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103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子一开到酒店门口,早有穿制服的小弟等候迎接,开车门、停车… … 冯丰走下来,觉得这些都是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自己也会踏上这样的场合。

    灰姑娘之所以〃灰〃,就因为她没有从小就习惯头戴公主王冠的优越心境,不熟悉另一个世界的礼仪章程,拿惯了粗瓷大碗的手,一时捏不稳金盏玉碗。

    幸得李欢牢牢挽住了她的手,向她微笑一下,她才发现,是李欢在〃教〃自己挽他的手。此刻的李欢,看起来如此器宇轩昂,神采奕奕。而他看着她的眼神,完全是那种看着公主一般的眼神,亲切、亲热,体恤而又温暖。

    这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和安全感,于是,她也微笑起来,这次,是真正牢牢挽住了他的手。李欢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微笑,不禁伏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声:〃丰,你真好看… … 〃

    这一声〃丰〃,满是性感的亲昵,她的脸蓦地红了一下,

    通往顶楼大厦的两部贵宾电梯,和酒店的其他电梯分开了,所有来宾,往这里上去。电梯停下,两人进去,冯丰看那种装饰着古色古香花纹的栏杆,那种特制的玻璃,人往上升,外面,整个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

    她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从未坐过这样的电梯,此时此刻,才深刻地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

    电梯门刚一打开,穿制服的英俊小弟就迎上来,满面微笑地邀请带路。

    二人刚走到大门口,杨女士就迎着二人,先看一眼冯丰,才看向李欢,满面笑容:〃真是一对璧人。〃

    她随口而出,完全是不经意的,却令人感觉不到刻意的成分,好像出自真诚的赞美。冯丰第一次会面传闻已久的〃杨女士〃,只一眼,就差点摒住了呼吸——她并不太美,也不

    是芬妮那种艳光四射,她是妩媚而含蓄,这令她看起来无比高雅雍容,是传说中那种最最标准的贵妇人典范。她保养得极好,身材、面容,甚至是眼里的那种隐隐的风情,绝不会

    令人想到她的年龄,是那种比少女多一分,比少妇又减一分的恰到好处的臻于一个女性年龄段极致的美丽和魅力。

    她穿一身玫红的晚礼服,这样的礼服是很少女士敢挑战的,但是,她却穿得异常富贵优雅。她的浑身上下都很简洁,脖子上只带一串米白的珍珠果作为装饰。这种珍珠果来自

    沙漠,非常罕见,且不易保存。如今,她戴一串这样出自天然的饰物,又比首饰多了一份生命的活力,更在高雅中透出一股出尘的风韵。仅此一项,冯丰立刻发现,她已经把满场

    哪怕是最最大好年华的佳丽比下去了。

    但是,她并不给人〃随意〃的感觉,她耳上那副钻石耳环在为这场晚宴的主人身份〃坐镇〃。冯丰虽然不识珠宝,但也看出,那样精致的东西,除了不菲的价格,更具备了非常古

    色古香的文物艺术价值。

    只是,这副耳环看起来微微有点眼熟。

    跟杨女士就这一个照面,冯丰已经被镇住了,心里微酸,难怪叶嘉会喜欢她。要是寻常的女人,又怎么会得到叶嘉一打电话就是半天的待遇?

    原来,叶嘉是遇上了一个极品的女人。

    跟她相比,自己何止是丑小鸭,简直连最灰的灰姑娘都算不上。

    心里好不容易鼓起的信心,又淡了下去,但见这满目的名流,自己一个也认不得,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只是,叶嘉呢?叶嘉在哪里?

    但是,她的手却被李欢拉得紧紧的,他下意识地用力握一下,她立刻醒悟过来,自己今天是陪李欢来的,而不是来跟杨女士〃比美〃的。

    满堂宾客,熟面熟口,整个c 城的非富即贵的一班人马齐聚一堂,其中许多人,李欢都曾在叶家几次的盛宴上见过,也打过招呼。

    李欢一一和熟人招呼,众人见他拖着女伴,意气风发,又都知晓他刚入主叶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叶氏重整旗鼓的希望极大,到时,又是合作伙伴,三分薄面还是要给的。

