正往浴室外面走。

    “冯丰,怎么啦?”

    冯丰見是他,没好气道:“李欢,你害我摔一跤,你……”

    她的语气委屈得像一个小孩子,又加上疼痛,更是显得楚楚可怜,李欢急忙扶住她,半抱着她坐到沙发上,拿了红药水给她涂抹,絮絮叨叨地责怪她怎么就改不了这毛手毛脚的毛病呢?

    他帮她揉揉摔得青了一大块的膝盖,他的手滚烫,一下一下地揉在她的膝盖上,被这样一个男人如此捏着双腿,揉着膝盖,一股热流立刻蹿遍全身,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奇怪的感觉。冯丰大是尴尬,他自己还未曾察觉,冯丰一推,将他推得几乎摔倒在地,讶然道:“冯丰,你干什么?”

    “没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欢见她满面通红,忽然明白过来,呵呵地就笑起来,搂住她的肩膀:“还疼不疼? “不疼了,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快回去,我要休息了……”

    “你不问我有什么事清了?

    “不问了,不想问了 “

    “可是,你不问我也要说。

    “要说就赶快。

    “冯丰,我只是突然想见你了,就过来看看。

    她双眼圆睁,这是什么鬼话?剛刚才分別,又要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是吧?

    他的声音温柔得出奇,生怕她产生任何不好的、悲哀的猜测,这于他,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再也容不得上一次的悲剧重演。

    “冯丰,我不是不想结婚,而是不想那么仓促的结婚,因为腿没有痊愈,新房也还没有准备好,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好最漂亮的家,相信我,好不好?而且,我更希望你能够再自由自在地生活一段时间,过一段最快乐的单身曰子,真正享受被人追求的快乐……丰是最好的姑娘,自然得有王子般的男人给予最浪漫的求婚……”

    肉麻死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哼,有男人这么教自己要追求的女孩子,如何享受被追求的快乐么?

    她嘟嘟囔囔:“李欢,你还真把自己当王子啦?”

    “我不是王子,朕是皇帝。”

    朕是皇帝!

    冯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李欢却依旧循循善诱的的,像在教导自己的女儿不要被坏人骗了:“……一沖动结了婚,我自然划算,你就太不划算了,很快变成我的煮饭婆,你就要生孩子,做家务,义务那么多,不可能再如往常那么自由自在了……”

    她怪眼一番,这人还想得远呢,谁要给他生孩子了?

    还煮饭婆呢!

    她像”赶苍蝇”―般,“去去去,我这一辈子也不会結婚了,不要跟我说这些废话……”

    “这是废话么?”

    “不是么?”

    “这是情话!”他十分耐心地纠正她,“你不愿意做煮饭婆也可以,反正你煮的饭也难吃死了,我就做煮饭公好了,至于家务嘛,我们请人做,除了生孩子我不能代劳,其他,统统交给我好了……

    “我还以为生孩子你也一手包办的。”她的神情那么促狭,“李欢,你要是把生孩子这事也代替了,也许,我会真的考虑嫁給你…,哈哈哈啊…

    看到她这毫无遮掩的大笑,李欢也笑起来,是不愿让她的心里再存一点阴影的,哪怕是敏感的猜测都不行,也许是因为她受了太多的苦,所以,一点苦也不忍,不愿再加在她的身上了,让她明白愛,才是解除猜疑最好的办法。

    因为真正感受到了爱,相信爱,才会给人最充足的信心

    傍晚。

    叶嘉换了一身衣服,推门出来。

    新下了一场雨,空气十分清新,夏日的暑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门前的几丛翠竹,沾满了雨水,绿得分外苍翠。

    这座简单的院子,因了这从竹,倒显出无穷蓬勃的生机,这是他一手置办起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家”原以为这里会有妻子,然后,也会有小孩子,活泼的儿子,或者漂亮的女儿,一家几口,和乐融触,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渴望成为一个最平凡的男子,早出晚归,辛勤劳作,供养妻儿,

    可这屋子连一顿家饭都不曾出现过,只带回一纸离婚证,搁置在书柜的最底层,从此,连去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这里还是”家”,真正意义上的家,没有那个女子住进来,它还是他心底真正认可的地方,至少,这里放了离婚证,就有了更不一样的情怀。

