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conv()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string, array given in E:\xs2020\www.xsbck.com\17mb\class\function.php on line 14
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最新更新章节-穿越沦为暴君的小妾第104部分阅读-一曲书斋手机阅读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不爱呢?

    也许早就试着爱了。

    林林总总的理由,每一样都指向李欢的优点,李欢的好,如果世界上真有一百分男人,也不过李欢如此了。

    可是,为什么纵然在这样的时刻也会想起叶嘉?为什么一见了叶嘉,心情就那么恶劣,悲伤?而且,还妒忌!

    妒忌那个狐狸精似的杨女士。

    只有失败的女人才喜欢蔑称那些在情场上百战不殆的女性为狐狸精,自己,也快成为一个失败的典型了。

    谁的内心深处,又不是另外一个林佳妮?

    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这样的想法令她瑟缩了一下,为什么还是意难平?不是早就决定了离婚后就各自收手收心好好生活的么?为什么就此一面,就心烦意乱?

    这对李欢公平么?

    自己这算什么?明明是打定主意要嫁给李欢的,被关押的时候,曾亲口承诺的。

    谁说那是权宜之计?谁说那不过是随口敷衍?难道女人说话就可以不作数?何况,叶嘉还早已有了杨女士。即便再小白的人也明白,今晚的宴会是杨女士替叶嘉兄弟安排的,那些来的商贾、投资商,跟叶家有利益往来的各路神仙… … 单看叶晓波笑得春风得意,李欢大呼收获巨大,就明白了。

    杨女士,她以一种最最体面的方式在帮助叶嘉,无声无息,却又名目昭昭,真是两全齐美。这一切,当然是为叶嘉做的。

    她对叶嘉好,她不是愚蠢冲动的林佳妮。

    这是个善解人意又精明强干的女人,能做到这样,也是怀了爱和真诚的。

    与杨女士相比,自己真是差得太远了。

    在叶家快分崩离析的情况下,选择杨女士,无论对叶家还是叶嘉本人,都是上上策,自己,又何必还怀着那些痴心妄想?

    这对李欢,对自己,都是一种可耻的亵渎。

    每个人,都该忠贞于真心爱自己的人,该一心一意,不是吗?否则,爱情还有什么意义?

    那种可帕的愧疚、纠结、软弱、挣扎… … 统统从心里冒出来,仿佛被剥光了衣服在游行示众——

    不行,会有人看见。

    会千夫所指的。

    内心的秘密也变得不安全起来。

    她害怕起来,忽然就从李欢怀里站起身,神色匆匆:〃汤好啦,我去给你盛一碗来。〃

    火开得太大,瓦罐太烫,汤盛得太满,她手忙脚乱,也许是不慎洒了水在地下,脚下一滑,整碗汤翻倒在地上,一地的碎片… …

    李欢听得响动,立刻冲进厨房,只见她正蹲在地上拣一地的碎片,手指被划伤,一滴一滴的滴着血也浑然不知。

    〃冯丰… … 〃

    他关了火,一把抱住她来到外面。

    〃李欢,没事,真的没事… … 〃

    她还在强笑,还想去盛汤,挣扎着,李欢拉住她,忽然开口:〃叶嘉,他放弃你是他的损失,他一定会后悔的… … 〃

    他知道!李欢一直知道!

    所有的心事统统被窥破,她好像被发现秘密的小孩子,嘴巴一张,又哭不出来,只晓得害怕。

    〃傻瓜,想哭就好好哭一场… … 〃

    仿佛催眠的声音,她再也忍不住,扑在他的怀里,失声痛哭。

    李欢并没有再劝慰她,过了许久,她才停止了哭泣,可头还是埋在他的怀里不肯抬起来。李欢低低在她耳边道:〃傻瓜,弄得我一身的口水… … 〃

    〃不管,我不管… … 〃

    她的头埋得更深,腻在他的怀里。

    李欢笑起来,抬起她的脸:〃傻瓜,别捂坏了… … 〃

    〃谁要你管我?你… … ”

    细声的嚷嚷被封住,所有的委屈、悲苦、害怕、挣扎… … 都被这一吻所封住,脑子里天旋地转的,觉得缺氧,却又是另一种安全和踏实的感觉。

    仿佛甜蜜。

    好一会儿,李欢抬起头,看着她,她也看着他,眼珠乌黑,眼神迷离,眼角还有泪痕,却满脸的红晕。

    〃傻瓜,有我在,以后每一天,你都会生活得很幸福。〃

    是情话,也是诺言吧。

    在恰当的时刻,甜言蜜语仿佛是治疗心病的一剂做好的良药。

    她看着那双温柔而带着慈悲的眼神,在用世间最好的温情,替自己拔出心中的那根刺,一点一点,直到自己心里完全变得平和。

    直到此刻,才真正下定决心,就这样吧,就这样和李欢在一起吧,相亲相爱,互不辜负。

    辜负人,被辜负,都是痛苦的事情,如果能两情相悦,执手千载,又何必还要一意孤行,头撞南墙?