    谈笑间,只见叶晓波和女友从对面过来,叶晓波老远就热情地叫一声:〃小丰〃,他女友的态度也非常热情。

    总算见到一个熟人,大家交谈几句,冯丰忽然下意识地往后面看看,这一看,心里差点咚咚地跳了出来,只见叶嘉陪着杨女士正一路招呼着众人过来。

    记忆中,叶嘉是不善交际的,甚至还微有几分木呐,可是,眼前这个谈笑风生的男人,一颦一笑,风度维持得那么得体、健谈、风趣、绅士… … 竟连他的短处,不知什么时

    候也变成了长处。

    他的成熟,她的媚妩,相得益彰,珠联璧合。

    冯丰觉得有点儿透不过气来,目光偏偏又落在杨女士的那副耳环上——突然想起,这幅耳环,是叶夫人最得意之物,来头也很大,据说,出自唐朝某位皇后的遗物。曾经有一次,在c 大的小别墅里,叶夫人和姗姗、林佳妮、叶嘉等围坐摆闲龙门阵时,曾经眉飞色舞地讲述这对耳环的来历,而冯丰见到,则是自己唯一一次登叶家的大门,只见过那么一次,所以,刚看到杨女士时,还没想起来。

    如今,见她和叶嘉那样亲密地走在一起,叶嘉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她又戴着叶夫人的遗物——选择在这样的时刻,佩戴叶夫人的遗物,这说明了什么?

    传家宝都是留给儿媳妇的。

    难怪叶嘉一定要和自己离婚。

    谁说这个世界上,真正存在用情专一的男人?

    杨女士的气派、身家、休养、圈子……无不百分百地满足叶夫人的要求,十全十美。叶嘉,他现在终是成功维持了他孝顺儿子的身份。

    他还是遵从了母亲的遗愿。

    他终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儿子!

    忠臣孝子,原是最受人尊重的,自己,以前也许一直是个刁妇。

    流光溢彩的盛会,满大厅的牛鬼蛇神,冯丰看到叶夫人缓缓而降,如九天的王母,威风凛凛,笑傲群美,指着自己的鼻子,得意洋洋:〃你这只黑鸟鸦,终于还是没能变成凤凰!给你一百万,权当我儿那一年招妓了… … 〃

    自己和叶嘉在一起,从未曾正大光明地跟他站到人前过,谁说他下意识里不是觉得自己并不足以与他匹配?如果是不喜交际,那么,现在他和杨女士站在一起,为何又如此游

    刃有余,仿佛平素就习惯了的?

    他本来就是豪门子弟,这才是他熟悉的生活。

    而跟自己在一起时,不过是自己拉着他,在狭窄的小圈子里打转而已。自己高攀,他低就,结果就是不能磨合,终致分道扬镳。

    难怪古人一再强调要〃门当户对〃。

    如今,他终于彻底摆脱了自己,一旦脱离,就毫不留情,哪怕自己在烈日下苦苦哀求他送自己一程,他也绝不肯答应;给他送请柬,他也绝不会来光临。

    那时,他的宝贵时间是要用来跟杨女士煲电话粥的。

    要断就断得一干二净。

    心里涌起那么强烈的自惭形秽,那种被背叛、毫不留情的抛弃、遗失… … 百般的滋味涌上心底,叶嘉、杨女士的脸在眼前模糊,不知怎地,眼里竟要掉下泪来。

    〃丰,你喝点东西… … 〃

    一个温存到极点的声音向在耳边,她蓦然惊醒,生生将眼里的泪水吞了回去,接过李欢递过来的一杯也不知是什么饮料,一口喝了下去,那种冰凉的味道,立刻令心里镇定了不少。

    她握住李欢的手,他的手那么温热,她忽然觉得添了勇气,更加依偎着他一点儿,仿佛这是自己的守护神,有他在,风雨不俱。

    叶嘉正陪着杨女士招呼来宾,一时三刻也不会看到自己,她也不愿意去揣测他看到自己后脸上的表情,其实,他早就应该知道自己会来的,不是么,底牌都在他手上,自己又

    何必自作多情?

    她并未去和叶嘉照面,远远地,李欢看到一个熟人,过去招呼,她柔顺地跟在他身边,得体的微笑、招呼,只想,自己决不能有丝毫失仪令李欢丢脸。这种场合下,女伴的表

    现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就会令男人成为茶余饭后的笑柄。

    越是所谓的上层,越是津津乐道于宫闱内外的花边新闻。既然自己随李欢来了,何不努力做到一百分?