    他慢慢走过那丛竹子,电话响起来,他接听,竟然是罗小姐打来的。

    罗小姐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彬彬有礼的:“叶先生,我有个朋友,目前要投资—个项目,他对叶氏集团很有兴趣,有意合作……―

    叶嘉立刻明白过来,罗小姐是委婉地伸出了援手,

    “叶先生,如果有空的话,明晚,xx大酒店有一个小小的聚全,都是几个准备在c城投资的朋友……

    显然,这些“朋友“是冲着罗市长去的,而非她的朋友!这些天,叶嘉特別关注经济方面的新闻,了解到,昨日有上百家外资机构到c城参加新—轮的招商引资,其中,有三四家

    的产品和市场很符合叶氏的条件,想必,罗小姐就是因此給自已打的电话。

    叶嘉道谢后,挂了电话,上车,又整理了一下资料,然后,才給叶晓波打电话。

    叶晓波听得三哥的声音,立刻道:”三哥,货款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正在进行中,你先处理好其他的事,暂时别管这边的货款。”

    “对了,罗市长那边肯定不行了,三哥,你也不必再去委屈自己了……“

    叶嘉不动声色:”怎么,罗小姐没和依依联系?”

    “没有,依依说,她一直在忙,好几天都没有联系过了”

    “也罢,李欢那里安排得如何了?”

    “多亏你说服了二哥,有了他的支持,我才能去游说董事会,明天李欢就会到公司来……” 叶晓波忽然有点犹豫,“三哥,你真对李欢有信心?”

    叶嘉反问:“难道你没有?”

    “有!尤其,有你的支持,我对他更有信心,只是……,董事会很顽固……

    “晓波,李欢的优点就是实干,绝非开空头支票的人,而且人品绝对值得信任,目前,再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就怕不足以服众……

    叶嘉淡淡道:“能够出业绩就能服众,乱世用重典,晓波,现在这个关口,前怕狼,后怕虎,就是对李欢的不尊重,我建议你让他放手一搏,

    “好,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

    李欢和叶嘉的第一次联手

    叶嘉挂了电话,又看看手里的资料,然后,放在车里

    他要去赴一个约。

    电话又响起,是杨女士温和的声音:“快到了吧?”

    他笑起来:“快到了。”

    这是一片开满了荷花的地方,车库的栅栏全部用一种雕花的木栏,乍一眼,不像车库,而是古时名马的马圈。

    前面是一片法国梧桐,在一棵特别螅蟮奈嗤┦飨拢谟匙乓欢靶∧疚荩嗦痰闹裰u诹鹆y拇翱谌粢粝帧?br /≈ap;

    没有门牌,没有任何一般人习惯的冠名,一切都很简单,却透出厚重,低调而大气,水性自然,清风凉爽,不着痕迹地透露出一丝禅意主人的品位隐然可现。

    琴瑟叮咚,古韵燎绕,叶嘉顺着音乐的方向推开门,弹琴的女子抬起头,手仍然拂在琴弦上微微一笑:“叶嘉,朋友带回来一种新茶,特意邀你一起品尝,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

    叶嘉在她身边的雕花木椅上坐下才闻得一股淡淡的香味,古韵的博古架上,摆放着手工制茶具,一壸氷在上面咕咕的,然后,杨女士走过来,她穿红色暗底花的旗袍,雍容而古典,仿佛图上走下来的一副工笔仕女画。镂花的明朝书架,金丝楠木的书桌,整个屋子,都跟她的人融为了 一体墻上桂着一幅水墨山水,是她的作品红色的印章,〃杨玉如〃三个字淡雅如三朵梅花,那是她的本名,她的手伸出来,纤纤如玉,状如蓬花,褐色的茶壸,雪白的手,形成鲜明的对照,工序复杂,但不繁琐,仿佛一道工艺品,她斟过这杯茶才嫣然一笑:“你品尝一下。”

    叶嘉接过,喝了一口,连声道:“好茶,好茶!”