    叶氏集团的事情,比预料的还要顺利。

    欧洲一家投资集团看中了c 城的巨大发展潜力,在多方磋商之后,决定和叶氏集团合作。在众多竞争者中,局面如此混乱的叶氏集团能够取得先机,叶晓波和李欢不知熬了多

    少个不眠之夜。终于,到了项目的最后细节方面,不过,得派人去欧洲总部磋商一些问题。

    叶晓波是代理董事长,要坐镇指挥大局,关键时刻,务必要稳定军心。所以,李欢就顺理成章要代替他去走这一趟,这一去,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出发前的晚上,他早早回家

    给冯丰做饭,弄了丰盛的四菜一汤,全部端上桌,才笑嘻嘻地叮嘱她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些吩咐,冯丰每一样起码都至少听过三遍以上了,边吃虾子边嘟囔:〃哎呀,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李欢,你快成糟老头子了,老是说这样重复的话… … 〃

    〃吓,这么快就嫌弃我老了?〃

    李欢摸摸自己银白色的头发,一幅很受伤的样子,忽然压低声音,很神秘的: 〃其实,要证明我还年轻,是很容易的… … 〃

    〃怎么证明?〃

    〃ooxx一下就知道了。〃

    〃※☆★№@… … 〃

    一块回锅肉很准确地塞进他的嘴巴里,堵住了他下面的话,冯丰红了脸,瞪他一眼:〃吃你的饭,废话那么多… … 〃

    他笑嘻嘻地把肉吞下去,才一本正经的:〃冯丰,我看我是不是去把头发染一下色?你看,你貌似才刚20 岁,我却是中年色大叔模样,别人会以为我是萝莉控… … 〃

    萝莉控?

    冯丰惊叹一声:〃李欢,你行哦,你连这个都知道?你比现代人还现代。〃

    〃嘿嘿,所以,我更得去染染头发。〃

    〃别别别… … 〃冯丰一叠连声地阻止他,〃这个样子才帅呢,跟犬夜叉似的〃

    “犬夜叉是什么东西?〃

    “一条狗。〃

    李欢没有忍住,一口就喷了出来,冯丰来不及逃开,惨遭荼毒,脸上都沾了饭粒,恶心得想吐,李欢却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李欢一走,日子就冷清下来。

    他在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走,每天回到家里,都是冷锅冷灶的,有时饿得慌,想起笋子鲜虾,馋得流口水,也没得吃。都说一个女人要抓住男人最好先抓住男人的胃,谁说

    男人不也是这样呢?如果一个男人抓住了女人的胃,那也就把心抓得差不多了。

    尤其是最初两个夜晚,一回家,就孤魂野鬼似的满房间晃荡,饿得乱跳,也不知道该吃什么,好在冰箱里有李欢准备好的丰富的干粮、水果、酸扔… … 胡乱吃一点,也没滋

    没味,就连书也看不下去,专栏也写得像在凑合,只好看肥皂剧打发时间。

    李欢每天都会打一次电话回来,有时,明显能够听出他声音里的疲惫,说洋鬼子不好对付。还说自己回来一定得好好学英语,因为他常常觉得那个翻译的意思表达得不够清楚,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场。

    但无论多疲惫,只要和冯丰聊一会儿,收线时,就又精神十足了,有几次,还说,如果有空,就去法国给她买香水和服装带回来,惹得冯丰每次都要骂他假公济私,这么关键

    的时刻,哪里还能去买啥东西哦,又不是去购物的。

    不过,白天的日子则是很容易打发的,因为酒楼正在逐步走上正轨,有许多事情要做,财务、人力资源、税收、社保、货源、菜品……一系列的事情,不做这一行,还根本就

    不知道里面的五脏六腑,每一样都要人操心费力。

    李欢既然把酒楼全权交付给自己,自己就一定要干出点成绩,如果经营不走,岂不证明自己真是一个米虫女人?虽然说吃他的喝他的已经逐渐心安理得了,但自己能够有一番

    作为,岂不是更好?

    下意识里,还希望李欢在外面打拼时,自己能够给他稳住后方,不要他再两头操心。所以,李欢走后,冯丰倒比他在时,更敬业何止十倍,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里面。

    这天上午,冯丰刚刚九点就到了酒楼,九点半,服务员就要集合培训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了。

    快到九点半时,珠珠过来,说一名叫小萱的服务员骑自行车上班时,被一辆车撞了,现在正在医院里。

    冯丰叫她安排工作,立刻就带了大祥一起去医院。

    原来,小萱骑车上班时,被一辆开到人行道上的奔驰撞伤,伤虽然不致命,但腰部骨折,至少也得休养两三个月,而且还需要一次手术。

    大祥问了有关情况,对肇事者说:〃需要先垫付三千元医药费,先生,请你垫付… … 〃

    肇事者是个二十几岁的男子,因为是在人行道上人多,脱不了身才把伤者送到医院的。他戴着墨镜,样子很凶,一口烟圈就喷在大祥脸上:〃妈的,老子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