    李欢果如自己所说,一步也不曾离开她,细心地给她拿饮料,大大方方地把她介绍给任何跟他打招呼的人。

    稍微闲下来一点时,他贴在她耳边,异常柔情:〃丰,下一次,我希望给人家介绍,就是‘我太太’了… … 〃

    她红了脸,悄悄反手掐他一下,李欢笑起来,很是乐不可支的样子。

    〃冯丰… … 〃

    一个那么熟悉的声音。

    她回头,竟然是林佳妮。林佳妮挽着一名中等个子的男子,男子很眼熟,冯丰是〃见过〃的,叫李海川,是地产界新秀,有一阵子很出风头,开发了一个很知名的楼盘,以黄金

    单身小开的形象,一度成为财经人物的封面。

    林佳妮这种活跃分子,倒十处打锣九处在。

    她淡淡地应一声,林佳妮的目光落在她和李欢交扣的食指上,若有所思,又漫不经意:〃不去跟叶哥哥打个招呼?〃

    李欢笑眯眯的代她回答:〃早打过了,叶嘉今天是大忙人,主角是杨女士,呵呵,我们都是配角,在一边享受盛情款待就好,林小姐,你说呢?〃 林佳妮原是要刺激冯丰这个〃下堂妻〃,一来,自己心中的恨得分摊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而冯丰就是最好的对象;二来也要激起冯丰的同仇敌忾,来个利益联盟,毕竟,冯丰才是正主儿,她更有理由痛恨,不是么?

    没想到还没说到主题上,就被李欢明嘲暗讽几句挡了回来,她心里恨得牙痒痒,却面不改色。李海川自然不明白众人打的什么肚皮官司,还八面玲珑地说:〃是啊,杨女士才是

    主角,她可是圈里大大有名的美人,更掌握着一个金融集团,这次叶嘉出马,显然是美男计,哈哈哈… … 〃

    冯丰只觉此人俗不可耐,也不知道林佳妮是什么眼光,竟然找了个如此蠢物,但林佳妮更换男伴的速度也是极快的,也许,下一次,就不知是谁人了。

    林佳妮见冯丰始终无动于衷,只依着李欢,除了微笑,也不怎么说话,竟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如此场合,顾忌着身份和男伴,也开不得口,只得恨恨离开。

    冯丰早已知道她对叶嘉的满腔恨意,如今,怕是将曾经对自己的厌恶又全数甚至是加倍地转移到了那位杨女士身上了。

    别人恨杨女士,她觉得甚是快意,可是,一想到林佳妮对叶嘉也是深入骨髓的恨,却再也快意不起来,隐隐地,反倒觉得一阵悲哀。

    仿佛一脚踏过自己最青葱的岁月。

    走过几步,听得有人议论叶嘉,林佳妮和男伴,他们一堆的熟人,压低了声音:

    〃看来,杨女士是想梅开二度了… … 〃

    〃她和叶嘉倒也般配。〃

    〃放在以前肯定般配,现在嘛,叶家今非昔比,三公子身价也大不如前。〃

    〃保不准这位三公子是美男计啊,谁不知道杨女士掌握着亡夫金融集团的大部分股权,又是董事… … 〃

    〃叶家看来有救了… … 〃

    “……”

    人品的高低,其实并不与财富和教育的高低成正比冯丰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原来,这天下竟然有如此多的长舌男女。

    难怪最近的娱乐花边上,常有叶嘉和杨女士啊、罗小姐之类的绯闻,敢情是林佳妮一直在捣鬼,叶嘉整个的形象,几乎已经被描写成花花公子,情场高手了。

    她僧恨杨女士,却更憎恨诽谤叶嘉的所有人。李欢根本不听那些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议论,拉着她就走开了。

    远远地,杨女士的目光不时有意无意地去看看人群中的冯丰、林佳妮。这二人都不是她邀请的,尤其是林佳妮,她早已知道她和叶嘉有不小的过节,虽然不十分清楚那究竟是

    什么过节,但出于慎重考虑,自然不会邀请她来令叶嘉难堪。

    没想到,林佳妮竟然不请自来,是以李海川女伴的身份来的。

    就如冯丰,是以李欢女伴的身份。

    聪明的女人,绝不会请这样的两个女人,她并不需要在她们面前展现自己的优越感,可不巧的是,她们竟然都来了。

    只一回合,杨女士就看出了高下

    林佳妮四处谈笑风生,拉着男伴向人招呼,却掩饰不住脸上、眼神中的失落和急切的愤怒,因为年轻,也因为沉不住气,就掩饰不住牙尖嘴利了。

    而叶嘉的〃下堂妻〃——刚刚签章下堂的〃前妻〃,则是她最关心的人物。从叶夫人的口里,她几乎已经知道冯丰种种的〃劣行恶绩〃——被叶夫人妖魔化了的〃穷女人〃,原来并不

    曾张牙舞爪,她端庄清秀,额头高高,是那种典型聪明而又〃旺夫〃的面相,脸上透出一丝孩子气的妩媚。

    跟传闻中的〃穷女人〃有点不符,她浑身上下亦鹋品味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决不是粗疏的暴发户风格。她的举止也没有丝毫的不得体,只是自进门后就紧扣着李欢的手,仿佛依人的小鸟,任凭身边的男人去遮风挡雨。

    李欢这样强势的男人,和这样的女人,自然是绝配。

    李欢一径的春风得意,完全是一副享受着美满爱情的男子的做派,挽着自己的女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冯丰就可以彻彻底底地躲在他的羽翼下,只负责微笑就可以了。

    一个是下堂妻,一个至多算过气女友或者连女友都算不上——两重身份,天地迥异,为什么前者一直微笑,若无其事;后者却眼神凄厉,不顾身份肆无忌惮?