    她微笑起来:〃喝茶,也要懂茶的人一起,才会有意境。”

    两人就茶叶谈起,越谈话题越是放开,这时,杨玉如已经不再是外界所报道的优雅高贵的银行家遗孀,她时而仰头时而用手指拔弄一下額前的头神态天真,一如少女,绝无丝毫的做作之态。

    两人什么都说,唯独没有谈到贷款,在这样的屋子里,喝着这样的清茶,说任何有关铜臭的事情,都是大煞风景的。

    末了叶嘉告辞,杨如玉才漫不经意地,笑容毫无伪饰:〃叶嘉,我有意和叶家合作不知你肯否替我约见一下叶晓波晓波,他现在是负责人,对吧?”

    叶嘉笑起来:“谢谢,我会尽快告诉晓波的。”

    “呵呵,应该是我谢你,还要你做这么一个中间人”

    叶嘉没有再说什么,完全明白,她伸出的援手,以如此一个委蜿而体面的方式,保全自己的自尊

    成熟妩媚的女人不是林佳妮那么张牙舞爪也不是罗小姐出自官宦之家的那种微笑中都透出不经意的权谋。她是平静,如氷一般平静,柔软,又充满张力。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只是冯丰又是什么做成的呢?人性固执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这样的,是海水还是湖水?

    车子开得很快,曾经的诺言,曾经的挣扎和犹豫,在胸战,不由自主,又忿忿的:“迦叶,我不会按照你的意志行事了,你是你,我是我,从此,我要彻底脱离你的世界和精神控制,我是叶嘉,跟你毫无关系的叶嘉”

    叶氏集团

    早上,空气十分凝重,经历了前期的震动,叶霈夫妇死伤病重-。叶大少的车祸股票暴跌……一系列事件让公司气氛越来越紧张许多员工都在偷偷议论,也不知道是要改朝换代还是江山易主,是走是留,还是个问题。目前经济板不景气,找工作非常困难,而要找到有目前薪氷福利的工作,更是不易,所以,均十分紧张。

    早上九点,旋转的大门推开,员工们发现叶家的二公子和四公子,亲自一个走进了。男子西装革眩碜送Π?头发是一种罕见的银色,却并不令他苍老,反倒给他增加了一种厚重而儒雅的气息。

    从来不曾见过把西装穿得如此高贵的男子,却决不是t台男模的味道,沉稳而内敛,仿佛天生其有那种令人信赖的的发号施令的品质。

    三人进了专门的电梯,直上36楼。

    办公室里,七八名董事会成员正在窃窃私语,还有几人没到显然是不准备出席了有的要撤资有的是观望,或者抱着给一个下马威的心理……正议论得激烈,忽见秘书推开门,然后,叶家兄弟和一个中年男子一起走了进来。

    七八双眼睛立刻落在了李欢身上,评估,衡量……一个个均想,这就是即将出任集团总经理的人选?他,能不能胜任?

    叶晓波简短地向大家介绍了一下李欢,董事们更是面面相覷,原来,此人竟然是当初搅得股市风生水起的股神,也是那个c城冠军的〃超级帅哥〃,座中,大多数人也知道,他还经营

    着一家c城最顶级的牽华餐厅,他们中的人基本都去过那里但是并未和李欢碰过面……

    这个传奇人物,好像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兴旺发达。

    见面胜过闻名,这个男子精神饱满,身体强健,目光异常坚定,浑身上下有一种难以描绘的内敛的霸气,无形地散发出来,令人莫可逼视。

    李欢很礼貌也很有分寸地向众人打招呼众人本表想好了反对的话,此刻倒一个个都说不出了,好像这张脸是一张值得信赖的招牌。

    叶晓波兄弟没料到事情如此顺利,当即拍板,李欢即刻展开工作。

    李欢的心情却不像叶晓波那么轻松,虽然常握的资料十分充分,对叶氏集团的情况也摸得很清楚,但如此庞大的局面,混乱的时刻,要力扰狂澜,决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他要面对的第一件事情,就不知能不能马到成功。