    送她来医院就是人道主义了,你们还要老子赔钱?〃

    大祥怒道:〃是你的全责,你当然要赔付医药费了。〃

    〃好,你等着,老子给你拿钱来。〃

    男子说完,就扬长而去。

    冯丰等人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背影早就去远了。

    大祥道:〃妈的,这个人跑了。〃

    冯丰也来不及去追他,反正车牌号码也记着,倒不怕他不认账,立刻就去交钱,马上安排对小萱的治疗方案。

    她交了钱,拿了单据和一些药回病房,护士马上就要来输液了。走到半路上,忽然听到病房门口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嘈杂成一团。

    她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还没跑拢,就见病房里乱棍齐飞,喝骂声声,七八个人拿着棍棒、砍刀、砖头,正在围攻大祥,幸好提刀的只是做作样子,但那些棍棒可没有留情,大祥已经头破血流,而床上受伤的小管,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她想也不想,立刻报警。刚挂了手机,一名大汉夺门而出,也许是发现了她在报警,一棍就打在她的手上,手机当即掉在地上,她惨叫一声,疼得整个左手手臂仿佛都不存在 了… …

    这七八个人却大笑着,扬长而去。

    他们一走,沿途两边的病房才纷纷打开,一些病人、家属一一围在走廊上,七嘴八舌:

    〃妈的,什么人这么嚣张?〃

    〃这是歹徒啊… … 〃

    〃什么世道,撞了人还不赔钱还打人… … 〃

    〃小姐,你没事吧?〃

    “……”

    冯丰顾不得其他,赶紧进门看大祥,只见大祥倒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她扶起大祥,这时才见到两名保安和一名护士赶来,护士的声音很低:〃小姐,你们怎么惹上那帮子人了?那个男的就是xx洗浴中心老板的儿子… … 〃

    xx洗浴中心就在医院附近,距离不过两条街,是c 城的〃天上人间〃,据说里面的小姐,全是重点本科以上才貌双全的女大学生,才艺不输古代名妓。去年它的一家分店开张的

    时候,c 城的公安、税务、检察院、工商等部门可都是送了花篮和横幅的,一时间,在市民中传为〃美谈〃,自然也更令普通市民感到敬畏。

    难怪医院根本不敢出面。

    冯丰又气又怕,现在又添一个伤者,好在大祥是皮外伤,轻微脑震荡,就立刻安排大祥也住院治疗。

    办好一切手续,冯丰正要走,却见两警察施施然的和那个肇事者一起来了,而警察,正从那辆很炫目的奔驰车上下来,三人谈笑风生,十分熟络的样子。

    病房里。

    警察甲很是公事公办的口吻:〃小姐,是你报警么?〃

    〃对。〃

    〃说说情况… … 〃

    冯丰先没有介绍自己的任何情况,反问他:〃你为什么要坐他们的奔驰一起来?〃

    警察甲愣了一下,警察乙道:〃小姐,我们的公车外出了,所以临时坐了当事人的车,这是有规定的,我们并未违规行事… … 〃

    警察甲:〃对,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该赔的药费,一定会赔。〃

    猫不但不捉老鼠,反倒替老鼠壮胆

    这话,冯丰可不敢说出来,只淡淡道:〃不用了,我们不用任何赔付,自己出医药费,这事,就这样了结吧。〃

    很吊的青年陪着警察,又施施然地出去了。

    大祥怒道:〃妈的,警察是来替他壮声威不是来解决问题的… … 〃

    冯丰断然道:〃忍一时之气,算了。折财免灾。医药费全部由酒楼承担。”

    自己和李欢,毫无任何背景,无论是官方还是黑白两道,又开着两间酒楼,如果惹上了这伙瘟神,难保不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

    民不与官斗,古已有之。

    忍气才能家不败。

    大祥还在气不过,但见冯丰态度坚决,也就没法再说什么。

    当天下午,警察又来到医院,非要弄个什么笔录口供,说一定会让对方赔偿两千元医药费,一个劲地催冯丰签字,让他们好了解这个以case。

    冯丰再次拒绝,只说自己是外来者,不要任何赔偿,也不做任何调解,此事就不了了之。

    警察却不罢休,一再游说,最后,见她态度坚决,就走了。

    他们一走,几个看热闹的病人家属又才探出头,其中一个老者说:〃妹儿,你报了警,他们要结案,为完成任务,所以要你签字… … 〃

    〃妹儿,不要赔偿也好,那种人,惹不起的… … 〃

    〃可是,不要的话,你两个伤者,起码得花两三万,太划不看了… … 〃

    〃这是什么世道啊… … 〃

    “……”

    众人七嘴八舌,但也只得哀叹几句。无论怎么说,冯丰都很坚决,反正那〃2000元〃赔付,是决计不敢要的。逞强一时,贻害一世,该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还是把尾巴夹紧一

    点,何况,那两千元,根本就不解决任何问题。

    没想到李欢刚走,就出这样的事情。也许,李欢以前也遇到过不少不好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