    可见选择男人的不同,对女人会造成何等重大的影响。

    忽然对冯丰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那个女人就真如外表一般看起来人畜无害?如果不是很有眼光,就只能说她运气太好了,能找到李欢这样的男人,就是最好的明证。

    也许是她多看了几眼,李欢的目光也接触到了她的目光,笑着点点头,她干脆上前一步,举着酒杯:〃今天人太多了,也没顾得上招呼二位,真是不好意思。冯小姐… … 〃

    李欢笑嘻嘻的拉着冯丰:〃我觉得‘冯小姐‘是不是不太好听?也许,下一次就该向大家介绍‘李太太’了… … 〃

    叶嘉从人群里走过来,只听得〃李太太〃三个字,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心想,也许是因为今晚笑得太多了,肌肉都酸了

    谁辜负了谁

    他听得杨女士的声音:〃哦,李太太,二位好事近了?到时我们可要讨一杯喜酒喝… 〃

    〃一定,一定。呵呵,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结婚了,但又不想草率行事,所以等过了这一段最忙的日子,才好好筹划,迎娶娇妻,人一生就结这么一次婚,自然不能让爱人委屈了…

    〃呵呵,冯小姐,你可真是有福… … 〃

    冯丰机械地回答:〃谢谢。〃

    李欢也十分客气,喜悦的:〃哪里,哪里… … 〃

    〃……〃

    叶嘉忽然不想走过去,就在一边,和素不相识的人,在这样的交际场合,说一些口不应心的话,一点也不想过去,不愿看见李欢,不愿看见杨女士,更不愿看见冯丰,谁都不愿看见。

    可是,很快,他听得杨玉如在叫自己,李欢在叫自己。

    〃叶嘉… … 〃

    〃叶嘉… … 〃

    相知满天下,谁人不识君?

    满堂的娇客,一地的熟人,除了冯丰,谁都在招呼自己。

    冯丰,她穿裁剪精细的礼服,添了几分高雅,减了几分孩子气,脸上那种病容和赢弱,也不知道是疗养好了还是被化妆品遮盖了。

    忽然想起领取离婚证那天她穿的白色的裙子,如蓬蓬的婚纱,垂着手坐在离婚登记处大厅的凳子上,那是一种决绝的艳丽,凄楚、心碎,从此,那样的艳丽就不见了,消失了,永远也不会再来了。

    如今,只剩下另一种〃漂亮〃,是李欢一手打造出来的漂亮,独家属于李欢一人。

    他很不喜欢这种漂亮

    看得异常刺眼。

    自己的玫瑰仿佛变成了牡丹

    他一直不喜欢牡丹这种花,但是,还是得走过去。

    近了。

    冯丰依旧挂在李欢的手腕上,只是微笑。

    笑多了,脸颊会僵硬的。

    她看着叶嘉走过来,很不经意地和杨女士交换一下眼神,杨女士轻轻挽着他,是那种熟悉到默契的样子,那么亲密。

    叶嘉不再是打着领结的小王子的模样,而是成熟的风度翩翩的男人,和杨女士站在一起,如天造地设的一双,成熟的那种伴侣。

    他和李欢招呼,也是神采飞扬,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自在,仿佛这才是适合他的天地。

    那种憋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自己和他的〃婚姻〃,于他,只是损害,放弃才是新生。忽然有点同情林佳妮,林佳妮曾是一个轻度的忧郁症患者,这样的人自然偏执。而自己呢?自己会不会变成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

    太碍眼了,杨女士的耳环晃得更加刺眼了,嚣张而炫目,好像太阳光反射到同一个焦点,万伏的电压,要把人的眼睛晃瞎。

    谁说杨女士优雅?她简直就是一个狐狸精。

    心里又失望又痛苦,对叶嘉也情不自禁地恨起来,仿佛他所有的好都不见了,剩余的全是对自己的辜负,一味地纵容他的母亲欺侮自己,纵容姗姗、林佳妮,就连新欢杨女士

    也可以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

    连衣服都是同一款式的人,谁说就一定会专情?