    跟杨女士的约会定在一个商务酒店。

    这是杨女士指定的地点,这间酒店,也是她亡夫持股的企业之一。

    李欢和叶晓波提前赶到下午三点杨女士分秒不差地到了

    她梳高高的发髻,一身看似随和却十分经心的衣服,充满了干练却丝毫不失女性的妩媚。

    三人在包间里坐下杨女士微微一笑,李欢心想,这个女人,一定不好对付。

    果然,当叶晓波递上合作计划书时,她仔细地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逐条逐条地提出分析,其中的专业风格完全可以媲美资深银行家,甚至她还提出了好几条计划书里所没有的风险漏洞,幸好李欢早有准备才回答过去,她边看,边用一只红色的笔在上面圓点,细致而认真, 一直到补齐了所有的条款,李欢一看,好家伙,跟马关条约有得一拼,整个叶氏集团割地赔款的架势。

    关键时刻,也可谓生死存亡,卄么不平等条约也得接受了接受了尚有一丝希望,不接受,就真的难以东山再起了。

    可是,如果就这样接受了即便不死,日后复苏也得掉一层皮。

    杨女士见叶晚波本来已经没什么话说了,可是,李欢却又提出了三条意见,

    她细细思索,竟然觉得无从辩驳,只好又用红笔将增加的一些条款删除。

    三人达成初歩意向后,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杨女士这才放下方案书,看着李欢,微笑道:〃这世界真神奇啊,第一次见你是在文物拍卖店,没想到第二次,竟然变成了商场……―

    〃这天下变化太快了,没有人能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啊。”

    〃晓波,你算找对人了有了李欢,你就有了诸葛亮,叶家的振兴,我非常看好。

    〃谢谢,这次真要多谢你……-‘

    三人边走边谈,气氛也轻松起来,在门口的大厅里,李欢看到一个人匆匆进来,竟然是叶嘉。

    三人打过招呼,却见叶嘉是冲着杨女士而去的,微笑着向她道谢:“谢谢”

    杨女士嫣然一笑:〃哪里,还得感谢你为我介绍了这么好的合作伙伴。否则,要是让人捷足先登了才是我的损失

    她那样的态度,实在令人感觉如沐春风只是,李欢想,她的最后一句话,真的稍微刻意了 一点终究,还是商人的本性,完美的女人,正是这一丝精明,更显得真实,否则,根本

    就难以想像她如何能够继亡夫之后,获得公司董事的支持和信任。

    “你还没吃饭吧?叶晓波,李欢,一起留下吃饭……”

    李欢和晓波自然知道杨女士的意思,立刻知趣地告退了,快出门口了,李欢回头,只见叶嘉和杨女士已经一起进了电梯他知道在这家商务洒店的顶楼,有一间很著名的花园餐厅。

    这真是令他感到意外,绝非是冯丰所说的那种〃美男计〃,杨女士的所有决策,全部出自商人的考虑,跟叶嘉并无任何关系,但是,叶嘉几时开始,和她走得这么近了?

    十晓波问他:〃大哥,你和小丰现在情况如何?”

    他笑起来:“我正在追她呢。”

    叶晓波惊叹:〃还需要追?到底要多久才能搞定?

    〃呵呵,得追到她满意为止。女人嘛,都喜欢一段浪漫的岁月,她也得有,对不对?

    “大哥,你很是好耐心,哈哈。”

    “……”

    二人都刻意地避开了叶嘉,一句也没提起他,李欢心想,叶嘉,难道真的爱上杨女士了?

    杨女士的确是女人中的极品,连自己这么挑剔的目光看来,她都是柔中带刚,张弛有度,整个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化境,如果说男人不欣赏这样的女人,那肯定是违心之论,只是,欣赏是一回事,是不是自己的那道菜,又是一回事

    莫非,现在叶嘉觉得,她是他的那盘菜了?

    这于叶嘉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妈生前很是喜欢杨女士,和她的性情也非常投,两人都信佛教,还一起到庙里念经拜佛也许,我妈冥之中在指点叶嘉吧他二人也真算得郎才女貌了……”

    “也许吧。”

    两人的谈话,很快从叶嘉的八卦转移到了正题上。跟杨女士的贷款,并不轻松。而且,因为她的条件的苛刻,并不敢把宝全部押在上面,而把眼光放到外界才是更主要的。

    叶晓波拿出一份厚厚的资料:“对了,这是叶嘉给我的,大哥,你看看……

    李欢接过一看,起初还没有觉得什么越看越是喜上屑梢:〃晓波,这都是极其珍贵的资料啊,叶嘉从哪里弄来的?”

    〃这些日于叶嘉一直在奔走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从哪里弄来的,估计是通过一些朋友吧。”

    〃这里面,有好几个项目是可以操作的…

    〃是么?唉,可惜叶嘉不肯进入公司帮忙…

    李欢点点头,无论是给出这样的资料还是到和杨女士谈判结束才出场,自始至终,叶嘉都是在外围努力,既不邀功也不张扬,他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摻和进商场上的事情,毕竟,他志不在此。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又那么密切地和杨女士交往?是因为好感?朋友?甚至超越这二者的关系?难道真如叶晓波所说,是叶夫人在冥冥之中的〃指引”?

    他想,那样,叶夫人还真算得上强大,生前没有说服儿子,死后也按照自己的遗愿终于让儿子走上了她规划好的〃幸福〃之路

    他暗叹一声,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压抑

    尽管天气炎热,但是,冯丰一天也没有休息,

    三天后酒樓就要开张了。

    李欢几乎已经全情投入了叶氏集团的工作,特殊情况下是早出晚归〃正常情况下是很多时候都在加班,两人的时间总是错开了,她甚至有两三天都没有見过他一面了

    也许是忙碌沖淡了一切,手续都是大祥等人在跑,最得力的是,她邀请了珠珠来这里做大堂经理。

    珠珠生孩子后就賦闲在家,听说她这里需要人,就答应下来。珠珠性格开朗,善于沟通,亲和力又强,做事也认真,还没正式开业,倒做得有模有样的把内勤一块替冯丰分担去不少。

    冯丰比较了总店的菜谱,新店如果一陈不变,只是改换一个用餐环境,是不是毫无新意呢?这样能带来多少新老客户?

    这时,就分外地怀念起那几个不幸死去的小暴君,如果他们还在,还能开发出多少官廷名莱啊。而且高纬的琵琶,萧宝卷的杂技,萧昭业的书法,那可是酒楼的卖点之一啊。

    她叹息一声,最后决定最初采用“蕭规曹随”。西汉蕭何死后,曹参继任做丞相,完全按照萧何定下的规矩做事,一点也不改变事实证明,他的“无为而治”,正是西汉初年经济恢复的关键

    冯丰刚入行,许多事情还拿不准,如此决定,自然是最稳妥的。

    纸上写了一些名字,最后,才添上叶嘉的名字。

    可是,叶嘉,他会来么?

    她也不知道,自己去请他,他会不会来。

    黄昏。

    夕阳的金光洒在院予里的青绿的竹子上,每一片竹叶都绿得金光闪闪的,红衬着绿,煞是好看。

    冯丰坐在院子外面的一个秋千架上,第一次来,她就发现这个秋十架了但是一直不曾细看,今天长时间的等待。才发现它上面满是灰尘,许久也不曾有人迹的样子。

    她从挎包里拿出紙巾擦了一下坐在上面秋千并不太高,荡悠悠的能感觉到一点傍晚的风,但还是充满暑气。

    等了许久,都没有人影,天色渐渐晚了,她也不知道叶嘉会不会回来,或者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一切都不知道,只是漫无目的地等下去,甚至没有催促他。

    但是,她并未等到天黑,不一会儿她听得车子的声音,她立刻从秋千架上下来,看向车子的方向,正是那辆熟悉的车子,叶喜回来了。

    她兴高采烈地在前面招手:“叶嘉……”

    叶嘉停下车子,摇下车窗十分意外:〃哦小丰,有事情么?”

    〃呵呵,你停好车再说吧。”

    叶嘉在外面的车库停好车,下来,没有说话。她也不等他招呼,跟着他进院子。院里芭蕉青绿,竹子苍翠,一丛的玫瑰蓬蓬勃勃

    “叶嘉,这里很漂亮啊。”

    叶嘉回头,两人都还在院子里,他的神情淡淡的,像在等她说出事由。

    她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请東,用了那种烫金的字体,看上去,就如酒樓的吃吃喝喝那般俗艳的漂亮,却满是喜庆,咋一看,还以为是喜帖。

    叶嘉心里一抖,慢慢地开口:“小丰……”

    “呵呵,叶嘉,酒楼开张那天,我想请你去做嘉宾,好不好?”