    那简直是他的伪善,一个最伪善的陈世美。

    忿忿不平的心简直要被揉碎,因为自己穷,因为自己不如杨玉如,所以叶嘉绝然放弃自己,一定是这样。

    原来,这个男人如此阴险,真真是天下第一大的恶人和负心汉。

    眼泪要冲出眼眶,又被咽回去,生涩的,眼晴仿佛要滴出血来。

    〃表哥… … 〃

    人群中,一个女子走过来,是姗姗和着叶晓波的女友依依。

    姗姗身上已经脱去了大学生的那种青涩,而是职场新鲜人的精明强悍,她在父亲的公司市场部任职,虽然时间不长,但也算得一番历练。

    叶夫人还在世时,因为儿子和林佳妮的交恶,日渐硫远,就更当姗姗亲生女儿一般,事事少不了她的份。因此,杨女士对姗姗也一直青眼有加,这样的盛会自然少不了邀请她,加之她还没有男朋友,原也算变相地相亲。

    姗姗和杨玉如极熟,说话也就随便多了:〃玉如姐,你越来越漂亮了,把所有女宾全比下去了;呵,表哥,你今晚看起来也好帅,比在场所有男士都帅… … 〃

    叶嘉和杨玉如几乎是异口同声:〃小丫头就是嘴巴甜。〃尤其是叶嘉,他的神态完全是一个大哥的风范,好像看着自己调皮的妹妹。

    依依笑道:〃姗姗,你要是以三哥为标准找男朋友,难度可就太大了… … 〃

    〃你们合起来对付我,我可不依… … 〃

    〃……〃

    冯丰几乎要捂住耳朵,触目都是敌人,叶嘉和曾经欺侮自己的人如此亲密,打成一片。而自己,已被他彻底排除在另一个世界了。

    叶夫人赢了,叶夫人真的赢了。

    姗姗的目光这时才落到李欢身上,故意地不去看冯丰,又忍不住扫了几眼,心里酸妒异常,这只黑鸟鸦,竟然被李欢变成了公主。

    李欢笑着招呼她:〃小丫头,好久没见,你出落成漂亮姑娘了。〃

    她将他一军:〃有冯丰漂亮么?〃

    依依这些日子目睹李欢如何为叶氏集团打拼,知道他是叶晓波最信赖的人,对他异常尊敬,又得叶晓波一再提醒,这是李欢第一次带冯丰正式亮相,绝不能让姗姗对冯丰有任何不礼貌,生怕触到了李欢的底线。

    她怕姗姗说出任何不妥的话来,正要把话接过去,李欢却哈哈大笑起来,毫不介意:〃在我眼中,这天下自然是冯丰最漂亮了。小丫头,以后你也会找到一个男人,在他眼里,

    你一定比杨贵妃还漂亮… … 〃

    他紧挽冯丰,满目含情,仿佛面对着一个绝世的美人。姗姗见他这个样子,原本想好的几句不落痕迹的讽刺再也说不出口,心知,按照李欢这个〃护花使者〃的姿态,加之他又

    是一个著名的〃耙耳朵〃,虽然彬彬有礼,但反击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的。自己再说下去,只怕是自取其辱。

    冯丰忽然有点感激李欢,在这样的时刻,在别的女人挽着自己的前夫亲密默契的时刻,在这个满是是非和敌人的圈子里,自己并未成为在一边〃饮泣〃的深闺怨妇,也不曾受到

    丝毫加诸于自己身上的侮辱,因为李欢那样强势的姿态。

    其实是知道的,在叶夫人、姗姗、林佳妮等人的大肆渲染下,自己早就成了众人口中被豪门遗弃的可怜女人,单看自己刚进门时,那些好奇地打量自己的目光就知道了。

    现在,她们也许早就发现自己并未如她们想象中那么〃可怜〃,不成为豪门的少奶奶,女人也不一定就会穷途末路。

    她更加挽紧了一点儿李欢的手,冷气开得太足,身上本来凉飕飕的,但李欢温暖的手正好给与自己足够的力量,不是么?

    她振作起精神,继续在四面楚歌下微笑,偶尔也淡淡地应一句。

    杨女士不经意地看姗姗在这一回合里败下阵来,再看冯丰,她挽着李欢,既不局促也不得意,在满堂的所谓的豪门贵妇、千金闺秀堆里,并不曾黯然失色,因为身边的男人,

    更凭添了几分的身价。无需开口,也无需自己动手,所以,向她挑战的女人,仿佛平白地倒成了跳梁小丑,大失身份。

    不知怎的,心里忽然有点羡慕,一个女人,可以躲在男人的身后,任他披荆斩棘,阻挡风雨,自己只需要沿着拓好的路走下去,这难道不是很棒的一件事?

    享受男人的成果,被他所保护,这难道不是很帅的一件事情?

    再强大的女人,心底都有最柔软的地方,所以,女人才会永远相信爱情,叶嘉,会不会也成为自己心灵上那位披荆斩棘的勇敢的骑士?

    杨玉如再看叶嘉,叶嘉对和冯丰的见面,完全是若无其事的,二人只简单招呼了一句,礼貌而疏离,一点也看不出曾经是夫妻,倒完全似刚认识的路人。她对这样的情况非常满意,心里一松,不着痕迹地更挽紧了一点叶嘉。

    可惜杨玉如还没来得及多享受这一刻的温存,只见林佳妮已经走了过来林佳妮比冯丰更先发现她佩戴的那副耳环。林佳妮自小和叶夫人亲厚,叶夫人的所有贵重首饰,她都

    非常熟悉,叶夫人还送过她一些首饰,但都不如这件。即便叶嘉和冯丰已经结婚,叶夫人也曾经不止一次郑重其事地说,要把这副耳环送给自己--那是她打定主意要给儿媳妇的,

    她从不承认冯丰是儿媳妇。在叶夫人的心目中,自己才是最正宗的媳妇人选。

    没想到,这耳环却到了杨玉如的耳朵上。

    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个比冯丰还厉害百倍的敌人。

    而叶嘉,叶家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他也不肯向自己妥协分毫,却毫无廉耻地来求这个老寡妇——

    最令她不可忍受的是,杨玉如的条件,比自己更加符合叶夫人的要求。

    所以,杨玉如才肆无忌惮地戴着叶夫人的耳环招摇。

    好一对j夫滛妇。

    耳环的光芒刺激得双目充血,她忍了很久,可是,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再也维持不住千金小姐的身份,拖着毫不知情的男伴慢慢地走过来。

    一路上,李海川还说:〃佳妮,你和叶嘉很熟络吗?真好,现在房地产银根紧缩,资金周转艰难,正好让他做个中间人,让杨女士跟我们合作… … 〃

    林佳妮一句也没有听见他说的什么,极不耐烦地拉着他快步往前走。

    〃佳妮,慢一点… … 〃

    杨玉如一回头,只见林佳妮已经走过来,满面的笑容。

    冯丰情知不妙,看一眼叶嘉,觉得有点荒诞,自己、林佳妮、杨女士——三人齐聚一堂,这些,分别又是叶嘉的什么人?

    叶嘉的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林佳妮甚至无暇招呼李欢冯丰等人,一切的繁文缛节都省了,瞟一眼叶嘉,直奔主题:〃叶哥哥,今晚的晚会好成功,你这个男主人当之无愧啊… … 〃

    杨女士说:〃谢谢。〃

    〃叶哥哥,你最近看起来好憔悴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叶嘉淡淡道:〃没事〃

    〃伯母才去世不久,叶家事情又多,对啦,叶哥哥,你的贷款问题解决没有?”

    杨女士笑起来:〃林小姐,今日欢饮,不谈俗事… … 〃

    偏偏那个李海川不识好歹,今天来的都是政商届人士,本来就是寻找生意契机,哪里肯放过一丝机会?立刻凑上来:〃叶先生肯定不需要担心,有杨小姐在,一切都是小意思啦。对了,杨小姐,还要请你多提点… … 〃

    〃呵呵,叶哥哥,有杨小姐做靠山,你就可以放心回到实验室工作啦… … 〃林佳妮捂着嘴巴,仿佛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我记得你以前忙碌得一点时间都没有,现在却经常看到

    你出来应酬,唉,有你这么拼命,相信叶氏集团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兴旺… … 〃

    愚蠢、粗暴,却直截了当。

    要侮辱人,其实并不需要高超委婉,有时,粗暴才是一种利器。

    冯丰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好像天生是叶嘉的克星,难道叶嘉是卖身给杨玉如吗?