    忘情绝爱

    叶嘉接过请帖,仔细看了看,然后才慢慢的摇头:〃真是抱歉,小丰,也许那时我并没有时间,最近,我都很忙。”

    〃哦,这样啊……〃她嗫嚅着,设想了千百次的答案,他同意,或者拒绝,但是,绝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轻描淡写,无懈可击,跟许多人的托辞差不多,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敷衍和虛伪之意。

    这不是叶嘉。

    叶嘉一直带了那么点点书生气,即便撒谎,也说不高明,透着一股木呐,这是他性格上的缺陷,却是男人身上罕见的那种清純,

    别以为清純是少女的专利,有些男人也会清純的,只是特别少,偶尔在人群中回眸了,牵手了,就如流星一般划过天空。

    冯丰还在垂死挣扎,像那么不甘休的人:〃叶嘉,我提前预约了,就不可以给一点时间么?”

    他的声音那么温和:〃小丰,恭喜你,到时我会给你送花篮的。但是,我真的很忙,没空,一点时间也抽不出来,抱歉啊……”

    冯丰最怕人向自己说〃抱歉‘‘了,女人,最害怕的就是成为别人〃抱歉〃的对象。只是,没想过,有一天,甚至会成为叶嘉〃抱歉〃的对象

    她心里慌乱起来,比领取离婚证那天更加慌乱,叶嘉的神态如此平静,可是,心却变得那么遥远,这是女人的直觉——那比形式上的离别更不可接受——

    她傻傻地,忽然有一个非常愚蠢的举动,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报紙,举着,仿佛拿着老公出轨的证据,仿佛即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

    清图纸印刷的娱乐版,上面是大幅叶嘉和杨女士的合影,也不知是哪个好事之徒出卖給小报的,甚至还有和林佳妮的合影,题目自然是〃家族衰落无损叶三公子行情,神秘富豪遗孀过从甚密‘‘之类超级知音体的风格。

    叶嘉看一眼报纸,依旧轻描淡写:“小丰……”

    只是这样淡淡的一声〃小丰〃,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疏离之意,冯丰下意识地就将这份报纸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筐里。

    杨女士的脸,还在垃圾筐里露出一个侧面,笑得高贵而舍蓄,有股沁人心脾的风度。这样的一个女人,绝非林佳妮可以比拟的,即便不曾亲眼所见,这幅相片也表现出了她那样的神采,

    心里那种失落、悲伤、恐惧、不安、嫉妒、悔恨、气愤、压抑……千百种的情绪交织在心底终究说不出口,长长地吐一口气,却是酸苦的

    “小丰……”他的态度非常平静,宇斟句酌,好像每一句话都是深思熟虑过的“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她摒住呼吸,不明白他到底想明白了什么重大〃问题〃,

    〃我是叶嘉,不是迦叶!” 她的头〃嗡〃的一声,像被人敲了 一下。“过去,也许是迦叶曾经附身在我体内,控制了我的灵魂和思维,所以,我的一切都受到了他的操纵,跟你相遇,相爱,结婚……可是,后来迦叶出现了,你明白,迦叶是迦叶,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迦叶……” 她头上开始有了汗水,也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热。“既然还有一个迦叶,那么,我就是叶嘉,跟他毫无关系的叶嘉。我甚至能够肯定,自从在地下室里他现身救出你之后,就离开了我的体内,叶嘉,再也不受他的控制了……小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叶嘉,现在是一个独立的人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崭新的人,跟迦叶毫无关系……”

    他看到她那么迷茫地睁着眼晴,异常温和而耐心地给她解释,給她补充:“过去爱你的那个人是迦叶,也许,现在甚至将来,迦叶都会爱着你。但是,不是我,不是叶嘉!”

    她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思。

    还是仿佛听不明白,只晓得傻呆呆地站在他面前唯一清楚的是,叶嘉不再愛自己了,所以,他断然离婚,然后,跟其他的女人交往…… 是这个意思吗? 就是从此萧郎是路人!