    就算卖身给杨女士,也比找她林佳妮强

    她悄然看一眼叶嘉的表情,他根本就若无其事,想必,他早已明白,对待林佳妮这样的人,最好是不理不睬。沉默才是对对手最好的轻视。可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分分钟

    都会滋生八卦,不知明日的消息,又会怎样地刊登叶嘉的〃美男计〃了。

    从李欢口里,她早已知道,杨女士并未因为给叶氏集团任何优厚条件,相反,更是苛刻。她想,也许,叶嘉是喜欢她,两人才在一起的吧。可是,在外人眼里,却显然不是。

    中国人是个习惯〃和亲〃思维的民族,特别热衷于联姻,政商之间的利益关系,现在都还屡试不爽,所以,叶嘉有意无意地,已经被定性为〃和亲王子〃了。

    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叶嘉的艰辛。

    对他的怨恨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佳妮还在喋喋不休,她忽然很想上前,狠狠地给林佳妮一耳光,手动了动,却被李欢紧紧拉住,呼吸也有点急促起来。

    圈内人早就知道林家的动作,但杨玉如依旧对林佳妮的态度感到吃惊,而李海川又不知好歹地凑上一句:〃杨小姐,还需要你多多提点…… 〃

    哪怕是应酬,如果答应了难免后来落人口实,如果当场拒绝又不好看,杨玉如虚晃一招,微笑道:〃但愿我能做得了主… … 〃

    “……”

    再也听不下去了,冯丰觉得头有点儿晕,李欢拉拉她的手,立刻很委婉地向众人招呼一下,带着她换了一个地方。

    这次招呼的,是一个外资机构的负责人,正有意和叶氏合作。趁李欢和叶晓波与对方交流得愉快,冯丰独自去洗手间。

    李欢悄然道:〃要不要我陪你?〃

    饶是这样的气氛下,她也忍不住笑起来,自己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哪里都要人陪着。

    洗手间的一角有一片园区,可以看到外面葱郁的夹竹桃。冯丰站了好几分钟,总算透了口气

    正要往外走,忽然看见一个人从左边出来,正是叶嘉。

    叶嘉也看见了她,两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这样的时刻,也能狭路相逢。

    早一分钟晚一分钟原本就会错过的。

    她移开目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很快,又忍不住看他一眼,这样的面对面,才发现,叶嘉,他一点儿也没有神采飞扬,眼神里都是疲倦和无奈。

    这样的疲倦和无奈,绝不是因为林佳妮,林佳妮的粗暴从来也伤害不了他。

    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摇摇欲坠的家族?因为种种的压力?

    叶嘉几时变成了家族的孝子贤孙,为了家族的荣华富贵而蝇营狗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由于什么原因,他如此果决地放弃自己?甚至,快得自己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理智的

    反应之前,只能亦步亦趋地由他决定,从此,萧郎路人,往事随风。

    如果不是这次“偶遇〃,是不是今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心里害怕,所以目光变得贪婪。因为猜疑,更渴望明白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敷衍,是要知道全部

    更甚至于,叶嘉的鬓角已经有了几丝华发,在很久的以前,在自己自杀出院后的那一天,她也看到过这样的华发,很不起眼的一缕,不经意是看不到的。但是,两次她都发现了,美男子沧桑了,岁月,不会饶过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上帝创造的杰作。

    她试着微笑:〃叶嘉… … 〃

    叶嘉心里一震,那瞧着自己的目光里竟然满是怜悯和温柔的同情。小丰,她在可怜自己,毫无遮掩地可怜自己。

    这样的目光,全天下只有一个女人才会有,只有她才会〃可怜〃自己。

    他再也忍不住,移开目光就走,丝毫也没有停留。

    冯丰依旧站在洗手间,看看他的背影。也许,自从他打定主意离婚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会把他的心事,把他的喜怒哀乐告诉自己了。

    不再分享,不再倾诉,形同路人

    是自己负了他,在他最困难的时刻离开他;是他负了自己,在原本最需要的时候,抛弃自己。

    她站在原地,觉得浑身那么凉。

    ooxx一次证明爱

    好一会儿,才想起往外走,刚出去,就看见李欢正从对面走过来,一看见她,立刻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呵呵,怎么去了那么久?〃

    她微笑道:〃我去透口气嘛。〃

    〃难道洗手间的空气比里面还好?〃

    〃你别说,还真比里面好,洗手间的侧面是大片花圃。〃

    李欢被她的样子逗得笑起来,悄然贴在她耳边:〃今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 〃

    她十分欣喜,难怪那些人都热衷于这种聚会,原来里面蕴含无限商机。人情人情,果然是要应酬才有机会的。

    目的基本达到,李欢带她向杨女士告辞,杨女士和叶嘉正在和一堆故识叙话,所以众人只是礼节性地招呼了一下,冯丰下意识地看向叶嘉,只见他的神态依旧那么平静,无论

    是林佳妮的愚蠢也罢,自己的出现也好,都不曾扰乱他丝毫的心思。甚至在洗手间相遇时那一丝一闪而过的憔悴也不见了,仿佛是自己看花了眼睛。

    他侃侃而谈,众人对他也礼敬三分,即便叶家倒了,从此一蹶不振了,毕竟,他还是世界著名的大医生大学者。自来,他的声望,都不是靠家族而来的。

    有很多伟大人物,并不依靠家族,也能够扬名显身,受人尊重。

    叶嘉过得好着呢。他那么的彬彬有礼,只有看着自己时候是淡淡的,仿佛看着一个路人,既不亲密也不失礼。惟其如此,才更是两个世界的疏离。

    叶嘉不爱自己,一直都不爱自己,也许,以前都没有爱过的。叶嘉恨自己,恨自己令她不能徜徉于上流社会,恨自己害死了他的母亲。

    爱都磨灭了,只剩下恨和僧恶。

    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难道自己不希望叶嘉幸福么?难道自己也像林佳妮那样,恨不得整死叶嘉?