    她很艰难地开口:〃叶嘉,你是说,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吗?

    〃爱你的那个,是迦叶!” 他语气断然,决无拖泥带氷。

    〃可是,我爱的那个,既是迦叶也是叶嘉!

    叶嘉怔了一下。

    她的语气十分坚定:〃我爱的那个,就是叶嘉!送我玫瑰的叶嘉,喜欢小王子的叶嘉,喜欢埋头工作的叶嘉……” 叶嘉沉默。

    冯丰看着他的眼晴,他的眼睛却看着别处,仿佛落在对面的竹枝上看末梢的一片发黄的竹叶,如何随着晚风轻轻落下地面。

    “如今,所有的纠葛都清楚了,也该结束了,小丰,请原谅,我想向过去的一切做个了断,然后,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她又看看垃圾筐里,杨女士那张脸,心里是明白的,也许,叶夫人在死去的那一刻,已经下了诅咒,那是一种心蛊,叶嘉,自始至终,都在为母亲的死而耿耿于怀。

    叶夫人要儿子按照最幸福的道路上走。于是她赢了。这是她用生命换来的,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自己也即刻死去,和她在阎王面前一起较量一场?不能死去,就只好活着。

    活着承受自己该承受的一切,包括失去爱情和婚姻,

    叶嘉跟自己在一起,也许真的没有〃幸福〃可言吧也许,两人在一起,他就没有幸福过

    所以,他才要开始〃新〃的生活。什么才是适合他的新生活呢?

    〃小丰,抱歉……” 既然不爱了又何必说抱歉呢!

    冯丰忽然笑起来,然后慢慢地站起来,拿着手里的包,向他挥一挥,〃抱歉,叶嘉,耽误你的宝贵时间了,再见。”

    〃不用客气。”

    冯丰转身出去。叶嘉看着她的背影,她穿一条银灰色的连衣裙,上面部分是白色的村衣,下面是裙子,让她的背影看起来特別纤细苗条,却又孤独。她轻轻挥包包的样子也很好看,妩媚中带着一丝倔强,好像一朵玫瑰,突然挣扎着绽放。

    他想,小丰真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了。那么好看,每一处都好看,任何別的女子,都没有她好看

    他再看去时,她已经走出两三丈远了,脚步并不快,步子也非常均匀,只是背影分外孤独。

    孤独的背影,隐忍的倔强,一个女人在路上毫无目的,不知去向何处让人觉得很酷——是那种真正从心底里透露出来的残酷,不知是她,还是自己。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那句诺言:

    〃如果别的女孩子过马路也要人陪,那小丰也不能半夜三更一个人回家。

    如今,又是天黑了,小丰,却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

    酒楼如期开张。

    忙碌是一件好事情,体力上的精力上的,一忙起来,那些无病呻吟的伤风叹月就显得那么无关紧要了

    偶尔看报紙时,她会看到林佳妮的身影出现在一些财经人物版面,林佳妮仿佛一夜之间成为了新职业女性的代言人,也许,是因为她挺不错的外表吧,编辑们喜欢找这样的噱头,

    比如什么美女总裁美女ceo之类的。

    人们就喜欢八卦这个。

    然后,在这样平淡的八卦里,她迎来酒楼的开张

    一大早,大中大祥和珠珠等人就赶来了,大中还坐在轮椅上,在跟厨师交代一些事情,而大祥别在要排保安适宜,大堂领班方便的事情,珠珠也弄得有条不紊。

    门口放着两排花篮,都是李欢的朋友送来的,什么叶晓波、陈姐……甚至还有一个是杨女士送来的,摆在那里,特别刺眼她知道,那是因为李欢的缘故, 现在,叶嘉,李欢,叶家和她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叶嘉,叶家,李欢,他们都是同一战线上的人。

    冯丰的亲故很少,珠珠在这里,不用送了,还有几个要好的同学,然后,她再看看,没有叶嘉的花篮。

    他连花篮也不送了,也许,是打定主意一刀两断的吧。

    一旦放弃了,就不再拖泥带水,这是一种优良的品质。

    她惨淡地想,叶嘉也好,李欢也好,每一次真正的放手,他们都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想放手就放手,想追求就追求,而自己,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