    胡思乱想中,她已经随李欢告辞出去,直到上了车,意识都还很混乱。

    深夜,街道两边的〃流光溢彩〃工程美仑美奂,各种灯牌,倾诉着这个城市夜晚的繁华。当初上这个工程时,许多市民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太过浪费,并无实际意义,当然,有

    关方面是不会听的,这是他们的面子和形象工程。

    面子和形象,真的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上层的人,总是比下层的人容易成功。

    李欢开着车,见冯丰的脸一直贴在车窗上,但是,那种姿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了,不再是小孩子一般模样,而是一种茫然,好像思绪游离在外的茫然。

    〃冯丰… … 〃

    〃冯丰… … 〃

    他叫第三声时,冯丰才回过神来,强笑道:〃啊,好困啊,李欢,你不累么?”

    他柔声道:〃累啦?回去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 嗯。〃

    又想起问:〃李欢,这样应酬,你们真的会有收获吗?〃

    〃的确很大,其中有两个重要人物,有杨女士牵线搭桥,效果好多了。晓波和他们谈得很愉快,并且约定两天后来一次详谈… … 〃

    她想,真是杨女士的功劳啊。

    回到家,时针已经指向两点半了。

    冯丰坐在沙发上,好像眼睛都睁不开了。李欢拍拍她的肩,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去洗洗,好生睡一觉,明天不用太早起床了,我会先去酒楼看看的… …”

    心里忽然对自己这一整晚的失魂落魄很是不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见李欢那样包容的笑脸,倍加的体贴,更不知道如何应对,站起来,拉住他的手:“李欢,你别走… … 〃

    〃还有事情吗?〃

    〃我给你煮宫廷水果汤… … 〃

    〃傻瓜,这么累了,明天煮不行么?呵呵,快去休息。〃

    〃不,你先歇着,我去给你煮。〃她异常固执,几乎是将他按在沙发上,“你休息一会儿,等着我,那天就说要煮的,结果我们都回来晚了,耽误了,这次,一定要煮… … 〃

    〃我去帮你。〃

    〃不,你休息,等弄好了我来叫你。〃

    李欢微笑着答应下来。

    苹果、大樱桃、梨子、荔枝… … 各种各样的水果早已准备在冰箱里,冯丰心里默记着菜谱上需要的东西,清点了四五种,剥壳、榨汁、切片、削皮……一通忙碌,终于将各

    种材料配齐,这时,陶瓷罐里的水早已咕嘟咕嘟在冒泡了。

    将这些材料统统处理了炖下去,就等待熬好了喝了。

    等待的时间,变得那么漫长,不知怎的,她又不想回到客厅,更不愿闲着,总想找点什么事情来干,想了半天,用水盆打了半盆热水,拿了一条新的毛巾。

    李欢在沙发上快要寐着了,忽然觉得有温热的帕子擦着自己的手和脸,他一下睁开眼晴,见她蹲在自己面前,动作温柔,像一个温柔的妻子,在服侍辛苦归来的丈夫。这种温柔的感觉充盈于心,觉得幸福,笑道:〃我自己来。〃

    冯丰把帕子递给他,他洗了脸:〃汤要好了?〃

    〃嗯,等一下就可以喝了。〃

    〃好的,那我就等着,肯定很好喝。〃

    她瞪着眼睛:〃当然啦。〃

    李欢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她就柔顺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听到他的心跳很有节奏,稳健,成熟,仿佛是最可遮风挡雨的墙。

    她想,一个女人,能有这样一个男人相伴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他开辟道路,自己享受;危险来临时,他为自己不顾生死;受人欺侮,有他保驾护航;甚至,他的所有财富都独家写着自己的名字——除了这些,他相貌堂堂,甚至还是温柔体贴,幽默风趣,很有品位和情调的,就连自己衣服的搭配,都是他出的主意。

    一个男人能够为女人做的,他都做到了;即便不能做的,他也做到了。

    李欢对自己那样好,自己回报他以温柔,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不爱,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